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品乌伦小巷深处华人旅馆“大上海”

朱诺 《明镜月刊》专稿

从眉缪到品乌伦

品乌伦完全是英国人从零建起的城市,它最早可上溯到英国刚刚吞并缅甸全境后不久。1887年,英军在这里建立了一处兵营,后来逐渐发展为小镇。品乌伦原来的名字叫“眉缪”(Maymyo),是从一位英国军官的名字“眉”衍生出来的,意思是“眉的城市”。由于眉缪地处掸邦高地,这里的气温比伊洛瓦底江流域要凉爽许多。曼德勒到腊戌的火车道修通后,英国殖民政府看中了铁路线上这个凉爽小镇,把它建成为“夏都”。20世纪初的时候,每年夏天,殖民政府都会把仰光的所有部门搬到这里来办公,边办公边消暑。要知道,仰光距离品乌伦将近800公里,搬动整个政府机构,那怎么也是件劳师动众的大事,但英国人却乐此不疲。

乔治•奥威尔在曼德勒警察学校受训期间,曾经到过眉缪几次。他在后来的一篇散文中提到自己对眉缪的印象:

    
    清晨,火车驶过“海拔4000英尺高的”品乌伦火车站。当年,奥威尔就是在这里迈出车厢,感觉一下子“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当火车停靠在海拔4000英尺高的眉缪车站时,你心里的感觉似乎还身在曼德勒。但当你迈出车厢后,你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忽然间,你呼吸到了仿佛英格兰一般清凉甘甜的空气,围绕在你身边的都是如茵的绿草、蕨菜、枞树和粉红脸颊的山地妇女,她们在贩卖一篮一篮的草莓。

今天的品乌伦,街上还可以看得到卖草莓的掸族妇女,她们脸上涂著黄色的特纳卡,看不清脸颊的颜色。从曼德勒到腊戌的公路穿城而过,路上车流嘈杂,络绎不绝,摩托车的喇叭响个不停,来往于中缅边境的重型卡车不时扬起漫天尘土,空气中嗅不到丝毫“仿佛英格兰一般清凉甘甜”的气息,倒是与我刚刚离开的曼德勒那PM值爆表的糟糕空气不相上下。树木和花草都茂盛于城外,城里的街道两侧被毫无秩序的楼房占据著,人行的便道都很狭窄,谈何种树呢。

汽车停在著名的“坡塞尔(Purcell)钟楼”下面。坡塞尔钟楼是品乌伦这个城市的标志,位于市中心的人字形交叉路口上。据说,它是维多利亚女王送给英军的礼物,模仿伦敦的大笨钟,每小时整点前会敲响16下。而且,这座钟楼属于缅甸此类钟楼中最古老的一批,跟现存于曼德勒的“载愁(Zaycho)钟楼”一样历史悠久。不远处有一座白色的穆斯林清真寺,寺里的塔楼似乎比坡塞尔钟楼还要高出一些。二者隔街相望,大有双雄竞峙的架势。

   
    Purcell大钟是品乌伦城市的标志。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12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