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南海和谐之路遥遥无期

明镜新闻网编译  莫亚蒂

  南海问题至今依然是悬而未决的争议,虽然亚太地区的传统霸主美国近年积极周旋于东南亚各国,但中国与邻近国家的摩擦却未因此减缓,经协商产生的实质“共识”更是寥寥可数。在区域“共识”难寻的情况下,身为争端国之一的菲律宾定期与美国共商办法,并于2015年1月20~21日在马尼拉举行第五届“美菲战略对话”,双方重申南海问题应循国际法、外交途径等和平方式获得解决的立场不曾改变。

  藉菲律宾“考验”美国

  这次的双边对话由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及国防部助理部长施大伟(David Shear)与菲律宾外交部副部长加西亚(Evan Garcia)及国防部副部长巴迪诺(Pio Lorenzo Batino)共同主持。

  与会的双方代表围绕著多年未决的南海争端发表意见,强调美菲军事联盟的高度重要性,另外也提到美菲双边战略对话并不针对特定国家,目的是维护和平与稳定。

  根据《菲律宾星报》(Philippine Star),美国代表于会中指出,关注中国“种岛”工程的不仅只有美菲两国,所有东南亚国家都关心北京在南海的一举一动。美方强调,任何存在争议的单一行动都可能威胁区域整体的稳定、破坏和谐气氛,希望北京更加谨慎。

  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亦提醒北京,解决南海问题的方式相当多元,通过外交程序或是双边和多边对话,都有助于增加相互理解。此外,海上航行自由以及顺畅的商业活动皆为全球认同的普世价值,并非只是东盟十国和邻近南海的亚太国家所单独追求的目标。因此,美方建议北京和相关国家应及早确立“行为准则”,同时各国也该“自我克制”。

  关于“种岛”的地点,拉塞尔认为,目前中国在南海大兴填海造陆工程的地点都是具有主权问题的敏感地带,他呼吁北京立即停止这些争议行为,切勿忽视他国感受而执意将礁屿浅滩扩建成人工岛屿。

  菲律宾外交部副部长加西亚则表示,大规模“种岛”已经违反了中国和东盟先前的共同协议──南海海域各国都不该迳自发起挑衅行为,但中国在永暑礁的造岛进度非常快速,目前将近完工一半,显示其丝毫不理会经多边协商而产生的行为规范。

  依据空客防务与空间公司(Airbus Defence & Space)近日公布的卫星预览图,永暑礁的面积已扩增至2.2平方公里。在《华尔街日报》报导中,中国官方亦大方承认建设永暑礁的消息,并宣称中国在南海主权领地上的工程皆属合法。美国东南亚问题专家阿布扎(Zachary Abuza)认为,中国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将会建造更多人工岛屿,这些新工程明显具有特殊目的──针对菲律宾。他更假设中国的真实目的乃是为了“测试”美国的决心,北京亟欲了解华盛顿究竟愿为菲律宾的南海利益做出多少努力。

  除了与美国结盟,菲律宾也尝试以其他国际途径寻求保障,并于2013年1月将南海争议提交联合国仲裁法庭。仲裁法庭遂要求中国于2014年12月15 日之前提交辩诉状,中国对此不予理会,而是维持一贯强硬的态度。菲律宾德拉萨大学(De La Sall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海达里恩(Richard Javad Heydarian)表示,中菲关系将持续恶化,唯有稳固的美菲同盟才足以威吓来自中国的挑衅。














中国称永暑礁为南沙驻军的指挥中心,建岛工程现已完成一半。


东盟难有团结气氛

  关于2015年南海情势将如何演变,《外交家》以习近平上任两年多的大局变化作为讨论主轴。报导认为习近平在南海议题上展现了高度自信──北京决定依其领土主张行动,同时也相信自己有解决后续问题的能力,这种“信心”可从两个角度观察:

  首先,中国企图逐步改变海域内各国既定的领土管辖事实,并且所有行动都围绕著“南海九段线”的主张进行,例如在南沙群岛扩建人工岛屿、在黄岩岛与菲对峙;从中不难发现,“渐进发展”是最关键的策略特征。另外,由于中国还未主动发起过于极端的举动,也就是足以吸引美国介入冲突,或是让东盟会员国大团结,且与华盛顿站在同一阵线的强烈刺激,因此抗衡北京的力量迟迟未成气候,不只无助遏止中国挑衅,反倒让北京有更多为所欲为的操作空间。

  再者,中国也同时对周边国家递出橄榄枝,用经济诱饵拉拢一个个邻国加入北京战线。这个策略不仅能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更能提升其区域地位,因为北京深知各方想挑战中国的意图无法避免,唯有建立稳固地位才能削弱各种挑战意图。对中国来说,一个不团结的东盟才是解决南海争端最理想的基础,以此压缩会员国的合作空间,迫使各国最终只能和北京进行双边谈判,然后遭中国分而治之。自从菲律宾针对南海问题提出国际仲裁后,即被中国孤立冷冻至今,惟东盟内部竟也不曾为此团结。

  依《外交家》判断,中国的“信心”将造成现状改变,促使整体情势往更有利中国的方向发展,也让东盟在南海议题上难以形成枪口一致对外。换句话说,北京的两手策略并无太多矛盾,而且能够发挥预期效果,一步步达成渐进改变。

  中共于2014年11月底召开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中强调周边外交的重要性高于与其他大国的交往。对此,美国华府智库学者葛来仪(Bonnie Glaser)解读,北京自知其挑衅举动造成周边关系极度恶化,必须调整外交政策才能为自己解套。因此,她认为主动降低区域紧张是中国2015年的首要课题,北京将采取经济手段修补南海摩擦,由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海上丝绸之路都是宣称能和他国共创双赢的方法。

  据报导,中国将2015年订为“中国-东盟海洋合作年”,并且持续推动“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2014年末更积极邀请东盟国家申报2015年基金项目。不过,这笔基金最受人瞩目的部分不在于金额多寡,而是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密切连结,即便中国不认同相关规范,但为了推动合作基金,中国势必要审慎看待该行为宣言。另一方面,东盟国家普遍期望《南海行为准则》(COC)能尽早产生结论,若中国愿意实践《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那么《南海行为准则》才有继续讨论的可能。

  自习近平上任以来,高度自信是其处理南海问题的基本态度,对于中国认定的领土事实采取坚决不退让的立场,“片面改变”早已令周边国家极度不满。综观2015年的南海局势,北京不愿停止在海上大兴土木,因此祭出胡萝卜杜悠悠之口;只要东盟一日不形成共识,就算华盛顿愿跨海介入,对中国也难起制约之效。身为争端当事国的菲律宾,不仅无法寄希望于东盟,也不该对美国期望过高。

南沙群岛(Spratly Islands)为南海主权争议的热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