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蓬佩奥州议会讲话 呼吁顶回中共对美地方影响,称极权政权无法超越美国人民聪明才智

华盛顿 —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9月23日)在威斯康辛州的州府对该州的议员发表了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的讲话。他说,中国领导人知道,美国联邦政府正在抵制中共的不良影响,因此他们把目标转向美国各个州和地方政府层面。这位美国最高外交官呼吁美国州立法议员对此保持警惕,以保护美国的利益。他还表示,任何极权政权都无法超越美国人民的聪明才智。

应威斯康辛州的州参院议长、共和党人罗杰·罗斯(Roger Roth)的邀请,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在该州议会大厦发表了有关中国问题的讲话。

威斯康辛历史协会以及非党派的立法资料局说,蓬佩奥是第一位到访该州议会大厦的美国国务卿。作为特朗普行政当局负责美国外交事务的最高官员,蓬佩奥承认,他出现在美国中西部的这个选战必争之州会引起一些人的疑问。

他说:“在我来这里之前,很多人都在和我开玩笑。的确,华盛顿政治媒体中有一些说,国务卿跑去威斯康辛到底是要干什么?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国家,我明白这一点。”

**中国领事馆官员试图让州议会通过赞扬中共决议**

蓬佩奥说,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以及州议员所做的事情对于他以及国务院的使命非常重要。他特别提到今年2月发生的一件事情。

当时,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爆发并蔓延到全球,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负责中国与威斯康辛州关系的领事吴婷通过电邮向威斯康辛州参院议长罗斯发出私信,要求他在州议会通过一个决议案,赞扬中共抗疫和中共“为全球赢得宝贵抗疫时间”。信中还附上了这个决议的草案。几个星期后,这位领事在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后,继续跟进,并附上了修改版的决议草案。

罗斯后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开始以为是有人开玩笑,他发现真的是中国官员要他推出赞扬中共的决议后,反而推出了一份谴责中共隐瞒疫情真相的决议。

蓬佩奥在他星期三的讲话中说:“在威斯康辛州发生的事情正在全世界发生。美国各地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美国各地的州议会都在上演着这样的一幕。”

他说,很多国家都试图影响我们的政治与文化,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说,中国共产党则不同。

蓬佩奥说:“它对这种接触的看法要险恶得多。中国共产党及其代理人的目标是让美国人接受北京的威权主义形式。”

**习近平要求与美州、地方和企业合作 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这位国务卿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8月24日在其主持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来证明他的这个说法。

习近平当时说:“凡是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包括美国的州、地方和企业,我们都要积极开展合作,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

蓬佩奥对此做出解读说:“习知道,美国联邦政府正在美国再次抵制中国共产党及其不良影响,并看到,在美国以及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它可以利用地方实体来规避美国的主权。他认为地方领导人很可能是薄弱环节。”

他说,对于习近平总书记来说,“合作”和“开放”意味着中共想要做出只会使中共受益的安排。

他说,美国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几十年来,“中共使用友好的语言,同时从我们的创新者那里盗走他们的东西,加强军事实力并拉拢我们的精英。”

他还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那次讲话中明确证实,他的这一诉求的目的是使中国“炼就金刚不坏之身 ”。

**蓬佩奥谴责中共挑动美国国内族群矛盾**

蓬佩奥国务卿还举例说,今年4月,吴婷把她丈夫、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的一封信转寄给该州的联邦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信中说,“我们坚决反对针对当地华人社区的种族歧视和仇外情绪,反对因这种病毒而对中国和中国人民进行污名化。”

他把中方的这种做法称为“试图塑造故事情节”,让别人相信,美国对中国共产党处理冠状病毒的正义愤怒与种族有关。

他说:“中共想煽动我们在明尼阿波利斯、波特兰和基诺沙看到的那种冲突。这令人恶心。我们不能让它发生。”

**蓬佩奥呼吁地方政治领袖与联邦政府合作顶住中共渗透**

蓬佩奥说,美国联邦政府不可能对中国的所有掠夺性和胁迫性行为进行监管,美国的联邦制度也使得它没有必要这样做。他呼吁所有的州议员,不管属于哪个党派,对此保持警惕并意识到,“当一个中国外交官接近你时,很可能不是本着真正的合作或友谊的精神”。

他认为,在抵制中国的不良影响力方面,美国的地方立法机构大有可为,包括通过立法,与联邦机构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帮助他们保护知识产权,进行投资筛选和反渗透行动;无视中共的威胁,鼓励市长和商人在世界范围内更广泛地参与;仔细审查州养老基金;确保州立大学不会受到像孔子学院这样与中共有联系的组织的不恰当影响,并且确保在大学学习的来自中国、香港或台湾的支持民主的学生不会受到亲北京分子的威胁和骚扰。

蓬佩奥说,尽管中共针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攻势已经进行了多年的时间,而且强度在加大,但是他相信,中共的企图不会得逞。

他说:“我们仍然是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国家是有原因的。因为北京最周密的计划比不上美国的决心。特朗普政府不接受北京注定要成为全球霸主的观点。任何自上而下的极权政权都无法超越美国人民的智慧、意志和力量。”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