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中共对付港、藏、疆 尽往死里打 学者:迫害换不来同化 只是压抑反抗者一时一瞬

先从香港反对一国两制抗争来看,中共为了扑灭港人的抗争意志,不让港人有丝毫得胜希望,中共人民代表大会于6月30日推出港区国家安全法,并于当天火速立马生效,引发国际社会错谔不已,港人也骂声不断,指其威胁自由人权,削剥夺香港自治权。中共强行引进国安法,甚至遭抗议者视为暴政,一些抗争者被迫须入狱,甚或流亡;还有人要遭送达中国审判。中共使出国安法杀手镧,让香港抗争者在精神上先被击溃,维吾尔历史学家卡哈尔·巴拉提(Qahar Barat)称这种施暴手段为精神击溃 spirit beaking)。像是先射出大炮轰炸,叫众人别再嚷下去,否则下场将是粉身碎骨。结果,中共极权政体这类镇压大动作带来宏大效果,港人抗争人气,难以像先前一样,一波波持续堆叠凝聚,反而日愈呈现衰退走势。

另外,今年内蒙古国中小学秋季新学期,为了挽救蒙古母语免于遭汉语取代的教学语言保卫抗争,据自由亚洲电台(rfa)报导指出,该场反双语的母语教学保卫战,引发内蒙古约30万学生与家长对新教学政策发动杯葛,希望中共暂缓实施,当局却全然不予理会,继续一意孤行甚至强力镇压,逮捕数千名抗议者(罢课者),维稳警力甚且进到蒙古民众家屋内,把学生揪出来,强行送他们拖到学校上课。期间,中共还出动特种武器与战术部队(SWAT teams),以及便衣安全警力严峻执法,结果,这场内蒙古母语保卫战,以流血收场。

**中共对付蒙古跟对付香港如出一辙**

位于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MHRIC)公布的资料显示,这场蒙古语保卫战,从8月底到9月中旬为止,共有9位内蒙古民众因参与抗争身亡,4-5千人被捕。中共手段跟对付香港如出一辙,不让抗争者,继续保有抗争精神,是其惯用铁腕治理手法,中共要在精神上完全打垮他们,瓦解其抗争意志。不只将其行动力完全摧毁,甚至人民内在精神的冀望寄托,都要一并铲除,手段恐怖至极。

网路上以英文发行的精神打垮期刊(spirit breaking journal)2019年刊登一篇文章,名为“资本主义与恐怖之下的中国西北部(新疆)”,透过访谈内容指述,中共打从2014年5月以来对新疆人民所发动,美其名为“严打恐怖主义”战争,导致许多新疆民众陷入沮丧、无助。一位在南疆和田市(Khotan)长大,名叫阿林(Alim)的维吾尔青年提到,若不是伊斯兰信仰禁止自杀行为,许多维吾尔人将会透过自我了断来做解脱。这种以死明志表达救赎的渴盼,系与维吾尔人现今心灰意泠的悲凉心境相呼应。

维族青年阿林还提到,他参加新疆清真寺的祈祷活动时,曾亲眼目睹许多维吾尔男性,脸庞埋进同伴的臂膀里彼此号啕痛哭。阿林也提到一位男性亲戚,曾在故乡和田市监狱,担任看守工作,这位亲戚告诉他,许多年轻维吾尔女性,曾因穿著伊斯兰改革派服装(即穿戴全罩头巾),而遭逮捕,判刑5-8年不等,罪名不外乎宗教极端份子,怀抱恐怖主义意识型态。


从2014年新疆当局开始强迫维吾尔人接受中国文化洗礼,穿戴全罩头巾也遭禁止。(Nicola Zolin/Spirit Breaking)

当阿林转述这段从狱卒亲戚听闻来的故事时候,嘴唇还颤抖著不安地说道:在和田市监狱工作的维吾尔人与一些汉人男性狱卒守卫,这些加害者,一再对狱中较为年轻的维吾尔女性施加性暴力,这些人提到强暴快感时还赋予正当化理由说道:透过性释放可以缓解他们思念家中太太的需求情感。一些男守卫不但津津乐道,还公开宣扬这类

