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恒春半岛的那首歌】系列报导II - 你的古调 我的新调 - 201226-7

恒春半岛民谣流传超过百年,先民不仅唱出垦荒心情,也唱出对家乡思念,只是随时代变迁,传统的愁苦曲调与悲情唱词,终究拉大了与民众的距离。而今,一群专业音乐人发挥创意融入新声,试图让半岛民谣再现魅力。究竟,传统古调如何能成为新调?而在新旧拉扯间,“传统”与“现代”又该如何找出平衡?“恒春半岛的那首歌”系列报导第二集,一起认识这些新音乐、了解新世代与传统艺师的故事。


恒春阿嬷林秋月:‘(原音)别人我不晓得,我自己就会觉得,我好像变年轻了,呵呵。’

恒春阿嬷林秋月:‘(原音)有的会分说“走味”、“无味”,那好,什么叫做“味”?氛围、气氛,让新的元素进来,但是旧的没有跑掉,这个我觉得不会有冲突。’

当流行音乐遇上传统民谣,当六弦吉他遇上两弦月琴,一场新旧世代合作的音乐革命,也就此展开。


恒春两世代组成的“琼麻思”团队于“半岛歌谣祭”演出。

这天,屏东恒春镇西门广场传来阵阵音乐声,这里是2020年“半岛歌谣祭”活动现场。舞台上,一首重节拍的摇滚乐曲“下雨”,激昂的曲风,让台下观众忍不住摇头呐喊、气氛火热。不过,才一会儿工夫,乐风突然一转。

恒春半岛民谣“思想起”的旋律突然响起,月琴跟重摇滚乐音巧妙融接。自2018年举办的“半岛歌谣祭”,每年广邀不同团队参与“老调新声”音乐实验,让来自各地的音乐人以“传统民谣”为基底,跟在地传艺师合作共创新曲,而会有这样的点子,得先从台上的主唱Summer徐凤玉的故事开始说起。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左)与在地“藻乐团Seaweed”结合摇滚与民谣传统元素,演出新曲“下雨”。

**爱上恒春纯朴民风 徐凤玉发现民谣断层**

徐凤玉,是流行乐团“轻松玩”的主唱,当年因为创作电影“海角七号”片尾曲而跟恒春结缘,本来是为了当地风光景致而来的她,却没想到爱上淳朴民风,2012年移居来此,更因缘际会走入校园教学,但也因为如此,让她发现了传统民谣断层的问题。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因为我看到就是,传艺师都是很老的阿公嘛,那是很在地、很传统的东西,可是进到学校跟孩子的交流,就是你叫孩子乖乖坐在那边听老人家唱闽南语歌,是对孩子来说,你不要讲对孩子,对我们那时候都觉得有点枯燥、乏味,对,因为没有在那个生活环境,所以我就发现有一个困难,那个时候。’

半岛传统民谣曲调悲苦、唱词也跟生活脱节,徐凤玉带著疑惑,陆续参与当地各项民谣活动,直到2018年受邀担任“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一职,才让她开始真正钻研民谣,却没想到,这也让从事音乐多年的她,意外发现了一片天地。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我那个时候只知道陈达,在其他源头我那时候都不知道,想说,好,那就陈达,就Youtube点开来听,哇塞,他好酷喔,就是陈达就打动我了,以前没有仔细听,就他的情绪转折、甚至他唱的歌词,他唱很多歌词是替台湾的那个年代的人权,还有人民生活的不平等,他都写的,他根本就是台湾的蓝调,是Jimi Hendrix。’


徐凤玉(左)师承满州“人间国宝”张日贵(右),当了民谣习艺生。(杨雅儒提供)

**“老调新声”计画 以“音乐”串连新旧世代**

自此,徐凤玉不但专心研究半岛民谣,甚至师承满州“人间国宝”张日贵,当了民谣的习艺生。只是,当年那段发现民谣断层的问题也跃然心中,突发奇想,诞生出“老调新声”的实验计画,想以“新音乐”串连新旧两世代。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我就突然冒一个想法,我就把这个想法放进去“半岛歌谣祭”,因为我的资源就年轻人,不管是乐团什么的,然后我相信他们会玩音乐、玩流行的,会对这个元素有兴趣,我们来问问看,然后叫他们拿我们民谣的元素,我们一起来合创。’

