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中亚疫苗外交战 俄罗斯领先中国强势回归 - 210209-1

中亚五国过去曾是前苏联成员国,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都深受俄罗斯影响。但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影响力逐渐式微,再加上中国崛起,涉足中亚愈来愈深,两国的角力越来越白热化。最新战场是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在对中国存有戒心的情况下,俄罗斯目前似乎已甩开中国,大幅领先。

**疫苗外交 笼络中亚人心**

被视为俄罗斯后院的中亚地区,在中国崛起以经济力量强势涉足这个区域后,中国影响力在此扩大一度被视为不可逆的趋势。不过,一场COVID-19疫情,让俄罗斯靠著疫苗外交,已展现重新夺回区域影响力的态势。

根据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导,哈萨克已开始施打俄国研发的COVID-19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 V),而土库曼也准备展开类似计画。透过疫苗外交拉拢中亚人心这方面,俄国已经大幅超越中国。

俄罗斯的史普尼克V疫苗,被英国医学期刊“刺胳针”(The Lancet)誉为“安全且有效”。这款疫苗在中亚地区的接受度最大,已经运抵哈萨克和土库曼。

乌兹别克则正在进行中国疫苗的临床试验,也是此地区唯一一个与中国进行大规模疫苗合作的国家。

**哈萨克首先接种俄疫苗**

哈萨克在1日成为第一个展开大规模疫苗接种计画的中亚国家,施打的是俄罗斯的史普尼克V。此外,哈萨克在加拉干达市(Karaganda)的一家药厂也开始生产俄罗斯的这款疫苗。

分析家高德温(Ben Godwin)指出,哈萨克选择俄罗斯疫苗,并不令人意外,“对哈萨克来说,俄罗斯仍是最主要政治盟友,并可能感觉有义务尽快接受史普尼克疫苗”。

另一原因则是,哈萨克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加深。近年来,哈萨克经常出现抗议中国扩张、以及中国影响力日增的示威。因此,使用中国疫苗可能引发人民的敌意。

哈萨克总人口约1,900万。至今大约有25万个COVID-19确诊病例,逾3,000人染疫身亡。当局计划在今年年底前,为约600万人完成疫苗接种。

**乌兹别克接受中国疫苗**

乌兹别克在去年9月向俄罗斯订购了逾3,500万剂史普尼克V疫苗,不过至今尚未收到显著的数量。和其它中亚国家不同的是,乌兹别克也与中国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公司合作,针对该公司COVID-19疫苗进行临床实验,最近还把第三期受试者人数从5千人增至9千人。

高德温说,乌兹别克是最能接受中国疫苗外交的中亚国家。乌兹别克视中国为重要伙伴,在疫情期间与北京关系更加密切。在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总统雄心勃勃的振兴经济计画中,与中国经济往来是重要的一环。

但在乌兹别克人民的心目中,仍认为俄罗斯才是处理COVID-19疫情的最佳伙伴。乌兹别克确诊病例近8万起,逾600人丧生。根据民调,60%乌兹别克人还是比较信任俄罗斯。

**关系紧张 吉尔吉斯排除中国疫苗**

吉尔吉斯的COVID-19确诊病例大约8万5,000例,逾1,400人染疫身亡。当局在3日宣布,收到疫苗后,将启动一项全面性、3阶段的接种计画。吉尔吉斯希望透过世卫组织的疫苗全球取得机制(COVAX)取得英国药厂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Oxford)研发的疫苗,首波接种对象是高风险族群和第一线医疗工作者。至于俄罗斯的史普尼克V则正等候吉尔吉斯的批准。

就如同哈萨克,在新总统贾帕洛夫(Sadyr Japarov)政府下,选择中国疫苗在吉尔吉斯也是烫手山芋。经历了去年10月的政治纷扰后,吉尔吉斯和中国的关系目前仍处于紧张状态。当时亲中的总统秦贝柯夫(Sooronbay Jeenbekov)被控选举舞弊,在大规模示威下黯然下台。在动乱中,中国经营的矿场和炼油设施成为暴民攻击的目标。

**塔吉克疫情轻微**

在塔吉克,施打疫苗或许不是那么急迫,因为总统拉赫蒙(Emomali Rahmon)在新年演说中宣称,该国已战胜疫情。不过,尽管如此,塔吉克仍透过COVAX机制,订购了180万剂疫苗,并且正在评估俄罗斯的史普尼克V疫苗。

塔吉克目前通报了逾1万3,000起COVID-19确诊病例,90人死亡,而且元旦至今,只新增了3个确诊病例。

**土库曼零确诊 牙医总统宣称草药功效**

土库曼至今仍通报零确诊,但尽管如此,仍计划为主要医疗人员接种疫苗。

今年1月18日,土库曼成为第一个批准史普尼克V疫苗的中亚国家,在1月底就已有大批疫苗运抵,预期本月会继续到货。当局将在2月15日展开接种行动。

土库曼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是牙医出身,自豪自己的医学知识。他之前曾说,焚烧草药骆驼蓬(harmala)就足以遏止新冠病毒。去年12月,他又宣扬甘草对抗病毒的功效。

不过由于土库曼将于10月举行一场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世界自由车场地锦标赛”(Track Cycling World Championships),因此土库曼政府似乎也必须寻求其它方式,以遏止COVID-19疫情。

**在中亚较劲 俄取得疫苗外交领先**

中国是中亚的重要投资者及贸易伙伴,影响力日益升高。在疫情期间,中国动用软实力,对中亚提供极需的医疗和其它援助。但俄罗斯传统上视中亚为其后院,在疫苗方面,一再主张其领先地位。

西方国家药厂的COVID-19疫苗,几乎全被富裕国家抢购。相较之下,贫穷国家获得疫苗的途径十分有限,中国与俄罗斯趁机把他们快速研发、有些甚至尚未完成临床试验的疫苗提供给这些国家,除了借此获得更广的试验结果外,也赚到了国际形象以及经济和政治杠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