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防疫祭隔离 孤立感诱发酒精依赖 美网购酒售暴涨2.6倍 饮酒量多了14%

三月中,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在美国大爆发,各州陆续进入紧急状态,执行居家令,除了“重要商业活动” (essential businesses) 和员工可以在家上班的公司,餐厅、咖啡厅、酒吧、健身房、学校、图书馆、公园等等,都是禁止营业或开放。然而,让许多人感到惊讶的是,几乎每一州都将酒精饮料专卖店标为“重要商业活动” ,可以继续营业,背后的考量因素其实也与疫情有关,医学专家们则相当担心疫情会造成人们饮酒过量的问题。究竟疫情有没有引发酗酒问题呢?九月底,一份刊登在《美国医学会杂志 》 (JAMA) 的研究报告,提供了参考答案。

疫情爆发后,连餐厅都只能有外送服务的限制情况下,究竟为什么全美各州几乎都允许贩卖酒精饮料的商店继续营业呢?根据《商业内幕》 (Business Insider) 报导,有几个原因。


全美各州几乎都允许贩卖酒精饮料的商店继续营业。(Kyle Wagner/Unsplash)

**祭出禁酒令 反而刺激酒客流动**

首先,如果买不到酒精饮料后,有酒精使用疾患 (alcohol use disorder, AUD) 或酒精依赖症候群 (alcohol dependence syndrome) 的人,是可能陷入生命危险的,而为应战新冠肺炎,医院的医护人力已经不足,要如何再提供服务给有酒精戒断问题的病人呢?

第二,买不到酒精饮料的时候,一些人可能会寻找替代品,像是消毒用酒精、含有酒精成分的消毒洗手液、汽车的引擎冷却液等等,造成的后果是更严重。

第三,宾州是唯一的州要求所有贩卖酒精饮料的商店停止营业,本意是要民众待在家里,减少病毒的传播,结果,民众纷纷跑到隔壁州去买酒。

最后,居家令要人们待在家里,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需要一点娱乐和放松自己的方法。基本上,民众支持防疫,但如果政府过于严厉,会造成民众的不满。

根据《健康线上》 (Healthline Media) 的报导,浏览社交媒体会发现,自疫情发生后,许多人的确视饮酒为一种放松的方法,并找到许多借口来喝酒,比如:居家隔离、视讯酒吧欢乐时光 (Zoom Happy Hours) 。而且,视讯酒吧欢乐时光是越来越早开始,甚至从下午就开始,于是,调酒“隔离丁尼”(quarantini) 也在疫情下正式诞生。


调酒“隔离丁尼”在疫情下正式诞生。 (jbollweg/Unsplash)

**面对未知、孤立 人变得异常脆弱 饮酒就是应对之道**

宾州的“卡隆治疗中心” (Caron Treatment Center) 的医学主任迪安‧德罗内斯 (Dean Drosnes) 博士则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和过去发生的灾难,譬如911恐怖攻击后所面对的大量伤患处置的状况很不一样,这次要隔离检疫,尤其是面对情况失序,又被要求孤立,也没有找回健康的方法,确实是会让人在面对压力时,变得非常脆弱。

德罗内斯博士再补充,因为学校关闭改采远距学习,孩子们整天待在家里,一种既是妈妈又是老师的压力,就可能让一些女性想藉酒消压。于是,疫情爆发之后,因酗酒而住院的人数遽增,他预计未来会有更多来寻求帮助的人。

对许多人而言,当整个世界失序混乱的时候,饮酒就是他们的应对之道。

**疫情焦虑 买酒又方便 更助长酒精依赖**

纽约长岛的“家庭儿童协会” (Family & Children’s Association) 的主席兼执行长杰弗里‧雷诺兹 (Jeffrey L. Reynolds) 博士表示,这种面对疫情的焦虑、忧郁、不确定感,和不到一小时就能收到网购的酒之方便,全部结合在一起,就会提高人们的饮酒量,甚至形成对酒精的依赖。