只是拿“传统民谣”合作共创说来简单,当百年歌谣碰上新式曲调、当年轻人遇上年逾古稀的传统艺师,双方合体创作,不仅挑战“传统”跟“创新”的界线,首先还得面临来自阿嬷们的质疑。恒春镇思想起民谣促进会总干事赵振英就回忆说。

恒春镇思想起民谣促进会总干事赵振英:‘(原音)我觉得阿嬷刚开始的时候,接受度不是这么高,因为他们不清楚,这是在搞什么,他们觉得“啊,唱歌就唱歌就好了,是搞这个在干嘛?”。’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这中间当然很多困难,包括民谣团体本身,他们会觉得,欸,怎么可以拿我们的东西,但是很幸运的是,我觉得还好阿嬷、阿姨他们都很信任我们,然后我们也很大胆的找一些音乐人,有摇滚的、有这个贝斯手,然后还有一个香港的、他自己报名来,那阿嬷也都很大方,于是他们就开始做一些共创。’


“半岛歌谣祭”邀请世界各地音乐家和半岛艺师合创新曲。图为日本音乐家渥美幸裕(左)与艺师吴登荣合作状况。(屏东县政府提供)

**国内外音乐人 从传统曲调找元素共创**

团队除了邀来在地乐团,也邀请包括金曲奖歌手桑布伊、日本渥美幸裕等多位音乐人驻村共创,甚至香港“牧民乐队”还闻声主动跨海来台;而金曲奖最佳乐团“猴子飞行员”主唱王汤尼,虽然是听西洋音乐长大,也试图从传统民谣曲调中找出新元素,跟阿嬷合作共创。

“猴子飞行员”主唱王汤尼:‘(原音)譬如说他们的调是古调嘛,那可是他们歌词就可以,他们眼睛看到什么,他就立刻用那个调唱出来,即兴,就是我说实在,我自己也在学习啦,那然后我也是尽量试试看说,有没有办法跟阿嬷他们的这一种、这样子的民谣,看有没有办法用比较现代的东西结合这样子。’

来自各地的音乐人,尝试以吉他、非洲鼓等乐器跟月琴合奏,诱发民谣内藏的莫名力量,或是改变阿嬷惯用的月琴改以清唱,尝试各种可能,找出彼此最习惯、也最精彩的演出方式。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我没有对阿嬷们讲,我对年轻人说,这是一个很实验的东西,然后我有几个很重要的要求,比如说第一个,民谣的东西一定要原汁原味保留,你不可以改变它,我们可以被改变,你去依附著它,这是第一个。然后第二个就是,做流行音乐那种你要拍子很准、音很准,没有,没有那样的东西。’


“猴子飞行员”主唱王汤尼(左)与民谣艺师黄却银(右)合作演出。(屏东县政府提供)

**新旧世代合作共创 考验文化磨合**

‘(现场音)怎么样? (“想起我年轻的时候”有没有,重来重来~)’

只是要求专业音乐人依附传统民谣,考验,不仅仅是“音乐”本身,还有来自不同世代的文化磨合,也参与计画的恒春在地乐团“你太白了,去晒黑”,三位成员平均20多岁,团员杨雅儒就说,跟长辈合作共创,首先就是一场震撼教育。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杨雅儒:‘(原音)就想说跟她多聊些歌曲上面的事情,我们就说“这样阿嬷你那时候,谈恋爱的时候是怎么样啊?”,就很像“四季红”一样,就是里面的歌词是相对暧昧的,然后阿嬷就跟我说“没有啊,我没有谈过恋爱,我就直接逃婚逃了3次”,然后我回去觉得自己就是丢脸,还有觉得非常抱歉非常非常久。’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余杨心平:‘(原音)他们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婚姻是不自由的,可是我们却用了我们自己的角度去说,我们要唱的这一首歌,它是一个情、一个爱,然后想要去透过阿嬷来认同我们,这个磨合会让我更小心的去谈这件事情。’


