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大利亚驻华记者揭露采访惊魂 因报道真相全家遭中共威胁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发表长文,透露两年前,其14岁的女儿甚至被中国公安部威胁拘留,以报复他早前对“新疆集中营”“习近是独裁者”等相关的报导,以及澳洲推出《反外国干预法》。 (卡尼脸书)](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21/640/33f1d118def61b11967dff5c94711a24.jpeg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发表长文,透露两年前,其14岁的女儿甚至被中国公安部威胁拘留,以报复他早前对“新疆集中营”“习近是独裁者”等相关的报导,以及澳洲推出《反外国干预法》。 (卡尼脸书)")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发表长文,透露两年前,其14岁的女儿甚至被中国公安部威胁拘留,以报复他早前对“新疆集中营”“习近是独裁者”等相关的报导,以及澳洲推出《反外国干预法》。 (卡尼脸书)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公开了北京公安的行政处罚书(澳广新闻图片)](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21/640/359f6774140186488994ed0982a8bf4c.jpeg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公开了北京公安的行政处罚书(澳广新闻图片)") 澳大利亚广播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公开了北京公安的行政处罚书(澳广新闻图片)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两年前逃离中国,周一(21日)他初次披露在中国遭迫害及出逃的经过。他因在大陆时撰写关于“新疆集中营”、“习近平独裁者”的报道,全家包括14岁女儿遭中共官员严密监控、威胁恐吓及禁止出境,最后被迫签署“悔过书”及摄录“认罪视频”。旅美媒体人认为,习近平时代的外媒记者处境非常危险,呼吁西方国家对中国媒体作出反制。(吴亦桐/程文 报道)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北京办公室前负责人卡尼(Matthew Carney)周一公开了两年前被迫逃离中国的恐怖经历。他因为在华工作期间发表关于新疆“集中营”、习近平独裁、工运人士被捕案、中国大数据监控等报道,遭到中国外交部和公安部相继约谈、羞辱和威胁,公安甚至发出将拘留其14女儿和禁止其全家出境的恐吓。卡尼在中共当局的逼迫下撰写“悔过书”,其后举家逃离中国。

卡尼指,之前他为免进一步触怒中国和保护仍在华工作同事的安全,将这段经历尘封两年。近日,澳广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遭中国国安人员调查后逃回澳国,至此澳大利亚在中国境内已无记者驻守,卡尼认为有必要将此公诸于世。

曾为澳大利亚市议员的胡煜明(John Hugh)早前因批评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遭中共当局拒绝入境。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一直审查和刁难外国记者,恪守新闻自由原则的西方国家从未真正对等制裁,但自从澳大利亚驻中国记者人数清零后,澳大利亚目前已采取了反制措施。

胡煜明说:这次澳洲变成零记者后,澳洲虽然没有驱逐所有的中国记者,但是他们取消了4个中国记者的签证,就等于是驱逐了。所以这也是澳洲政府的反制吧。现在澳洲跟中国的关系,也是两个国家建交以来最差的时候,中国政府是应该为此负责的。

旅美资深媒体人程益中指出,掌控一切的习近平随时可能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目前外媒记者在华的处境非常危险。他又指,西方媒体在中国从未有过自由,中国对世界筑墙,却要求世界对它开放,并为世界立规。他再次呼吁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媒体对等政策。

程益中说:现在外媒记者在华的境遇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中国当局会全面的对所有外国在华的记者,凡是它们认为“不友好”的没有甚么信任的。习(近平)很大程度上会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中国对世界得有墙,但世界对它还是开放的。

卡尼在披露他遭遇的长文中透露,他自2016年1月起担任澳广北京办公室负责人,2018年8月31日,他首次接到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的电话,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男子在电话中指称:“澳广报道违反中国法律、散布谣言和非法有害的讯息,危害了中国国安安全,并损害民族尊严”。在卡尼接获来电前数周,澳广中文网在中国境内已被封杀。

卡尼其后遭受中共当局长达三个月的恐吓。卡尼指出,在中国每个外媒记者都会受到监控,中国政府也有意让这些记者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掌控。而中共当局对卡尼的跟踪明显加强。卡尼报道新疆维吾尔人被大规模拘留时,他们的团队被大约20名的国安人员包围,这些国安人员在午夜敲响记者的房门质询他们的报道活动。卡尼也遭到隐蔽的网络监视。此后,澳广发表任何被中共当局认定为“负面的报道”时,卡尼都会被“喝茶”。当时澳广披露了中共当局在澳大利亚全方位渗透。

卡尼表示,中共当局以延签作为对外国记者的威胁,以迫使外国记者进行自我审查。在卡尼提交延签申请后,他亦被中国外交部官员“喝茶”,一个孙姓女官员拿出一批卡尼撰写的报道,包括“新疆集中营”、“专家给习近平贴上独裁者标签 ”等内容,愤怒指责卡尼侮辱中国人民和领导人,并声称卡尼已违反中国法律,官方将对其展开调查。卡尼感觉其未来和家人已掌握在中国当局手中。

孙姓官员告知卡尼,他们对澳方新通过不久的《反外国干预法》感到愤怒,其案例已转至上级。就当卡尼对延签无望并预订回国机票后,中方再出现戏剧性变化,通知卡尼已获准延签,但当卡尼到达中国外交部后,一位姓欧阳有官员将其护照扔在地上,称只延签2个月,而非申请的一年时间,并且威胁卡尼:休想再回到中国,别以为这样就算了。

当卡尼与妻子办理延签手续时,他们的信息输入系统后,延签警察通知他们立即到公安部接受约谈。他们还被告知必须带上14岁的女儿Yasmine。卡尼和家人被分开问讯,但审讯官员皆拒绝透露姓名。还恐吓卡尼一家人已被禁止出境及将被中共当局拘留。

卡尼在与澳广公司和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人员讨论后,决定“答应”中共公安人员的要求,就被中共当局指控的“签证违规”撰写“悔过书”,卡尼和女儿还被要求录“悔过视频”。卡尼和女儿在“证词”上签名并摁下指印后,中国政府将他们放行。他们听取了一位在北京的美国律师的建议,立即离开了中国。这位律师透露他代理过数十名类似的案例,有一些人已被困中国多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