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独家:澳大利亚情报机构ASIO的“密室”

它是澳大利亚卫戍最严密的建筑之一。

尽管是玻璃幕墙,但很少有人看到本·奇夫利大楼(Ben Chifley Building)内部的情况。这座建筑物俯瞰着堪培拉的伯利格里芬湖(Lake Burley Griffin)和联邦议会。

在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奇夫利(Chifley)于1949年成立的国内间谍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ASIO)内部,一场重大改革正在进行。

局长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正在努力使ASIO走出阴影。至少其中的一部分。

在安全警卫的左右陪同下,他带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进入这所间谍机构的地下室。

这是首次让外界一睹这一制造设备以监视可疑的恐怖分子和外国间谍的场所。

这是一条250米长的走廊,高架布线遍布头顶。 在这些电缆中传输着一些最高机密信息。

这里唯一的光源是嵌在墙壁上的明亮的荧光灯。

他身材高大,但说话却轻声细语,他在他的目的地停下了脚步,这扇门背后就是被称为ASIO的“密室”(chamber of secrets)——一个该机构从未公开承认过的房间。

它的正式名称是“消音室”,用于测试超灵敏听音设备。

他说:“这是一个加强版的音频工作室。”

“这个房间实际上是悬浮在本·奇夫利大楼内部的。它与外界隔离,所以即便本·奇夫利大楼发生振动,该建筑物也不会振动。”

堆放在门旁的是一堆像高档酒店那样提供的拖鞋。

在这一密室内,禁止穿着高跟鞋,因为地板是用金属丝制成的,像蹦床一般。

下面是用于消除声音的大型白色面板,使该房间成为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之一。即便一枚大头针在房间另一侧掉入一个玻璃杯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为了测试监听设备,房间内播放出低于人耳能听到的音量的音频。

但是ASIO的专用设备可以听到清晰、响亮的声音。

伯吉斯说:“在测试听音设备时,保持不动和安静非常重要。”

“这就像任何领先的音频公司都会使用的设施,我们将该技术运用到更广泛的用途。”

ASIO不仅制作设备来从事间谍活动,也想抓住其他间谍。

现在,澳大利亚的外国间谍数量已超过冷战时期的最高水平。

伯吉斯说:“我们既是盗猎者也是猎场守护人。”

“我们知道如何对他人下手,我们利用这种专业知识来确保他们无法对我们下手。”

他打开了一个类似于金属探测器的设备,就是那种海滩上使用的寻找丢失在沙子中的贵重物品的金属探测器。

但是,这种探测器找到的不是丢失的珠宝,而是隐藏在木头等坚硬表面中的麦克风和发射器。

伯吉斯先生说,该设备由一组ASIO官员使用,他们定期前往谈论最高机密信息的大楼。

他说:“这包括总理办公室、国会大楼简报室以及国防部和情报机构在其中运作的最高机密设施。”

伯吉斯先生拒绝透露收听设备长什么样,但暗示了它们的放置位置。

他说:“它们将被放置在我们需要放置它们的任何地方;建筑物、办公室、房屋、轿车,也许还有我们不想谈论的其他地方。”

“随便想象吧。只要能够接近我们感兴趣的目标并收听,并在有授权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窃听,这就是我们会做的。”

和设备本身一样秘密的是间谍们如何植入这些设备。

在好莱坞,这看起来就像把设备丢入一盆植物一样简单。 几秒钟之内,窃听设备就到位了,间谍迅速闪人,在一段距离外开始窃听。

但这不是虚构世界。

伯吉斯说:“放置时间长短实际上取决于我们在哪里进行。”

“如果我们在房间里,那是一回事。

“如果我们在房间外面试图通过一些巧妙的方法来安插麦克风——一些我不会谈论的方法,那将花费很长时间。”

ASIO官员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在轿车里植入设备。

作为培训的一部分,ASIO会要求其工作人员将一辆轿车拆开,将其重新安置在本·奇夫利大楼内,然后重新组装好。

伯吉斯说:“这项活动对操作员进行了培训,使他们知道如何将轿车拆开并重新组装起来,而看起来毫无痕迹。”

“它可以帮助他们了解可能藏有窃听器的地方,还可以使他们了解我们可以在哪里放置我们的窃听器。”

