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猜不出她一辈子独身背后的爱情故事

朱诺 《明镜月刊》专稿

老建筑,老太太

品乌伦城里还保存著大量英国殖民时期的老建筑。当年的政府机构大多被改装成了豪华酒店和度假村,像总督府、秘书处等;而另一些民房则大多年久失修,不是残窗败瓦地空置在街头,就是被收入较低的普通百姓居住著。有钱人大多盖了新楼,或者造些仿古的建筑。
  
    殖民时期的老建筑随处可见。

我穿梭在大街小巷里,用相机捕捉一些摇摇欲坠的老建筑。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有一户人家正在翻修房子。奶黄色的外墙已经有些发霉,二楼木制的阳台似乎是后来添加上的。我走过去询问一旁站著观望的人群:“这房子有多少年了?”

一位穿著粉红色“特敏”的老太太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用纯正的英文回答:“没有多少年。也就是40年代的吧。”

“噢,那也有70年了。”

老太太见我忙不迭地拍照,就问:“你对老房子感兴趣?”

“是啊。我听说这是品乌伦的一大特色。”

“来我家里坐坐吧,喝杯茶?我那房子比这间老多了。”

老人很热情,我当然不想错过近距离接触缅甸人的好机会,再说,我还挺好奇的,她的英文怎么会这么字正腔圆呢?

老太太一边把我从后门带进自家院子,一边向我介绍说:“这一条街的房子都是我祖父盖的,我们现在住的这幢是最早建的,1926年前后吧。”

“噢,那差不多是奥威尔在缅甸这一带的时候。”我嘀咕了一句。

“谁?”

“乔治•奥威尔。一位英国作家。以前在缅甸当警察。”

“以前这里英国人多著哪!我爷爷也是被英国人从印度带来的。”

“您是印度裔?”

“嗯哪,我老家在印度的克久拉霍。我祖父帮英国人做贸易,进口水泥、玻璃一类的建筑材料。”

“我去过克久拉霍啊!”我叫了起来,顿时有种他乡遇故交的感觉,而眼前也迅速地闪现出克久拉霍的耆那教性爱寺庙和街上无处不在的穆斯林掮客,不过眼前的这位老人优雅慈爱,让我很难将她和克久拉霍联系起来。

小院不大,地上铺了洋灰路面,靠墙种著一排花草植物,庭院中间还有一个白色的悬空摇椅。老太太带我径直穿过院子,走出前门,指著门口的马路说:“这条马路就是我祖父修的,从前,还是以我祖父的名字命名的呢。后来,政府给改了。你看看,这边的这几幢房子,都是我家修的,有的比我岁数还大。”

我沿著马路走了走,街边的一排独立洋房高低不一,风格也不尽相同,相比起来,倒是老太太住的那幢楼还保养得好一些,外墙是蓝灰色的,檐角和窗棱都粉刷一新。街道的南端正在修建一座印度教寺庙,看样子就快要完工了。几个男孩子在街上踢著球,两个女孩儿从巷口一栋六角形楼屋的二楼窗口探出头来,向我们挥著手。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12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