**恶整维族人 被迫连看72小时影片**

外媒寒冬(bitterwinter)报导,另外提到,一则中共在狱中恐怖恶整维吾尔人的内幕,内容引述作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在其2020年2月间发表的一篇,回顾关于被失踪的著名维吾尔作家帕尔哈提·吐尔逊(Perhat Tursun),一篇极具冲击力道的文章里面,记述了吐尔逊和另一位未具名维吾尔文学家的一段对话。那位(未具名)文学家曾以生动形象,叙述如下情节:

**“**约在2009年之后,我有一些维吾尔朋友被关进监狱,有一次,他们问狱警可否观看维吾尔歌舞视频?狱警回答说可以。于是,大约有30名狱友聚集在一间监室一同看视频。他们很高兴,几个小时后打算返回各自的监室,但是狱警说,“不行,你们既然要求看这些影片,就请继续看。”所以他们最后总共看了24小时维吾尔歌舞影片。之后,他们再一次询问是否可以离开?因为他们当时已经感到非常不舒服了,但狱警说,“不行,这是你们要求的,请继续看影片。”最后,他们总共观看72小时;那时房间里面弥漫著30个男人大小便异味,最后那些维吾尔人说他们再也不要求看影片了,直到这时,狱警才让他们回到各自狱室。幸运的是,这些男人非常坚强,他们仍然头脑清醒,没有精神错乱。”

类似的惯常性羞辱,曾系统化、制度化出现于二战纳粹集中营,也曾出现在将剥光衣服的囚犯塞进“狗笼”,以获致最大程度羞辱的苏联古拉格劳改营(Soviet gulag)。

另一篇寒冬报导,内容引述曾目睹教育转化营暴力、酷刑和虐待的维吾尔女性凯丽比努尔·西迪克(Qelbinur Sidik)的亲眼经历,她如今成为流亡欧洲的难民。她提到无论维吾尔人无论去到哪里?都受到数百万个监控摄像影镜头瞄准,新疆到处都有人脸识别、语音识别,还包括步态识别系统,甚至也包括身分证查验。手机也被强行安装监视应用程式。维吾尔人在这种环境底下,被吓得俯首唯命是从。不论老幼,心灵都被深度恐惧感占据。对中国而言,维吾尔人文化、语言,其作用只是藉以吸引数以百万计汉族游客前来的“异国风情”,成了十足西北地区度假的一道风景线而已。

从2014年新疆开始把上百万维吾尔人送进政治教育拘押营(习近平却在今年9月间的中共内部会议,公开发表谈话,赞扬治疆很成功,新疆人民的幸福感大大提高)。

**西藏也有再教育营 已洗脑55万藏人**

中共近来将新疆改造营扩大运用在西藏地区,商业内幕(businessinsider)报导指出,约有55万藏区农牧民,被迫离开自己赖以维生的传统乡村土地;藏人的农牧民身份,也被转换为劳动力劳工;藏人遭强迫劳动的地点,遍及中国各地。

自由西藏组织(free tibet)引述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与美国詹姆斯城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联合发表的一份报告书,标显名称:“新疆的军事化职训系统,抵达西藏”(Xinjiang's Militarized Vocational Training System Comes to Tibet),该报告的撰稿人为中国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他引用中国超过上百份官方文件,内容揭露藏人遭遇被中共强迫劳动的真相。

报告书指出,住在教育营的藏人迫迁移工,经常以团体行动面貌出现,也集体住宿。类似出现于藏区的劳工训练中心,最早可追溯至2005年,只是规模不如现在这么庞大,遭强迫训练人数光今年就有约55万人。

〈自由西藏组织〉指出,中共长期在政策上,意图根除藏人农牧乡居的生活型态,并常常拿“脱贫”做为合理化借口。这项强迫劳动计画,本质上跟先前的大迫迁,以及强制没收农牧民土地等手段,如出一辙。

