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红宝石公主号:边境执法官员摆乌龙 误看流感检测结果放乘客下船

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ABF)的一名高级官员允许2700名“红宝石公主”号邮轮的乘客下船,因为他把乘客的“类流感症状”(flu-like symptoms)阴性的检测结果误当作是新冠检测结果。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可以透露,这名边境执法局指挥官是在乘客(包括13名因发烧而被隔离在各自房间中的乘客)下船30多小时后才意识到这一错误。

这一新透露的消息挑战了ABF局长迈克尔·欧南(Michael Outram)在三月份的说法,即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对允许乘客下船负有责任。

确实,联邦政府在给新南威尔士州“红宝石公主”号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信件中承认,即使没有得到正式的许可,也已经给予乘客“实际”的下船许可。

“红宝石公主”号的引发的疫情至少造成662例感染和21例死亡,这是最大一批抵达澳大利亚的新冠病毒病例。

但是,当这艘嘉年华邮轮公司(Carnival Cruises)的邮轮于3月19日凌晨2:29在悉尼海外客运码头停靠时,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已经决定其将不前往码头区。

前一天,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专家小组将该船评定为“低风险”。这一决定一直是后来负责调查“红宝石公主”号事件的特别调查委员会(Special Commission of Inquiry)严厉盘问的话题。

但是在3月19日凌晨5:59,ABF高级官员O受到其主管的委托对“红宝石公主”号上的生病乘客进行调查。ABC选择不透露这名官员的姓名。

大约在同一时间,农业部的一名生物安全官员在“红宝石公主”号的舷梯上与嘉年华邮轮公司的港口人员进行了交谈。

农业部的生物安全官员被告知,一些乘客已经接受了流感检测,其中11人被隔离。

两名病重的乘客已经在三个小时前被疏散到等候的救护车上,后来他们的新冠检测结果为阳性。

O官员约上午6:15到达该船,还有两名ABF同事相伴,其中一位回忆起被告知对乘客的新冠检测已经在船上完成。

关于乘客是否接受过冠状病毒检测或普通流感检测的困惑并不局限于这些调查的最初时刻。

“红宝石公主”号的靠岸令显示,有13名乘客被要求进行拭子测试。

O军官告诉船舶管理负责人,将剩余的11名乘客隔离在他们的舱室中,直到所有其他乘客都得到处理为止。

联邦向该调查委员会提交的材料写道:“在边境执法局的海关和移民检查结束后,‘红宝石公主’号的船员询问该船是否获得下船许可,O军官回答说‘是的’”。

根据联邦的呈件,农业生物安全官员不记得被要求放行乘客或行李离船,或者边境执法局被要求放行许可。

但是该运输公司的港口人员告诉委员会说,放行许可来自边境执法局和农业部。

无论如何,联邦政府后来在7月16日向委员会提交的“自愿声明”中承认,给予了获准下船的许可,尽管是非正式的。

澳大利亚联邦的这份声明说:“尽管下船前似乎尚未正式获得批准,但显然已经允许乘客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下船,而且也没有生物安全官员阻止旅客下船。”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时实际上批准了,允许乘客离开。”

乘客在上午6:30 至7:00之间开始下船。

上午8:30刚过,港口人员告诉O军官,隔离乘客的测试结果为阴性。

他要求她提供书面信息,她照做了,通过电子邮件附上了由船上医生伊尔森·冯·瓦茨多夫(Ilse Von Watzdorf)准备的文件。

文件标题为“邮轮上进行冠状病毒测试的实验室表格”,在COVID-19一栏“需要测试”一项旁有一个叉号。

表格的最后一栏标题为“快速流感检测结果(如果完成)”。

对于这份实验室表格中列出的所有13位乘客,在最后一栏中都注明了“ A + B阴性”,表示这些乘客对流感的反应均为阴性。

在向特别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书中,联邦官员说O军官“误读了该文件”。

他以为这表明所有13位乘客对COVID-19的测试均为阴性。

**图表:“红宝石公主”号邮轮上乘客病毒测试实验室表格**

在收到嘉年华邮轮公司港口人员的电子邮件后不久,O官员就给他的上司打了个电话,说了相当于这样意思的话:“我刚刚给您发送了一封我从港口人员那里得到的电子邮件。她说所有测试结果都是阴性。”

O官员抄送给ABF监察官的电子邮件写道:“关于‘红宝石公主’号上被隔离乘客的拭子测试,已收到来自港口人员的建议(请参阅随附的医生报告)。所有测试结果呈**阴性**。”

上午10:00左右,所有乘客都下了船,包括11名先前被隔离的乘客。

直到第二天,ABF指挥官才意识到搞错了。

一名ABF监察员在3月20日下午3:26向ABF新南威尔士州指挥官丹尼尔·雅诺普洛斯(Danielle Yannopoulos)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详细说明了“红宝石公主号的情况”。

根据在信息自由法案下获得的相关电邮沟通信息,雅诺普洛斯指挥官向监察员询问了在船上进行的“某种测试”。

“你知道那是否是COVID-19[测试]吗?”指挥官雅诺普洛斯问。

五分钟后,来自监察员的回复是“ Covid-19测试”。

指挥官雅诺普洛斯直接回复电邮,要求澄清:“所以他们都测试为阴性......现在有些人是阳性......”

又过了一刻钟,监查员才回应:“测试结果有些混乱”,并附上O官员误读的文件。

“混乱?怎么会?不是说阴性......”指挥官回答。

监察员回答:“对流感呈阴性!!!!”

3月25日,即“红宝石公主”号抵达悉尼六天后,ABF局长欧南在堪培拉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以回应对其官员的“批评”。

他对记者说:“我有六名官员登上了那艘船。他们恪尽职守。除了被指责我们没做对之外,我面前没有其他信息。”

“我面前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事实信息,说我的这些官员没有根据《海关法》或《移民法》履行他们的职责。

“或他们没有咨询农业部的官员,这些农业部官员向我们提供了信息说,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已经准许乘客下船。”

他再三说,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门已授权乘客下船。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向‘红宝石公主’号说,我再次引述:‘明天你们就可以下船,’”欧南局长说。

“就卫生和生物安全问题而言,允许他们下船的决定是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需要做出的。”

但是影子内政部长克里斯蒂娜·肯尼利(Kristina Keneally)说,现在很明显,是ABF做出决定允许乘客下船。

肯尼利参议员说:“我们现在有证据,铁证,那就是是边境执法局做出让乘客离开‘红宝石公主’号的最终决定的。”

“这些文件表明,联邦农业部官员没有进行适当且必要的卫生检查,以便在‘红宝石公主’号船上检测COVID-19。

“而且这些文件非常不幸地表明,边境执法局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将流感检测误认为COVID检测。

“这是一个以管理边境能力为傲的政府。但是在全球疫情大流行中,他们未能进行最基本的卫生检查。”

ABF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仅对《海关和移民法》负有立法责任。

ABF说:“边境执法局没有官员有权做出与‘红宝石公主’号有关的生物安全决定。”

“边境执法局的责任还确保没有人携带违禁品进入澳大利亚,所有乘客和邮轮工作人员都是澳大利亚公民或持有适当的签证。

“ 边境执法局官员对测试结果的任何误读都不会影响乘客是否获准离开‘红宝石公主’号。边境执法局并不负责人体健康。

“目前对边境执法局参与此事上的不断批评是无济于事和分散注意力的,各机构正共同努力抗击澳大利亚的COVID-19疫情。”

ABC已联系农业部置评。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