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国中就当代课老师、在精神病院待了半年 阿美族音乐人苏瓦那笑谈奇葩人生 - 210107-16

阿美族音乐人苏瓦那近日推出个人第二张专辑“霍格的天体”,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会启发他创作,学会勇敢做自己,其实与自己20岁之初,曾因为出现精神疾病征兆,住进精神医疗院所长达半年之久有很大的关系,那半年岁月他甚至完全失去记忆,但在“苏醒”过来后,他反而更懂得活出自我,活在当下,珍惜生命。

今年38岁的阿美族音乐人苏瓦那,其实有个极为离奇的曲折奇葩人生。

**曲折离奇人生经历 曾患多重人格分裂疾病**

苏瓦那从小就有音乐天份,在部落教会中自学钢琴,看不懂五线谱,但听到歌曲旋律就能弹得出来。国中时,虽然念得是放牛班,成绩很烂,但当时国文老师兼音乐老师,因为准备出国,知道他有音乐天份,就让他代替老师帮忙同学上课,当时好几个班级的音乐课都由他“代课”;不仅如此,他当时还是指导学校合唱团,甚至担任指挥,该校合唱团还获得全国合唱团比赛很好的名次。国中毕业那年,学校特别安排让他坐在台上老师席,肯定他“教师”身份,让他感到很光荣。

念五专时,也因为成绩太差被迫辍学,苏瓦那开始出社会工作。20岁左右,爸爸因为工地意外重伤,原本昏迷指数只剩下2,但却在一个星期后奇迹似苏醒,但因为要复原,妈妈只是裁缝师,家里有三个姊姊,只有自己一个男孩子,庞大的财务压力,逼迫苏瓦那必须四处打工,当时一天几乎睡不到四小时,结果就出现多重人格分裂的病征,时常出现幻听、幻觉,在工作场合也出现干扰别人的言行举止。

因为意识到自己不对劲,苏瓦那求助医生,医生认为他的精神疾病严重,就安排他住进了医院,或许是因为吃了药物的刺激,苏瓦那说,当时进入精神病院不久,自己就完全失去记忆,“自我”人格完全被其他人格吞噬掉,直到半年后,才突然“苏醒”过来,但对于自己在精神病院待了半年时间的记忆,完全一片空白。苏瓦那:‘(原音)我去住院的时候,医生发现我的人格状况有很严重的分裂的问题这样,他们评估出来我并不只是单单分裂出另外性格,我是多重性格分裂,他在我比较是正常的时候告诉我这件事情,我非常惊讶,觉得怎么会这样,当时状况就直线下降,所以就发生一些像是开始短暂失忆,在医院里面,开始断掉了,之后就全部都断了,所以我记忆是停止半年的时间。’


苏瓦那曾患有多重人格分裂症,在精神医疗院所待了半年,恢复后深刻体悟活出自我、做自己的重要性,并反映在他的音乐创作与演出上。(苏瓦那提供)

“苏醒”过来后,苏瓦那病症开始好转,但后续还是接受的四、五年的回诊治疗,但这几年已经完全不需要看医生了。为了帮助精神状况复原,苏瓦那开始追星、观星,主要是在日本和加拿大,他说,因为观星都在一些特别的地方,比较不会影响到别人,看著星空,也可以让自己心情沉淀,与“自我”好好相处。

也是在二十岁生病那段时间,认识了教族语的干妈,一步步带著他,重新认识自己的原住民身份、语言与历史,苏瓦那才回头重新检视从何而来。

**斜杠人生奔波维生 终返音乐之路**

为了养家维生,苏瓦那还做过很多工作,当过厨师、黑手、平面设计师,也在殡葬业工作过,担任告别式司仪,还曾做过翻译。苏瓦那笑说,自己应该有语言天份,因为原本他的英文很烂,但为了应征翻译,他花了两周时间,天天看录影带学英文,结果还真被他应征上了。

至于后来的音乐之路,苏瓦那也是自己摸索出来,他编曲,也是词曲创作者,还曾是欧开合唱团成员之一,参与2012年欧开发行的首张专辑,并获得金曲奖肯定;之后他自己组了CMO室内乐团,2017年乐团出版了阿美语专辑“直美”,再度获金曲奖肯定,让苏瓦那终于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也才有了2018年他把自己曾有幻听、幻觉的生命经历搬上舞台演出,希望真实做自己。

苏瓦那:‘(原音)我觉得我人生中最大的事件就是我那个时候生病的事情,所以我就把这件事情写出来,成为剧场(作品),之后就慢慢的铺陈,然后就觉得说自己的生命好像做自己之后,开出了另外一条路,开出了另外一条路,就莫名其妙就去做了金曲奖评审,我觉得,诶,我可以做这件事情,我就做了,现在又挑战自己成为一个(电台)主持人,虽然目前还不成气候,但是它对我来讲很重要。然后就发行这张新的专辑“霍格的天体”,“霍格的天体”就是完完全全由我的主体意识,讲我所在意的事情。’

谈到最新数位专辑“霍格的天体”,专辑里有六首原住民歌曲、一首粤语歌曲、一首台语歌,主题都与人格、人权、自由、土地有关,例如“更像个人” ,是因为对香港反送中事件有感,就和香港朋友一起创作这首温暖的歌,鼓励香港人即时抗争路上会有疲倦,但仍希望用彼此温暖,让每个人都能活得像个人。

台语歌“埋”,也有同样的意涵,希望鼓励社会底层的人,不管在什么位置上,只要能保有人权、自由的意识,即时是活在幽暗空间,就仍保有自我。

苏瓦那不讳言,现在的他很享受做自己、活出自我,珍惜生命,活在当下,这些都与他曾在精神病院待过后,重新找回“自我”的深刻体悟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的苏瓦那,生活脚步已经慢了下来,他也开始计划回到台东部落山上,准备打造属于自己的义式厨房餐厅,他甚至亲自动手开路,盖房子,未来要慢慢将生活重心从都会移回台东,真正过自己理想的生活。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