ABC观看了一段展示该操作的视频,但ASIO出于安全原因拒绝将其公开。

在建筑物的更高楼层是迷宫般的木板走廊,没有窗户,只有关着的门。 墙上挂着堪培拉和野生动物的照片。

要刷保安卡方可打开通往私密工作室的大门。

这里面有一个摄影实验室,在这里间谍拍摄的照片会被打印出来。

另一张桌子上放着各种眼镜和假发。

另一扇门通向一个类似于锁匠的房间,墙上挂着数百把钥匙。

然后是一个工作坊,放置着为那些要去执行任务的人准备的行李。 里面有电话、笔记本电脑、iPad和铅笔袋大小的工具箱。

他们还将携带一个胁迫按钮和一枚比豌豆还小的耳机。

劳拉(Laura),出于安全原因无法透露其真实姓名,负责ASIO“技术收集能力”小组,其中包括创建用于间谍活动的小工具。

她告诉ABC:“令大多数人震惊的是,我们拥有如此广泛的专业技能。”

“我们一直在寻找具有电子工程背景的人。

“监视人员来自各行各业的背景:我们有老师,有律师,有护士,但在技术专业方面更多,我们有数学专家,我们有软件工程师、网络工程师,各种各样的人。 ”

ASIO的情报应对中心是如此机密,以至于此前从未向公众展示过。

这是一个两层楼高的空间,可从观景室看到,大玻璃面板俯瞰下,一群工作人员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屏幕。

伯吉斯先生解释说,这是他们密切关注在社区工作的特工的地方。

他说:“这是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我们监视世界,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并准备作出回应的地方。”

一个大屏幕显示来自一部摄像机的视频镜头,该摄像机安置在一个郊区街道的一辆轿车内。

另一个上有一幅地图,上面遍布着代表ASIO官员的圆点。

伯吉斯说,人是该间谍机构的“最佳资产”。

他说:“我们追踪他们以确保他们一切正常,并按照当天的计划执行任务,而我们的团队也对此进行监控。”

最后一个屏幕上显示有推特管理软件Twitter feed和一张地图,这张地图显示了4G覆盖范围。

他说:“对我们的官员来说,知道覆盖范围在哪里非常重要。”

“在某些情况下,这实际上可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但是,稳定的电信网络的重要性超出了ASIO间谍需要保持联系的范围。

伯吉斯说,信号中断可能会给所有澳大利亚人带来各种问题,这也是ASIO密切关注的事情。

他说:“我们和澳大利亚信号局的同仁非常重视保护关键基础设施。”

“如果没有手机[网络],是的,这对我们普通人尤其是喜欢YouTube的孩子来说不方便。

“但是关键的基础设施将取决于未来的5G网络,如果不可用,将对社会产生严重影响。

“而且这种风险是非常现实的。”

ASIO从未像现在这样对外界打开大门,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ABC记者对伯吉斯先生说,ASIO允许记者参观是要故意展示实力和创造力,旨在警告恐怖分子和外国间谍他们正被密切监视。伯吉斯先生对此毫不讳言。

他说:“不是为了闲聊或只是为了在媒体上露脸。”

还有其他原因,例如招聘。该机构目前正在招聘“数码与实体访问能力局长第一助理”。

简单来说,这一职位与詹姆斯·邦德电影中的著名角色Q先生非常相似,后者为这名堪称好莱坞最著名的间谍制造各种巧妙隐藏的小工具。

“这是为了找到最棒最聪明的人......以激发澳大利亚年轻人将ASIO视为职场选择。”

ASIO决定允许ABC记者进入其大楼之际,联邦政府正在推动制定法律,赋予该机构更大的权力进行间谍活动和问话。

ASIO认为这些建议是审慎的,但许多人提出了担忧。

法律委员会认为将可疑恐怖分子的强制问话年龄降低到14岁是“切实值得关注的事情”,而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在轿车中安装跟踪设备是“令人不安的”。

议会最终将如何裁定这一拟议法律仍不清楚。

伯吉斯先生一再强调,ASIO不进行大规模监视,其行动是针对性的。

他说:“我坚信透明度,很重要的一点是,澳大利亚公众了解我们为什么存在、我们做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在法治和监督下做到。”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