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中国透视:从孙大午被拘和蚂蚁金服事件看中国民营企业的当下困境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蚂蚁遭踩 孙大午被拘……中国民营企业遭遇厄运**

1)前天,中国知名企业家、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昨天凌晨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有美媒指敢言的孙大午疑似因言获罪,港媒则说事涉与当地国营农场土地纠纷。这是被称为“儒商”的孙大午人生中第二次被拘,上一次是“非法集资罪”。

公司被警方包围,地方政府全面接管了大午集团,要求除财务部门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务网点照常营业。有匿名职工表示,参与这次抓捕行动的公安约有几百人(也有报道说是300多名警察),抓走了很多人,大概有十来个。
今年8月,大午集团员工为了阻止一家国有农场强拆大午公司房屋而跟警察发生了冲突。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此前,孙大午有过几次卷入法律官司的记录,其中有两起事件格外引人注目。一次是2003年4月,大午集团公司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警方称这些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并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另外,孙大午还对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多加赞扬。

另外一次发生在当年5月,孙大午因集资1.8多亿元而被捕,他的两个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总经理孙德华等都被警方扣押。当地法院后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30万元。

2)早几天前,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引起的国内外舆论更是如暴风骤雨,被称为“原本全球最大规模的IPO演变成全球最大规模的IPO灾难”。

背景:习、江阵营的钱袋子争夺战,习掀了桌子?

内循环起步,民营巨型企业已经失去在国际市场上为中共竞争的利用价值,在国内,巨型企业已经影响了国企和银行的垄断地位。习面临巨大金融困境,故开始系统性收拾民营企业,特别是金融企业。

所谓违规和保护投资人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史上最大IPO”被突然叫停,让市场和投资者措手不及。

投资人抱怨: “中国官媒说暂缓上市是为了要保护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人,但如他们真的想要保护我们,应该要在公司递交审查时就拒绝公开招股。”

“自己看到新闻时第一个想法是“中国(中共)政府真的很不可靠”。 “我从来想不到公开招股会沦落到这样。 ”

中共政府的目的是提醒蚂蚁集团弄清金融系统谁说了算,而不是让其业务经营不下去,但必须是在在层层关卡之下,大大缩水之后。
**但中共的如此突然失信,对于它所称的开放金融大门,必然是一个沉重打击。本来跃跃欲试想进入中国金融市场分一杯羹的华尔街金融大鳄,恐怕要三思而行,甚至止步不前了。**
…………….

人们注意到,这两件事,有某些共同特点:

1) 都是民营企业,而且是相当大的有名气的企业;马云甚至可说是中国天字第一号企业家

2) 都在某种程度上涉及了金融,蚂蚁金服自然不必说,孙大午第一次获罪“非法集资罪”也涉金融,因绝大部分民营企业极难从国家银行融资。2003年5月,孙大午因集资1.8余亿元而被捕,当地法院之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3) 在某种程度上二人也是“因言获罪”,孙大午是一以贯之,带有某种异议人士的特点;马云则是从乖巧商人一飞冲天,得意忘形口无遮拦,而撞上早已埋伏好的官式枪口。二人虽然与当局的关系不同,然其言论却也都涉及体制,前者涉及经济政治体制,后者涉及金融体制。

![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法新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14/640/f4a72a17798d4affbe2450159bfc6550.jpg "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法新社)")

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法新社)






**二、 何故?与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向的关联

1) 与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向有关吗?

这次对蚂蚁金服的突然下杀手,是否与中共遭遇围堵后,经济运行模式转**向内循环有关?

在国际大循环时,北京对这些民企还能容忍,甚至扶持补贴,它们可以去与西方企业竞争,为中共争得财富与话语权。但现在出不去了,在国内,他们就成了对垄断性国企的威胁。他们掌握的财富与客户信息资料,甚至是缩小影响中共政权的潜在威胁。他们必须被严加管束,缩小规模,甚至消亡。

**2) 与数字货币开局不利有关吗?**

有消息说,中共的所谓数字货币在深圳开局不顺。若如此,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处境显然会进入被打压的逆境。

**3)对于巨型私营企业的国家逻辑

(2008年)美国逻辑是:太大所以不能倒

(2020年)中共逻辑是:太大所以必须倒 (这是典型的共产党国家逻辑)

4)在传统皇权中国,必须:野无遗贤 野无巨富 在极权中国,依然如是。不能容忍在权力中心之外,另有精神中心,财富中心。

据上述的所有的情况,基本可以断言,在共产中国,其他的巨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逐步丧失存身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现马云这样的通天巨富了。那是一个短暂时代的特殊产物。**

据中央社报道说,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被捕,美媒指疑因言获罪。报道引据香港明报消息,66岁的孙大午于1984年创办大午集团,经常因评议时事而受到注意,是中国国内的敢言民营企业家,1995年曾任河北保定市人大代表。该报引述消息人士说,11日凌晨1时许,大批跨区办案的高碑店市警员从大午公司社区带走孙大午和多名集团高层。当地人士透露,孙大午被捕与集团8月初与同省徐水区国营农场的土地纠纷有关。