恒春在地乐团“你太白了,去晒黑”与满州阿嬷共创新曲。左起为团员庄凡、余杨心平、杨雅儒、艺师张三妹与陈玉霞。(杨雅儒提供)

来自屏东本地的团员余杨心平,从小居住在市区,8年前来到恒春,坦言对半岛歌谣完全陌生,对老调重弹也完全不感兴趣,直到从事社区服务、跟阿嬷接触之后,才让他对古老的民谣有了更多的认识。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余杨心平:‘(原音)其实对于我来说,接受恒春民谣是因为人的关系,对,因为我完全听不懂他们民谣在唱什么,可是因为有在跟在地的阿嬷们就是有在交流之后,然后反而透过他们,跟人之间的交流,然后反而认识了民谣。’

‘(现场音)“想起彼当时我们年轻的时候”这样啦,(这样好啊、好,“想起彼当时我们年轻的那个时候”,喔,不错、不错,好,这样好、这样好,赞赞赞)。’


满州艺师张三妹(中)、陈玉霞(右)与“你太白了,去晒黑”合作共创新曲。图为团员余杨心平(左)打拍子引导阿嬷开唱。(杨雅儒提供)

**半岛民谣弹唱自由 年轻人难适应**

两世代从陪伴过程熟悉彼此,也找出相处的平衡点,随日子一久,这群年轻人才发现,原来民谣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键盘手庄凡,土生土长的恒春人,还是南艺大应用音乐系科班出身的学生,她说,参与这项音乐实验,对从小就没接触过半岛民谣、而且受过“正统乐理”训练的她来说,一开始就是个挑战。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庄凡:‘(原音)因为恒春民谣就是跟一般音乐不一样的是,不是有小节线啊,就是他们今天想要多唱两秒,就多唱两秒,多唱两拍就多唱两拍,然后就“啊,那这样我是要怎么帮她伴奏啊?”,就是人家都是数四拍,然后换一个和弦,那我今天到底什么时候要帮她换和弦这样。’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庄凡:‘(原音)我们真的是尽量不要去动到阿嬷的东西,因为一个不小心的话,可能会让阿嬷心里面感到不舒服,因为他们就是唱了几十年都是这样唱了,然后你突然、一个突然跑出来的人,然后你跟她讲说“啊,你这里就要换下一句”的话,阿嬷心里一定也不舒服啊。’

半岛民谣弹唱自由、不受拘束,两世代初期练团总是鸡同鸭讲、各弹各调,年轻人跟阿嬷们不断讨论,找出最佳的呈现方式,经过一次次练习、一次次讨论,感觉跟默契就这么来了。合作的满州艺师张三妹就说。

满州阿嬷张三妹:‘(原音)会啊,他们会跟我们说,再来我们怎么唱、怎么样子弄,就给我们弹,他们就自己去配,配一配,我们才跟他们一起弹这样。’

‘(现场音)啊,歹细,我没有给你5678,(没5678我就不会了),哈哈哈,没5678就进不去喔。’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庄凡:‘(原音)然后我们就是要看阿嬷嘴巴张开的时候,跟著按下去,然后或是看到她的手要弹下去的时候,跟著一起下,因为真的是每次都不一样,就是要随机应变的能力要很快这样子。’


“你太白了,去晒黑”与满州阿嬷共创乐曲练习、讨论多次。(杨雅儒提供)

**挖掘两代共同点 改编传统民谣有新意**

即使曾经历经两代冲击,但长时间跟阿嬷聊音乐、聊生活,同样也让这群年轻人发觉到“传统”与“现代”的共同点,团员透过自创词曲,跟传统民谣“守牛调”相互融接,不但创作出新世代熟悉的曲调,也传达了独居阿嬷对远方子女的想望,以歌声传递出彼此思念的情感。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余杨心平:‘(原音)我有想到恒春半岛其实人口外移非常严重,那个时候我就想说,我是一个恒春半岛的游子,然后我出外工作,然后就有点像是又透过这首歌,来诉说家人里面,对于出外游子的心情,然后还有在外游子思乡的心情。’

