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解读新疆:马来西亚拒引渡维吾尔人回中国 民间独立法庭审理新疆暴行指控

伊斯兰教信仰居多数的马来西亚,其政府内阁成员近日对国会表示,即使北京当局要求,马来西亚新政府也不会将维吾尔人引渡回中国,并将允许他们安全地进入第三国。此外,英国人权事务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Georgrey Nice Sir)九月四日成立了一个独立法庭,以审判针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的大规模暴行罪的指控。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马来西亚总理府部长尤素福Redzuan Md Yusof表示,尽管政府认为每个国家都有选择解决其内部问题的权利,但政府也认为维吾尔人在中国受到压迫,因此不会将他们送回中国。

尤素福在书面答复中说:“在维吾尔难民问题上,政府有权不干涉中国的内政。”他说:“但是,如果有任何维吾尔难民逃到马来西亚寻求保护,即使中国要求,马来西亚也决定不引渡他们。马来西亚认为,每个国家都有权解决其内部问题,而不受其他国家的任何干扰。但是,对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包括中国新疆维吾尔人的压迫问题确实存在,必须得到各方的认可。” 优素福还说,任何维吾尔人都将“被允许通过马来西亚前往第三国”,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安全以及在本国对他们的迫害有真正的恐惧。”

自从六个月前在以穆斯林居多的马来西亚上台执政以来,总理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政府首次公开表达了对维吾尔族的立场。

由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领导的上届政府,也表示不会将维吾尔人引渡到中国。这位部长概述了慕尤丁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政策的评论,是对反对派议员陈凤欣在7月至8月提出的书面问题的回应。部长的答复已在9月4日的议会网站上发布。

反对党议员国会议员陈泓缣告诉贝纳尔新闻BenarNews,他对马来西亚的维吾尔难民有疑问,因为他想知道新政府的立场是什么,以及对中马关系的影响。

陈泓缣说,“就我而言,我记得马来西亚在纳吉布(Razak)政府时期,将维吾尔难民引渡到中国,但是马哈蒂尔的政府改变了先前的政策,尽管中国提出了要求,但拒绝将他们引渡到中国,我真的对此感到担忧,因为政策的变化,可能对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产生影响。”

但是,人权组织马来西亚大赦国际赞扬新政府对维吾尔难民的立场。

该组织的执行主任卡特里娜(Katrina Maliamauv)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所属的在线新闻服务贝纳尔新闻说 “我们很高兴当局记录在案,他们不会违反国际法中的不驱返原则,禁止返回其可能遭受暴力和迫害的原籍国。维吾尔难民在中国的困境,已经持续了太长时间,政府对维吾尔难民身份的认可是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 卡特里娜还说,“坚持不驱回原则还意味着必须允许难民寻求庇护。”

中国驻吉隆坡大使馆的官员没有就贝纳尔新闻的提问,对部长向国会发表的评论立即回应。

北京被指控对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大规模暴行。北京将再教育营描述为自愿的“职业中心”,但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媒体的报道显示,被拘留者大多在恶劣的条件下违背自己的意愿,被迫忍受不人道待遇和政治洗脑。中国政府还捍卫了在该地区的政策,以此作为打击极端主义的正式举措的一部分。

慕尤丁政府的高级官员说,保护维吾尔人不被引渡到中国,这一举动意义重大,因为马来西亚政府经常回避评论维吾尔社区的困境。但是,与此同时,他们一直在批评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的虐待,并且还支持中东的巴勒斯坦人。

这一变化始于马哈蒂尔政府,尽管这位资深政客去年告诉贝纳尔新闻社,许多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对维吾尔族保持沉默,“因为中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

2018年10月,马哈蒂尔政府放弃对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的移民指控后,无视北京将他们遣返回中国的要求,将11名维吾尔难民送往土耳其。