商业内幕报导引述路透社(Reuters)的调查采访资料指出,藏区军事化训练中心的移工,跟新疆再教育营的受关押者一样,被教导“工作纪律”、“要感谢(共产党)”、“要懂得反省”;唯一的差异处,藏区的强迫劳动情况,不像新疆地区那么严厉。


出现在新疆、西藏的军事化训练转化营,都涉及思想改造、爱国及学习中文等。图为布达拉宫(Zachary Zhang/Pixabay)

早前,2005年西藏就曾出现劳动教育营,到了2016年则开始转为常态化进行,到了2020年则加速行进,约有55万藏人(占藏人总人口15%)接受该项移工培训。

美国詹姆斯城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员郑国恩向路透社发表评论指出,藏区移工培训目标,如今透过数据形式标记出来,明明白白显示,藏人传统所依赖的农牧生计生活来源,已经成了中共亟欲攻击目标(这是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以来的第二波计画性大攻击)。

**压抑维族出生率 违者罚款杀婴都敢干**

郑国恩还指出,西藏近来出现的军事化强迫劳动训练营,是新疆模式翻版。在新疆至少有上百万穆斯林信仰的维吾尔人以及当地少数族裔,曾被关进500多处的政治再教育营,居住在封闭不自由的政治洗脑环规,强迫在生产线劳动,只获得微薄收入,而且还要学习并接受中国文化洗礼。

另一方面,中共也大力压抑维吾尔人的出生率,手法包括有强迫结扎、堕胎,以及诸多控制生育手段如罚款、杀婴(上个胎儿出生后的3年内不能再有身孕,一旦怀孕即施予强制流产)。结果导致新疆的出生率在2018年,大幅遽降到只剩前一年的1/3。另外,2015-2018年之间两个最大的维吾尔人聚集区(喀什,和田)人口出生率则大幅下降了84%。

郑国恩指出,北京日愈增强的同化少数民族手段,长期而言将对其语言、文化,以及精神资产保留,造成削弱后果。他还强调,出现在新疆、西藏的军事化训练转化营,都涉及思想改造,爱国以及法律教育,学习中文等训练内容,其伎俩一样是削弱族群的差异元素,强行同化。

**推展同化政策 企图边缘化藏人**

学者郑国思也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大胆指出中国在西藏推展同化制度必将失败(译注:除非中共有办法把一个民族完全歼灭)。他的论述列举了中共琳琅满目的同化政策与措施,结果皆证明,无法毕其全功收拢藏人民心。

该内容提到,跟新疆一样,西藏名义上都是自治区,但在2019年,西藏政府要求所有牧民和农民接受政府所谓的军旅式职业技能培训,然后将藏人分配到低技术的制造业或服务业。

一些报告,包括西藏民族事务委员会的一份报告,都声称藏族宗教培养出“落后思想”。昌都市声称已经“开展了农牧区的富馀劳动力转移”,以克服藏人“组织纪律性不强”问题。

根据西藏地方政府的一份重要政策文件《2019-20年农牧民培训和转移就业行动方案》,军事演习式的技能培训,加上政府推动的“思想教育”,据信将迫使藏人自愿参加国家规定的扶贫工作。

截至今年,西藏的就业计画已明确将西藏劳动力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并为各地设定了目标任务。未达标的藏区地方官员将受到处罚。

该行动方案还指出,应鼓励藏人将土地和畜群移交给大型国有合作组织,让藏人成为“国企合伙人”。

**逼迫藏人放弃放牧耕种 脱离传统与神圣土地**

人民日报,7月下旬报导了中国扶贫工作进展,并称该计画旨在让藏人,“放下鞭子、走出牧场、进入市场,成为雇佣劳力”,这意味著,藏人要放弃放牧与耕种,脱离他们古老的传统,以及神圣土地。而这是正是中共政策目标之所在。其次、该计画的许多主要特点和目标与新疆方案,有著惊人相似之处。其主旨在于,将西藏文化边缘化,其措施也跟新疆很类似。