警方通报称孙大午等人涉及“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被刑事拘留。破坏生产经营罪据指最高可判7年徒刑。据明报表示,孙大午当年以1000只鸡和50头猪起家,1996年曾获河北省“养鸡状元”称号。集团目前占地133万平方公尺,固定资产人民币1.2亿元,年产值1.5亿元,经营范围涵盖食品加工、养殖、旅游、教育和医疗,员工逾千人。

中央社称美国之音引述目击者说,警方包围了公司,地方政府则全面接管了大午集团,要求除了财务部门,其他所有分公司和服务据点照常营业。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将孙大午被捕与稍早前官方约谈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一事相提并论说,“中国民营企业家接连遭受官方压力”。据美国之音,孙大午曾数次卷入法律官司,其中一次是2003年4月,大午集团官网发表“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等文章而受到警告,警方指文章“严重损害国家机关的形象”,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另一次是当年5月,孙大午因集资1.8余亿元而被捕,当地法院之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据该报道说,此事当时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许多人认为大午集团虽为中国社会创造了财富和就业,却被排斥在金融体系之外,无法得到银行贷款。孙大午的律师分析,可能是因为公众舆论的支持,法院才作出较轻处罚。此后,孙大午曾大加赞扬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报导说,孙大午此举可能引起当局的不快。许志永之后因“煽动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有目击者透露,警方是在午夜采取的行动。孙大午的妻子、长子和集团董事长孙萌也遭到扣押,公司大约有十几人被警方带走。

目击者说,这个集资事件在全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许多人认为大午集团虽然为社会创造了许多财富和就业,但是却被排斥在金融体系之外,无法得到银行的贷款。孙大午的律师称,可能是公众舆论的支持,法院才对孙大午及其公司作出了较轻的处罚。

此后,美联社说,孙大午对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多加赞扬。他的这个做法可能引起了当权者的不快。

孙大午今年5月还在社媒体账户上赞扬那些律师,说他们让受害者看到了一点亮光,保持了一点对法律的信心,点亮了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澎湃新闻说,孙大午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在10月30日举行的大午集团干部骨干培训会上。

孙大午10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也曾批评中国经济体制,“公有制度是共产党发明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理应是私有经济,但是实践上很难实现”。

![孙大午:一个有思想的农民企业家(自由亚洲电台制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14/640/eb82ab6bcf6ea2fd4d80219863a67a57.jpg "孙大午:一个有思想的农民企业家(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孙大午:一个有思想的农民企业家(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有评论认为,近期马云和蚂蚁集团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显示戴面具参加蚂蚁这场盛宴的人,已撕下面具,在密集过招。习近平掀了桌子,习、江阵营的钱袋子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金融市场或有一场血雨腥风的搏杀,而马云则成了高层的一枚弃子。

蚂蚁集团“史上最大IPO”被突然叫停,让市场和投资者措手不及。中共证监会称,暂缓蚂蚁公开募股是因应“监管变化”,为保护投资者权益做的合法决定。但投资者对蚂蚁上市已经进行了广泛参与,中共的叫停行为让香港投资人损失惨重。有香港股民表示,叫停蚂蚁上市是个“国际大笑话”,另有香港股民指出,这说明中共政权很不可靠。

蚂蚁暂缓上市 香港投资者成最大苦主

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同步首次公开募股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准备,成为被市场和投资者期待的“史上最大IPO”,但却在预定的上市日期前夕被突然叫停,令投资者震惊与错愕。

《德国之声》11月5日报道,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世纪新股”突然之间变成“世纪退款”,香港投资者成最大苦主。

蚂蚁集团表示,其香港公开发售的申请股款将于11月4日及周五(11月6日)不计利息分两批退回。退回申请股款包含1.0%经纪佣金,0.0027%香港证监会交易征费以及0.005%香港联交所交易费。据估计,香港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申购了蚂蚁股份。

该公司没有披露退回申请股款金额,但据路透此前引述知情人士指,H股申购金额达1.3万亿港元(1,680亿美元),申购倍数为389倍。

中港金融制度不同,香港允许投资者利用证券保证金融资,以增加他们分派到股票的机会,投资人押注首发股飙升,偿还贷款以及小额手续费之后,通常能有所获利。

香港安山集团(Amber Hill Capital)资产经理人Jackson Wong告诉法新社,投资者原本预期上市首天股价飙涨三到五成,“因此对于有分到股票的投资人而言,那会是获利很好的一天”。

对散户而言,虽然可以退款,但大量认购新股的散户将蒙受利息损失。

据港媒《明报》综合11家券商及2家银行数据,合共借出3858亿元孖展额,以公开集资33.41亿元计,相当于超额认购114.53倍。

31岁的自由业者Winni Cheung投资了20万港元认购蚂蚁新股,她形容蚂蚁上市触礁“是个国际大笑话”,雪上加霜的是,她另外原本价值10万港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也受到蚂蚁消息冲击,股价大跌8%。