在这样做时,马哈迪尔与纳吉布前政府保持距离,后者希望引渡2017年11月从泰国监狱逃脱后非法进入马来西亚的这11名维吾尔人。

据路透社报道,马哈蒂尔在维吾尔人被遣送到土耳其的几天后对媒体说:“他们在这个国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所以被释放了”。一年后,马哈蒂尔在维吾尔人议题上的立场更坚定,即使他重申他的政府不会干涉中国的内政。

2019年马哈蒂尔在12月的议会中说:“在世界范围内,包括维吾尔人在内的对伊斯兰教的压迫问题已经存在,必须得到各方的承认。如果维吾尔人逃往马来西亚寻求庇护,即使中国提出申请,马来西亚也不会将他们引渡。他们被允许前往第三国,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安全有真正的恐惧。”
此外,曾担任前塞尔维亚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涉嫌战争罪一案的检察官,英国人权事务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Georgrey Nice Sir)九月四日成立了一个独立法庭,以审判针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的大规模暴行罪的指控。

该法庭在一份声明中说,为回应总部设在慕尼黑的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于6月提出的要求,杰弗里·尼斯同意主持“维吾尔法庭”。杰弗里·尼斯爵士于2002年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领导控方,主理前南斯拉夫问题与米洛舍维奇暴行联系起来的案件。

该法庭是与种族灭绝应对联盟合作建立的,将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人进行“持续的暴行和可能的种族灭绝”调查,据信当局自2017年4月以来,已在庞大的再教育营中,拘捕了180万人。

其他报告表明,北京在该地区犯下的罪行包括谋杀,奴役,不法关押,酷刑,强奸和其他性暴力,强迫绝育,强迫失踪,子女与父母分离,强迫婚姻和强迫摘取器官。

法庭认为,这种行为可能表明北京有意“整体摧毁维吾尔民族”,并根据中国签署的《防止和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构成灭绝种族罪。

尼斯说:“这些指控不可能是严厉的,但是维吾尔法庭将处理证据和法律,并依据证据和法律来进行裁决”。

根据声明,法庭将由不少于七名成员担任陪审团。根据维吾尔人提交的证据,预计将在伦敦举行为期两天的听证会,并可能于2021年底作出判决。

尽管该法庭缺乏政府支持,但这是使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最新举措。

多里坤·艾沙说:“正式成立的法院,没有考虑这些指控的现实可能性,但是维吾尔法庭,提供了获得权威和公正判决的机会。”

尼斯则表示,被认为是针对维吾尔人实行的种族灭绝的指控,但从未得到适当的探讨。

尼斯说,法庭上提出的所有证据,以及该机构的最终判决将对外公开,并以透明的方式在网上披露。他说:“然后,公民,政府和国际机构将能够更好地评估,是否通过认真和公开分析的证据,确定采取行动的义务”。

法庭副主席尼古拉斯·维奇(Nicholas Vetch)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法庭将“考虑证据,并根据证据和法律作出决定。”

他说:“这是其他人做的事,所以无论是政府,公民,公司还是其他人,但至少我们会下定决心”。他补充说,这项工作还将形成“积累大量证据”。

今年7月,两个维吾尔流亡团体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CC提交了一份档案材料,指控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的中国高级官员,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犯有与镇压维吾尔人有关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国际刑事法院冈比亚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在完成对证据的初步审查后,必须获得法官的批准,才能开始正式调查,而她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出回应。

该档案材料是在6月29日的一份报告之后提交的,该报告称,近年来,针对该地区维吾尔人的强迫绝育和堕胎数量急剧增加,作者为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他说,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此类行为可能等同于政府主导的种族灭绝运动。

中国没有对新闻报道发表任何评论,但当郑国恩于6月发表有关强迫生育控制的研究报告后,中国官方媒体对他进行了抨击,并表示北京正在“考虑起诉”他的诽谤。

美国政府官员上个月表示,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土安全部的美国官员已就可能的种族灭绝罪进行了初步讨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