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达赖喇嘛当慎言敬仰马克思主义

余杰 《内幕》专稿

2014年1月,达赖喇嘛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一次演讲中说:“资本主义是好的,社会主义很棒。从社会经济学角度看,我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如果马克思主义能实现,我也要加入共产党。”达赖喇嘛表示,他敬仰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强调减少贫富差距。“在资本主义国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马克思主义强调平均分配,这很重要。”

一场并不美丽的误会

2012年秋,我在纽约与达赖喇嘛有过一次面谈,为他的质朴、坦诚与幽默所打动,他是我尊重的藏人的精神领袖。但是,我不能同意达赖喇嘛对马克思主义的赞美,也许这是一场并不美丽的误会、一个并不幽默的笑话。

达赖喇嘛的私人秘书、曾任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代表的达瓦才仁,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如此阐释达赖喇嘛的观点:“达赖喇嘛讲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一直在讲,过去的著作也提到。达赖喇嘛会把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分开,他认为马克思主义讲的是一切平等、反对剥削,特别关心弱势者或被压迫者,所以这些理念跟佛教有很多相同处。”

那么,马克思主义能够跟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一刀两断吗?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纯真可爱的婴孩吗?马克思主义可以不为此后一百多年共产极权国家的滔天罪恶负责吗?

且不说马克思本人是一个道德败坏、人品卑劣、冷酷无情、酗酒淫乱的流氓——英国学者保罗约翰逊在《所谓的知识分子》中,用了专门的章节描述马克思不堪入目的阴暗面;仅就马克思主义本身而言,它无疑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思想渊源,也是20世纪泛滥全球的共产极权体制的根基。它影响人类社会时间之长久、疆域之广大,远超过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所主张的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学说,成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卡斯特罗、金日成等现代独裁者崛起的“葵花宝典”。各共产国家的国情千变万化,却都不约而同地遵循马克思的教导,不遗馀力地推行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的政策。

邪恶的手段不可能达致崇高的目标。英国学者理查‧皮佩斯在《共产主义简史》一书中指出:“共产主义以追求至善之名,却带来了最深重的邪恶。在通往乌托邦理想国的道路上,却是无以计数的纯真者的残骸。”皮佩斯分析说,共产主义指涉著“一种理想”、“一种计划”与“一个藉以实现理想之政体形态”。所谓“一个理想”的极端形式,乃是透过在社群中消灭个体的存在,以完成全面的社会平等。至于“一个计划”则必须追溯到19世纪中期,并且将焦点放在共产主义这个名词与马克思、恩格斯的密切关连上头。这两人是《共产党宣言》的起草者,他们在宣言中宣布废除私有制度。最后,列宁将马克思的理想付诸实践,通过所谓的“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夺取并控制政权,并建立一套空前严密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经济制度。

美国《人事》杂志(Human Events)曾经邀请一些著名学者组成一个评委会,评比19到20世纪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评比揭晓后,有几本书颇引人注目:《共产党宣言》得分最高为冠军,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为亚军,《毛主席语录》为季军,而《资本论》为第六名。马克思一个人就有两本著作入选,堪称“罪人中的罪魁”。

学者们在给《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所写的评语中指出:“《共产党宣言》催生出了共产党,而《资本论》是马克思继《共产党宣言》之后,为无产阶级提供的又一理论武器,它将资本主义列为人类社会的罪恶阶段,号召全球无产者革命,预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但极具讽刺的是,历史见证的是20世纪末东欧共产国家的崩溃和苏联解体,也见证了21世纪的东方大国大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资本家’都变成贪官又回来了。”
达赖喇嘛表示自己敬仰马克思主义。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12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