Winni Cheung不满中共当局临门一脚改变决定。她说,“中国官媒说暂缓上市是为了要保护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人,但如他们真的想要保护我们,应该要在公司递交审查时就拒绝公开招股。”

另一个投资人Chris Liu则是投资130万港元认购蚂蚁新股,其中90万港元是透过证券保证金融资。他对法新社说,自己看到新闻时第一个想法是“中国(中共)政府真的很不可靠”。
他说: “我从来想不到公开招股会沦落到这样。”

35岁的深圳科技企业家Huang Xiaohu表示,他早些时候以60万港元作为保证金,向券商以20倍杠杆借款,认购了1,200万港元(约合150万美元)的蚂蚁集团股票。

Huang表示,现在他的保证金贷款会让他蒙受少许损失,这让他很难过。

中共想提醒蚂蚁集团谁说了算

![蚂蚁科技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路透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14/640/0fa52b090617f41da3fc2cfd4b4f5fe6.jpg "蚂蚁科技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路透社)")

蚂蚁科技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路透社)






蚂蚁上市被突然叫停,留下种种谜团和疑问,市场和国际投资者仍在等待解答这个问题,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公司之壹,蚂蚁未来将如何?

彭博社11月5日报道说,有内部人士表示,只有中共最高领导层才拿得准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

彭博报道称,此次事件让中国缺乏透明度的问题被重新聚焦。就在停牌宣布前一两个小时的时候,蚂蚁的投资者关系团队还在努力确认香港IPO结束后庆祝活动的出席人员。该公司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预测,这一事件可能给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造成持久损害。

报道说,事件可能还会波及香港,随着北京方面的干涉日益增多,香港作为一个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本已受到质疑。

《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之下的脆弱金融基础》(Red Capitalism: The Fragile Financial Foundation of China's Extraordinary Rise)一书的作者侯伟(Fraser Howie)说,“缺乏透明度提醒我们,'中国方式'仍然充满了问题。”

对于那些将蚂蚁金服的估值推升至3150亿美元(高过摩根大通)的股东来说,所有这些都是坏消息,但它可能让那些担心马云的规模过大、成长过快的监管者和党的领导人宽心。

GavekalResearch中国研究部主管Andrew Batson表示,蚂蚁集团几乎肯定会重新推进在上海和香港的上市,但该公司可能不得不对内部结构和业务模式进行重大调整,以符合新的监管要求。蚂蚁集团还必须改变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列出的披露事宜和风险因素。

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蚂蚁金服暂停上市是一场灾难 - 不仅仅是对企业而言"为题,刊发驻华记者Dana Heide撰写的评论指出,原本全球最大规模的IPO演变成全球最大规模的IPO灾难,这暴露出了中国经济环境的根本性问题:不可预测、肆意干预市场的中国政府。

文章注意到,中国当局喊停蚂蚁金服上市,其明面上的理由是监管环境发生了变化,而实际理由则扑朔迷离。"为什么监管部门的喊停来得如此仓促?为什么要对这家企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是不是因为马云之前抨击了中国金融监管部门?马云要求放松对金融业监管后,中共当局是否必须训诫这位企业创始人?中国政府是不是一定要告诉这位自信的企业家:谁才是能够在中国最后拍板定调的人?"

作者接着写道:"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将中国境内的支付业务大范围私有化,从而摆脱了中国当局的直接监管,这一直是中国政府内部强硬派人士的眼中钉,现在,这些强硬派是否占据了上风?或者是那些大型国资银行担心在数字化时代遭到进一步边缘化?"

"造成蚂蚁金服上市被喊停的决定性因素究竟是哪一个,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无法厘清。这同样也体现了中国政府的典型做派。正是这个政权追捕批评人士、驱逐外国记者、取缔本土记者独立报道的空间。在习近平治下,凡是被认为不应该流向外界的信息,几乎一丁半点都流不出来。因此,最终将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哪些原因导致蚂蚁金服上市计划被搁置;也没有人会清楚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自己的公司也遭遇同样的命运。"

**习近平进退两难**

"但是有一点却是确凿的:**上海金融中心的形象受到了巨大损害。多年来,中共当局一直在试图将上海和深圳打造成自由交易金融中心香港之外的新选项。不久前,中国政府的强力干预以及由此引发的大规模抗议危及了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当时,许多亲中国观点就欢呼,作为金融中心的香港反正也不再为中国所需要,内地的上海、深圳交易所则愈发重要。"**

北京希望科技企业在国内上市

有文章指出,按照中国政府的构想,今后,中国的科技企业应当不再首选去美国上市,而是在中国。而蚂蚁金服本可以实现北京的这一愿望。"但是,暂缓上市一下子让人明白,为什么许多企业一直不愿意只在中国证券市场交易。此次事件再次表明,中共当局已经无法走出其固有的行为模式,几乎一切事务都要为全面控制让路,经济领域也概莫能外。"

"也许,蚂蚁金服的上市只是推迟,而非取消。但是,今后的每一家企业、每一个投资者都会战战兢兢地回想起这一刻:中国当局在最后一刻喊停了全球最大规模的股票上市。"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