满州阿嬷张三妹:‘(原音)好啊,不错啊,盖好听啦,刚开始我们也是不接受说“欸,怎么会这样?现在弄好了下去听,就不错听”。’


满州民谣艺师张三妹。

**借助专业音乐人 推广传统民谣有效益**

事实上,除了在地乐团,这一首“听阿嬷唱歌”,则是香港的牧民乐队经过一整个月的驻村蹲点,跟阿嬷合作共创,将半岛民谣“恒春四景”融入其中,并且收录在正式发行的专辑。

徐凤玉说,传统民谣借助专业音乐人的力量,推广起来将会更有效益。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你如果一直“欸,孩子你坐著、你给我弹”,孩子会害怕的,对啊,你如果找了一个,好,你找了一个最近最红的DJ什么,“9m88”好了,“9m88”在里面放一首我们的古调和民谣,你觉得会没有效益吗?会有的。’


这一首“长歌”,结合卑南古谣,改编自半岛传统曲调“牛母伴”,由金曲歌手桑布伊跟恒春阿嬷合作共创,不但同样收录在新出版的专辑,也曾经在半岛歌谣祭活动现场演出。来自土地的情感、对乡土的吟唱,透过音乐,一下子就跟世界串接了起来。

半岛歌谣祭音乐总监徐凤玉:‘(原音)我们期望就是,恒春半岛它可以是一个代表台湾,去发展WORLD MUSIC的地方,其实恒春半岛所谓垦丁,大家都知道那个Spring Scream春呐,当初创造了垦丁变成一个好像台湾很重要的音乐地方,那我觉得恒春本来就有这样的环境,除了我们的半岛民谣以外,它这里还有排湾族,也有少少的客家族,甚至还有新住民,它都是WORLD MUSIC。’


而这样的传统民谣新改变,让在地居民就说。

恒春居民黄小姐:‘(原音)就是可以让更多人愿意来看吧,我们邀请不同的乐团,他也可以结合民谣,就是让更多人能够愿意去接触啦,对,就不会觉得它是死板板、老扣扣的东西这样。’

恒春居民吴珍仪:‘(原音)我就觉得,唉呦,很酷耶,让年轻人去用这个东西再去变成一个新的乐曲,我是觉得还蛮不错,也是因为这样,我后来才开始接触(恒春民谣)这件事情。’


乐团“玩弦四度”改编传统民谣“驶牛车”,于半岛歌谣祭活动现场演出。


“半岛歌谣祭”强调“民谣即生活”,除邀请团队表演、也让小朋友以生活写诗句展示在会场周边。

恒春小镇的夜晚,台上台下唱新曲、也唱旧调,这一场新旧世代共创的音乐实验,不仅让传统走出了新意,也让在地年轻人走入了老声音,拉近彼此的距离。

“你太白了,去晒黑”团员庄凡:‘(原音)其实从第一年,然后做到现在第三年,然后每年跟阿嬷合作,看著阿嬷自己在台上表演,然后就会觉得,喔,好感动喔,然后眼眶泛泪这样子,就觉得,我是真的有认识到恒春民谣这件事情。’

恒春阿嬷林秋月:‘(原音)重点就是,你一定要让大家能够接受你的东西,你才有传出去的可能,也才有传到下一代的可能,不就是借助这些年轻人的力量吗?哈哈。’

新旧世代共创的新曲调,飘扬恒春小镇,半岛民谣,写在地景色、写在地故事,同样也记录下这群新旧世代,合作共创双赢的故事。


“半岛歌谣祭”音乐表演结合流行与传统民谣元素,吸引不少年轻人参与。


“半岛歌谣祭”活动从在地出发、拉近与现代生活关系,无论音乐表演或比赛活动都吸引不少青年朋友参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