郑国恩在纽时的撰文指出,早在1989年,中国著名的人类学家费孝通就撰文指出,经过长期的“大混杂、大融合”,中国的多数民族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最终会融为一个单一实体:中华民族。在费孝通看来,汉族是这场融合的中心点,因为他们是优势文化,而所谓落后的少数民族将不可避免被其同化。

中国政府采纳费孝通的看法,并一度试图通过自上而下的经济发展来说明实现这一目标。例如2000年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启动西部大开发,为中国西部地区带进基础设施,以及大量汉人。当地少数民族只要愿意在文化和语言上接受同化,就能从新的经济活动和就业机会的利诱之下获益。结果却遭到相当多抵制。

2019年秋天的一次谈话,习近平主席重申费孝通的民族融合愿景。但北京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如今钜细靡遗,多方搜集突破藏人心防方案。每个藏人都有一份详细的档案,显示他们的收入、就业状况,以及经国家批准的针对性解决方案。现在被送到工作场所强迫劳动的藏人往往远离自己的家庭、宗教场所,更容易控制。他们留下的孩子则被安置在官方的寄宿学校长大(新疆亦兴建了许多孤儿院,收养妻离子散的维吾尔孤儿)。

郑国恩指出,这些政策目的很明确,利害关系很明确,却一再遭遇目标群体的试图反击。中国今年秋季新学期在内蒙古用汉语取代蒙语作为学校的主要教学语言,就在当地引发强烈抗议。


蒙古族家长、学生反对独尊汉语的教学政策。(RFA/Twitter)


由蒙古乐手组成的杭盖乐队也反对用汉语取代蒙语作为主要教学语言。(网路图片)

**迫害不会带来同化 只能压抑反抗者于一时一瞬**

郑国恩指出,在费孝通看来,民族融合将会缓慢而自然地发生。结果却已经失败了。在习近平看来,少数民族的同化必须由国家强制推行。这也将会失败,其中最关键原因是,迫害式的族群统治,无法获致同化果效,只会激化更多对立。透过提供经济诱因哄骗,也无法实现文化同化。目前藏人自焚事件,在中共推进的融合同化大旗帜底下,始终不绝如缕;而且中共警方在藏区的镇暴标准配备,包括必须携带灭火器。这就证明中共施加的精神击打酷治,只能灭火于一时一瞬,无法消弭反抗的火苗随时重新点燃。

香港经济学教授练乙铮最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一篇“香港民主运动未死”专文,内容语重心长指出,中共残酷无情镇压香港已经司空见惯,导致人们认为香港民主运动实际上半死不活,或者说死了一半。他则强调,另一半仍将长期存在。练乙铮说,未来的香港民主运动形式,将难以识别;因为它太不稳定了(李小龙提到“Be Water”“像水一样”是它的口号之一)。它没有领袖,也没有名字。但它有韧性和斗志,年轻但却坚强,而且已经经历战斗的考验。这支民主先锋队未来将会做些什么呢?它可能看起来会像是其他威权国家的各种反对运动,比如1939年至1990年的波兰(先是反对法西斯主义,然后是反对共产主义),或者是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1945-87):香港的地下分支会静静地等待时机,同时壮大力量;而海外的分支则会大声疾呼,争取国际支持。香港新的民主运动或许规模不大,但至关重要,它站在第一线对抗积极扩张的中国。它也充满生命力和创造力:即使有中国的大炮对准它,也会生存下来。

新闻引据:RFA, spirit breaking journal, free tibet, RT, 寒冬, 商业内幕, 纽约时报

延伸阅读
新疆被毁 蒙古还会远吗?境内汉人91%、教材汉语化 内蒙人忍无可忍炸锅了
中共“暴政”趁武汉肺炎深入藏区 藏寺院点油灯呼应李文亮
中国灭绝式铲毁维吾尔文化传统 新疆的母亲怎能不泪崩?

作者》**许铭洲** 资深编译、专栏作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