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掸王宫里发生的凄美故事

朱诺 《明镜月刊》专稿

 “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苏甲盛的消息了吗?”我问。   

    “没有。至少没有官方的消息。”芬无奈地摇摇头,“但是萨金特还是通过自己的关系,证实丈夫遇害了。”   

    “她的消息确定吗?”   

    “她认为是确定无疑的,她有人证和物证。苏甲盛被抓进监狱,死在那里了。她说苏甲盛告诉她自己的位置后,她曾经找了关系,设法去营救他,但终究没有成功……” 

    我知道,第一任总统苏瑞泰是在当年11月被毒死在监狱里的,但他的死被正式报导过,而关于苏甲盛的下落,至今也没有任何出自官方的声明。   

    “很年轻啊!就……”我感叹道。   

    “他被捕的那年,应该是36岁吧,反正,不到40岁,生命就消失了。”   

    “那她大概是哪一年离开这里的?”   

    芬擦了擦眼镜,缓缓地说:“1964年吧,大概是苏甲盛失踪了两年之后。在军事政变之前,苏甲盛大概是预感到自己的命运可忧,他曾告诉萨金特,一旦自己发生不测,她可以等他两年。两年后,她应该设法离开缅甸,回到父母那里。她正是这样做的。在确认了丈夫遇难的消息之后,她借著去仰光的机会,私下托了奥地利大使馆的人帮忙,偷偷逃了出去。当时,她带著两个女儿,一个八岁,另一个才五岁。她身上衹有三只皮箱子,里面都是她和女儿们的衣物,没有什么钱,也没带珠宝首饰,基本上两手空空逃走的。”   

    “军政府放松了对她的监视?”   

    “没有!但是,她还是奥地利公民,至少他们没有权力长期软禁她呀。”  

    萨金特辗转回到奥地利,身无分文,甚至没有钱在路上给父母打个电话。她在奥地利父母那里居住了两年后,带著女儿回到她与丈夫相识、结合的科罗拉多,一边教授德语,一边供养女儿念书。两个女儿每年都写信给缅甸政府,询问父亲的下落,但从来没有得到过回信。现在,萨金特还健在,已经年届80,她后来又结了婚,并在丈夫的鼓励下出版了自己的传记。她将全部稿费捐赠给了泰国边境的缅甸难民,又与丈夫共同成立了一个旨在救助缅甸难民的非营利组织,名叫“缅甸生命线”(Burma Lifeline),总部就设在丹佛。
掸邦昔卜末代土司苏甲盛和他的奥地利妻子萨金特在昔卜掸王宫的合影。(朱诺摄于昔卜掸王宫墙上)。
    “那她离开之后,这房子……” 
    “噢。她走后托人捎过话来,让唐纳德的父亲,也就是苏甲盛的弟弟,代为照管这座房子。父亲去世后,唐纳德和我一直在照看著。”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12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