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分析:运动员测试呈阳性不一定就是“嗑药作弊”

六名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正在等待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CAS)的裁决,以得知他们是否必须归还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获得的男子4 x 100米混合泳接力赛的铜牌。

国际奥委会重新测试了在奥运会上采集的一批尿液样本,其中一个就是澳大利亚游泳队队员布伦顿·里卡德(Brenton Rickard)的。

检测结果发现对利尿剂速尿灵(furosemide)呈阳性,这是《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中被禁止的物质。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说,仲裁程序将“在保密的基础上”继续进行,在作出判决之前,我们预计不会收到来自该法庭的更多信息,换句话说,等待仍在继续。

2010年的时候,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规定实验室必须检测到250纳克(nanogram)/毫升的阈值。

里卡德测试呈阳性的数字为6纳克/毫升。即便是化学知识有限的人也知道这是非常少量的。

虽然蛙泳选手里卡德没有参加决赛,但也[代表澳大利亚]参加了激烈的角逐,规则规定,如果一名队员的测试结果为阳性,则全队将被取消比赛资格。

如果法院考虑品格见证,那么里卡德可能被视为一名声誉无瑕的运动员,而且他们会发现,与世界上越来越多的运动员一样,他已成为灵敏性日益提高的兴奋剂测试的受害者,这些测试能够检测出哪怕越来越少量的通过某种受污染的产品而摄入的物质。

往常,每当其他国家运动员以污染(contamination)为借口说不知道违禁物质是如何进入尿液或血液样本时,澳大利亚人常常会发笑。

然而在过去一年多来,这种事情已经是第二次发生在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身上了。

去年,出于个人原因,沙伊娜·杰克(Shayna Jack)在韩国主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之前从训练营飞回了家。

后来发现这是因为她在禁药检测中呈阳性,这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因为澳大利亚对兴奋剂的态度被视为清高自负,不可一世。

这也给她的队友马克·霍顿(Mack Horton)带来了麻烦,因为他拒绝和击败他的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一同站在领奖台上。

孙杨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败诉后,目前正在为期8年的禁赛令下。

要么是澳大利亚与我们指责的其他国家有着一样的兴奋剂问题,要么就是我们看到有证据表明,或许是无辜的运动员陷入了有可能破坏他们声誉的体系中。

一旦被抹上“嗑药骗子”(drug cheat)的污名,几乎无法恢复,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测试呈阳性并不意味着你就是一名故意嗑药的作弊者。

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决定里卡德的命运以及悬挂在他的各位队友家中的奥运奖牌的命运之际,这里有一些值得考虑的事情。

在最新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兴奋剂测试数据报告(2018)中,查出近600例利尿剂和其他掩蔽剂的阳性测试结果,其中最常见的是速尿灵——589例阳性测试中有172例,占总数的29% 。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在测试中呈阳性的人都将受到制裁——有些是假阳性,有些则拥有合法的治疗用途豁免。

尽管有些人无疑是故意作弊者,但另一些人却属于一群面临服用禁药指控却不知道如何发生的人。

无意服用禁药在2000年首次被认为是一个合法的问题,这意味着仅仅因为测试呈阳性,并不意味着你就是作弊者。

瑞士反兴奋剂实验室和瑞士联邦体育局参与了对该问题进行的首批研究。

自2003年以来,速尿灵的检出率一直在上升,但是正如英国药理学杂志在2010年的一篇评论中警告的那样,“阳性结果呈上升趋势的原因可能不仅是滥用的增加,而且可能是由于检测方法的改进” 。

西班牙的六名学者在2017年为《营养杂志》(Nutrients Journal)进行的一项研究报告说,对补充剂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止的物质进行的测试显示,污染率在12%至58%之间。

补充剂的使用在运动员中很普遍,一项报告发现,在某些运动中,多达90%的参与者每天至少服用一种补充剂。

学者保罗·德缪(Paul Dimeo)和瓦诺·莫勒(Verner Moller)在他们的《运动中的反兴奋剂危机》(The Anti-Doping Crisis in Sport)一书中指出,随着对更多的物质灵敏度提高,更多的测试产生的不利影响是,“从未服用过违禁药物且从未疏忽过对禁药警惕的运动员,因为假阳性而沦为受害人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合同法专家还指出,被视为运动员与某项运动之间的协议是具有强制性质的。

谈判是不可能的。

要在澳大利亚参加有组织的体育运动,无论是精英运动员还是六岁以下的足球运动员,当你向这项体育运动的理事机构支付注册费时,你已经签署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条例。

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反兴奋剂官员有权要求您尚处于学龄阶段的儿子或女儿在下次比赛时提供尿液样本,并要求他们脱下腰部以下的衣裤以使观察员可以看到尿液排出身体。

这样可以确保不会有假尿从内部导管排出(就像一些作弊者的做法那样)。

当然,没有人希望在体育运动中作弊,但也没人希望无辜的运动员被打上这样的烙印。

据说一些熟识里卡德的人透露他感到“心烦意乱”,而澳大利亚游泳协会的首席执行官雷·罗素(Leigh Russell)对他全力支持,前奥运会游泳运动员罗伯·伍德豪斯(Rob Woodhouse)将他形容为国际上最“备受推崇”的游泳选手之一。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确定他是否仍然拥有清白的声誉,还是跌入人数不断增长的未通过测试者的队伍,那些人将永远被称为“嗑药作弊者(drug cheat)”。

相关英文文章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