隔离、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感,人们的身心健康受到很大的冲击。(engin akyurt/Unsplash)

只是,酗酒会造成潜在的健康问题,包括:心脏病和呼吸系统疾病,若感染了新冠肺炎,情况会很不妙,所以,戒酒或谨慎饮酒是上策。然而,这并不容易。

雷诺兹博士还提到,现在有许多人意识到,在过去几个月里,自己消耗掉酒的速度有多快,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很大的冲击,要回到办公室正常上班就变得有适应上的困难。就算想要让生活回归正轨而决定要上酒精药物勒戒所,却也因为疫情而暂停或减少服务,至于在纽约,则有不少医院也已将酒精排毒中心都改为新冠肺炎病房了。

**戒酒者因疫情走不出去 更陷入恶性回圈**

参加“戒酒者匿名会” (Alcoholics Anonymous, AA) 的杰瑞德 (Jared A.) 告诉《健康线上》,他因为疫情而产生的社交孤立,对于在处理酗酒问题的人们而言,是分外的困难。“戒酒者匿名会”的“十二步项目” (Twelve-step programs) 鼓励他们去服务他人,弥补所造成的伤害,承认自己错了,与他人承认自己的缺点。但是,因为疫情,必须隔离,于是,大部分的这些事都无法实行。

杰瑞德还说,社交距离也阻碍了人们参加聚会。新加入的会员都是经由聚会来认识“十二步项目”和互助者 (sponsors) ,以借此获得彼此的支持。因为大部分的地方都取消聚会,于是大家最仰赖的重要方法就没了。即使后来有视讯聚会,但是,这与面对面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看来,在疫情下,想戒酒的人,能去求助的地方变少了,而且连受助品质也不如过往。可是,疫情真的让酗酒的人遽增吗?


疫情期间的饮酒和酒精对身心的影响,该有更多的研究。(Timothy Dykes/Unsplash)

**综合《时代杂志》 (Time) 和《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报导资料,AC尼尔森公司 (ACNielsen) 的调查显示,今年三月底 (即疫情大爆发后) 的酒精饮料贩售店的业绩与去年同一时间相比,成长了54%,网路上的销售量更是暴涨,高达262%。一些州,比如:纽约州、佛罗里达州、德州,还放宽法律限制,允许扩大酒精饮料的运送。**

从以上的数据看来,疫情似乎让人狂饮起来。不过,若看看《美国医学会杂志 》 (JAMA) 于9月29日在网路上公布的一份由智库“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American Life Panel) 所做的研究报告,恐怕是没有。

**疫情以来 酒类销量激增 饮酒量也明显成长**

参与研究者的年龄为30至80岁之间,共1540人,因此,此研究并没有包括年轻人。参与者自陈报告,将自己在今年和去年春天的饮酒量作比较,今年的饮酒量多了14%。其中,饮酒量增加最明显的,是30~59岁的人多了19%,以及女性增加了17%。

的确是该重视这个问题,毕竟,成人平均饮酒量增加了14%,就不是好现象,必须关注。除此之外,原本就有酗酒问题的人,在世界因疫情而失序大乱的情况下,可能会有更多的负面情绪,对酒精的依赖也可能更深,所以,也一定要关心这群人的饮酒情况,否则,其他因酗酒而可能产生的问题,如:家暴、儿童虐待、性侵,都可能随之增多。

所以,即使新冠肺炎严重侵害的是人类的呼吸系统,但是,被它伤得最深的,却可能是人的心。

延伸阅读
◆ 120人远距课只有10人上 老师体谅:饭钱和房租都没有,哪来钱买电脑
◆ 疫情肆虐关在家 真的圣诞树销售却爆量 美国人从挑树到装饰都在寻找幸福感
◆ 疫情下减少人际疏离 社交泡泡教人们怎么过节、怎么“爱你又能保持距离”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