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拼多多23岁员工猝死 拓城辛劳谁人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0年12月29日,23岁、在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工作的张*霏,下班回家路上突然腹痛倒地,不治身亡。

一位与张*霏结识于大学时期的同级毕业生告诉《第一财经 YiMagazine》,张*霏一毕业就进了拼多多,在同学眼中算是找到了令人羡慕的好工作-“互联网知名企业”、“高强度”同时也“高薪”。他说: “她是一个开朗、负责的人,偶尔在朋友圈吐槽加班,应该是忽视健康了”。

但张*霏的离世恐怕不是一句“忽视健康”如此简单。反而揭示的是中国“社区团购”新战场的残酷。

拼多多1月4日下午发表关于张*霏死亡情事的声明。

在知乎一条关于“拼多多需要负担哪些责任?”的提问下,一则显示“已通过拼多多官方验证”的账号评论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

28秒后该账号自行删除了评论。拼多多又对外发布道歉声明,称是一名员工想发表个人想法却忘记退出公司官方帐号导致的“误操作”。

## 社区团购战场

社区团购的流程是,平台方负责招募社区的“团长”,请“团长”搜集社区居民的订单、设立自提点,平台方再将预定的生鲜在时间内送达自提点。

疫情爆发后,网上团购、定点自提的“社区团购”买菜模式变得更受欢迎。首先打进农村需求的兴盛优选,至2020年底已覆盖14个省、163个地级市、938个县级市、4777个乡镇、31405个村,门店数30万以上,且每周新增至少在10000家以上。这个打通城市与乡村的买卖物流链引来美团、阿里巴巴的效仿。在2020下半年,滴滴在6月第一个下场,在成都推出“橙心优选”,之后美团、阿里巴巴旗下“盒马优选”也相继推出类似服务。

在张*霏派驻的新疆乌鲁木齐,除了多多买菜以外,还有天山团、原创优品、濑濑同城、憨豆芽;至味团、僖囍生活、乐乐妈等多个社区团购品牌。

按“年度活跃用户”对比,拼多多与阿里巴巴已经非常接近,截至2020年第三季末仅差2600万。这使得平台高层更重视“多多买菜”这种解决用户每日需求的服务。

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在10月讲话时说: “随着我们农产品上行量的持续增大,我们对上游和流通领域的影响日益变大,伴随着疫情消费者又有线上下单买菜的需要,所以我们决定做买菜。”

这项业务十分符合提高用户活跃度的目标,因此尽管该服务去年8月才刚推出,却被拼多多管理层视为重要着力点,在APP上给予显眼版位。拼多多股价自买菜业务上线以来几乎翻了一倍。

## 奔赴新业务一线

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在10月讲话中还提到: “买菜是个好业务,是个苦业务,是个长期业务,也是我们拼多多人的试金石...我们特别开心地看到,在我们这几千人里有比我想象得多的小伙伴肯打和能打,奔赴多多买菜等新业务一线。”

《第一财经 YiMagazine》报导,多位拼多多员工及接近该公司的消息人士证实,黄峥所谓的“奔赴第一线”其实是内部员工强行转岗,从上海总部派驻到各个城市,而且没有告知时间长短,很多人已经做好完成一地拓城后转战其他城市的准备。一位消息人士说: “没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上海,但大家觉得这是快速晋升的好机会。”

然而奔赴前线的人恐怕没想到流量逼供应链的效果需然如此巨大。当各大平台抢做社区团购时,团队分工尚不完备,前线员工就一人当多人用。

在新疆乌鲁木齐地区,多多买菜在12月1日开团,至今一个月左右便开了2000多个自提点。然而,多多买菜在当地的部门尚未完备,除了市场部外,还没有采购、物流、仓储等部门,也就是从上海派驻乌鲁木齐的团队全部10多个人,除了负责和地推公司对接招募团长之外,还要负责管理2000多个自提点、五六个仓库、联络物流配送公司、联络批发公司、用微信群与团长沟通排解困难。

社区团购在早期拓城阶段都十分辛苦,因为货品的品质或是数量都常出差错,生鲜又有新鲜度跟存放问题,不能囤货。若有差错,平台工作人员又要处理客诉。

拼多多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员工接近6000人,团队平均年龄27岁。根据期内公司实现交易额(GMV)达到10066亿元估算,平均每个员工为公司创造了1.7亿元GMV。拼多多员工数到2020年已经接近7000人。

只是这几千个肯打、能打的年轻人,没有谁知道自己会否成为下一个张*霏。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