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工业实力消长 德国难再靠外销中国撑经济

德国过去几十年来靠外销优质工业机具给中国,藉以维系经济并保持德中贸易不致失衡,但随著中国工业实力骤增,过去这种非正式伙伴景况恐不复返,也不利德国经济自疫情中复苏。

“华尔街日报”报导,德国当年靠提供中国工业机械带动经济,并快速从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复原,但德国商业领袖表示,这种模式随中国已从伙伴变为竞争对手而不复返。

有别于其他西方国家,德国借由工业技术优势,过去与中国的贸易大致能取得平衡。2018年德国从中国进口货品总值约1,268亿美元、外销到中国约1,105亿美元,德中贸易逆差仅163亿美元;反观英中贸易逆差约360亿美元、法中逆差344亿美元,美中逆差更高达4,430亿美元。

**中国急起直追 工业机具品质追近**

虽然德国外销因国际贸易逐渐复苏而得利,但这回却没法像10年前那样靠中国。德国今年7月出口虽较6月增加,仍比去年同期减少11%,中国的出口则2个月都超过去年同期。

经济学家与德国商界认为,今非昔比,有部分原因是北京采取鼓励制造业生产更多精密机具的策略,以致中国机具已做到过去办不到的事-较德国产品更具竞争力。对许多德国出口商而言,这不只意味外销中国变得更困难,更多是意味中国企业以竞争者之姿出现。建筑设备制造商海瑞克(Herrenknecht AG)是尝到苦头的企业之一。

海瑞克过去4年的年销售业绩下滑约5%。公司表示中国的大型建设公司已研发出自有的挖凿机,不需再向他们购买。海瑞克在大型机具市场的一大竞争对手、设于美国俄亥俄州的罗宾斯公司(Robbins Co.),近年已与中国北方重工集团合并。

海瑞克公司发言人库恩(Achim Kuehn)说:“中国公司在国际市场更具竞争力,还提供异常低的价格,崛起速度之快让欧洲人大感意外。”

近20年来,中国仰赖德国工业机器人、工厂设备与车辆而成为世界最大消费产品制造者。德国企业从中获取双位数销售成长,这帮德国在本世纪初有几年当上世界的外销龙头,也让德国在各国竞相涌向中国之际,维系住国内制造业的就业机会。

**中国反向对欧洲输出工业产品与技术**

但如今是中国公司供货风力机给法国、卖巴士给挪威、电网给波兰,并向世界各地供应先进工业机具;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近期也是中国企业获得3条地铁隧道开挖的合约。

哈威液压(HAWE Hydraulik SE)董事长黑伍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在先进制造业关键领域,包括基础设施装备,中国已拉近与德国企业的差距。他们已感到自家用于风力机与机械的液压阀与帮浦,面临中国更强的竞争。

黑伍斯根说:“中国不是开发中国家,一点都不是;他们是已获认可、制造业一流的国家。”

由于中国政府宣称已控制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并政策性支持经济,中国的出口业者现在积极抢占全球出口市场,而其他国家则仍受疫情所苦。

德国机械与建厂工业协会(VDMA)外贸执行董事阿克曼(Ulrich Ackermann)说:“中国公司成为世界第一,只是时间问题。”据VDMA资料,截至2018年的10年内,德国的机械工程产品在全球贸易的比例已从19.2%下滑至16.1%,反观中国则从8.5%上升至13.5%。

**国企撑腰 质精价廉让德企难敌**

德国各地即将重新举办各大贸易展销会,中国高速传动设备集团的欧洲分公司总经理吕什纳(Tim Loeschner)表示,中国企业不久之前设摊都还是又小又旧,“但现在很多中国公司,你根本分不出与德国制造业公司间的差距”。

总部设在德国巴伐利亚的宝峨机械(Bauer Maschinen GmbH)执行董事包尔(Sebastian Bauer)表示,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多半是家族经营与银行融资,却得面对占尽优势的庞大中国国营企业,“工业机具不是奢华精品,客户会同时看品质与价格”。

即便德国传奇般的汽车业也已被中国企业包围。中国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公司(CATL)现在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正在德国盖电池工厂,规模是特斯拉(Tesla)生产电动车电池的“千兆工厂”(Gigafactory)3倍,来为欧洲汽车商供货。

德国总理梅克尔政坛盟友、德国国会外交委员会主席洛特根(Norbert Rottgen)表示,唯有德国持续保有自身技术优势,中国才会有所求,“但我担心的是这扇窗也正阖上,中国在取得越来越多科技领先上迭有斩获,我们却停滞不前”。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