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禁微信和TikTok 澳洲对这两个app持什么态度?

美国商务部上周五宣布周日(9月20日)起,各大手机应用商店将下架微信和TikTok(抖音海外版),并中止提供这两个软件的更新服务。

后来商务部把对TikTok的禁令延后至9月27日生效。

那么,这些禁令具体会对美国的用户产生什么影响?澳大利亚政府和用户对这两个软件持什么态度呢?

根据TikTok上个月公布的数字,TikTok在美国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一亿。

微信作为最受全球华人欢迎的社交媒体,在美国也拥有1900多万名活跃用户,大多为中国留学生、居美华人和一些与中国有私人或工作联系的美国人。

在9月18日的公告中,美国商务部称微信和TikTok都是中国“军民融合”政策的积极参与者,都要接受中共情报部门的强制合作,因此两个软件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

美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示,两个软件收集“来自用户的大量数据”,包括网上活动、位置信息、浏览和搜索历史等。

因此,美国商务部宣布,作为对特朗普总统8月6日签署的行政命令的回应,微信和TikTok分别于9月20日和11月12日起:

禁微信在美国华人社会引发轩然大波,支持与反对的声浪都有,两个阵营都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签名,分别有数万个签名。

支持禁微信请愿的发起人在已有超过十万人联署的请愿书中表示:

“微信、抖音和其他大大小小的中国公司一样在中国宪法的之下最终无条件地受控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们挥舞着利爪深入美国华人社区试图入侵、传播错误消息、进行洗脑、接近和颠覆活动。”

微信的支付功能也是支持禁令的美国人的忧虑之一。

“微信支付在美国越来越多地被用来绕过美元支付方式和SWIFT转账系统,这对美国经济稳定造成了影响,” 发起请愿者这样写道。

据路透社报道,由美国五名华人律师发起,名为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WeChat Users Alliance)组织对微信禁令提起诉讼称,该禁令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精神。

美国旧金山地方法官劳雷尔·比勒(Laurel Beeler)在一份命令中表示“经过权衡后,倾向于支持原告方”。

现居美国德克萨斯州美籍华人霍华德·李(Howard Lee)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上周末,美国华人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一样,随着微信的命运而跌宕起伏。

李先生说,虽然现在一名法官挡住了微信的禁令,但这只是临时性的。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讲,特朗普政府有足够的理由把微信禁掉,” 他说。

李先生透露,周末的禁令一出来,他身边用微信的人们现在有些“四分五裂”了。

“有的人转到了Line,有的人转到WhatsApp,有的人转到Telegram,还有人转到QQ,” 李先生说。

李先生认为,特朗普此举有政治目的。

“特朗普现在所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他的竞选,也不一定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角度考虑……他想在公众面前树立一个对中国强硬的形象,因为目前美国人认为中国是个竞争对手,是个强敌,所以特朗普要树立一个对中国很强硬、很果断、很能做事情也很有能力的总统形象,这样才能在他和拜登的竞争中加分。”

今年1月,澳大利亚国防军宣布不允许在国防军使用的设备上下载TikTok,但并未给出具体理由。此前,澳国防军也规定国防军人员禁止在其工作电话上使用微信。

2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院弗格斯·瑞安(Fergus Ryan)警告,TikTok这类应用收集的数据量令人担忧,同时联邦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海斯蒂(Andrew Hastie)担忧,TikTok可能正在与北京当局共享其所收集到的信息。

然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表示目前不会禁止TikTok在澳大利亚运营。

7月,莫里森在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说,澳大利亚政府在“非常密切地”关注这款应用,澳多家机构一直在调查TikTok是否构成安全威胁。

“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安全利益受到了损害,或者澳大利亚公民受到了损害……我们显然会继续保持关注,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禁令]是必要的一步。” 他说。

8月底,TikTok宣布将扩张其在澳大利亚的业务,并表示将在悉尼建立团队,还刊登了包含营销、广告和发展战略方面的20多个全职岗位的招聘广告。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上月获悉,联邦政府正在对该应用程序进行两项补充调查。内政部正在调查政府可以采取哪些步骤来管理其带来的任何隐私或数据安全风险。

至于微信,上个月澳大利亚代理移民与多元文化事务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表示,澳大利亚“没有计划”禁止微信。

“我知道微信在澳大利亚有超过80万用户,它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工具。社区包括我在内,我了解澳大利亚华人使用微信的很多。我也有微信账户,”塔奇说。

不过据ABC了解,内政部也在对微信进行审查。

现居墨尔本的卡特里娜·杨(Katrina Yang)对于美国的微信禁令表示有一些担心。

“澳洲和美国一向关系密切,政策倾向也比较密切,再加上去年的华为5G事件,[微信在澳被禁]还是有一定概率会发生,”她说。

“个人来说,跟国内的联系依赖微信, 在华人圈的交际也是以微信为主。如果微信被禁,加之WhatsApp跟Facebook国内无法使用的问题,会给跟国内家人的联系带来挺大困扰。”

杨女士认为,所有的主流软件都是收集个人数据,以此构建大数据平台的。所以微信、TikTok这类的软件收集数据不只是中国软件独有的问题,而更像是软件行业的倾向。

“唯一的问题是对于这些隐私个人数据的使用渠道是否合乎伦理, 安全性的保障是否可靠和标准化。 希望国内软件行业在个人数据使用相关政策和管控上会有所发展,”杨女士说。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传媒与传播学院副教授于海青博士此前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微信在澳是否会被禁关乎于澳大利亚华人是否拥有选择的权利。

“对于我想跟中国的家人和朋友沟通的话,我们有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有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用微信的话,这就意味着我们海外华人也被绑架,因为我们也要用微信与中国的家人沟通,” 于海青说。

“我觉得微信在澳大利亚不会被禁,但是微信作为一个社交平台,澳大利亚政府应对其适用和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Twitter同样的标准,那就是要保证澳大利亚公民的言论自由,如果做不到,我觉得澳大利亚政府有权利、有能力跟这个平台沟通,而且平台有技术能力做到。”

目前,一些澳大利亚政客也在使用微信发布内容。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上周四(9月17日)还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有关澳大利亚入籍考试改革的消息。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