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希腊极左大捷 撇债之争定未来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在选前民望领先,党魁齐普拉斯(中)昨日在雅典投票时笑容满面。他重申该党核心主张,指出欧洲的未来不能建基于紧缩政策。

希腊昨天举行的大选如同是对债务危机后实施的紧缩政策公投,欧洲政治领袖与金融市场屏息以待,关注选举结果会否掀起连锁反应。图为2013年希腊削赤刺激当地爆发24小时罢工。


希腊大选投票于香港时间今日凌晨1时结束,票站民调结果显示“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一如预期领前,有望上台执政。Syriza主张放弃激发民怨的紧缩政策,近期甚至提出欧盟仿效二战后德国的旧例,让雅典撇除半数债项,以重演当年西德的经济奇迹。此议得到不少经济学家赞同,但默克尔政府甚为抗拒,亦有评论质疑希腊是否真的有力改革。

投票结束后公布的多个票站调查显示,Syriza获得35.5%至39.5%选票,比最大对手新民主党领先多达14个百分点,若最终结果与此相符,Syriza甚至可望独自组阁,毋须寻求其他政党合组执政联盟。Syriza党魁齐普拉斯(Alexies Tsipras)在选战期间称,上台后会要求重新与欧洲领袖商讨希腊的债务方案。该党经济智囊援引英美在二战后勾消大部分西德债务,令后者得以成功转型的历史,呼吁欧盟容许雅典撇除高达五成的外债。希腊国债截至去年底高达3170亿欧元(2.75万亿港元),其中欠下欧盟(及欧元区)的债项约为1950亿欧元,齐氏的目标是将这部分的债项减半,从而改善经济评级,吸引投资和重建经济。

经济智囊吁债项减半 重建经济

许多西方经济学家都有类似建议,但随着Syriza公开提出这一可能,撇债的选项开始得到舆论重视。主导欧洲紧缩政策的德国却对勾消大笔希腊债务反应冷淡,总理默克尔暗示雅典必须全数偿债。惟外界将今日的希腊比喻为二战后的德国,认为柏林现在有“道德责任”照办煮碗扶助雅典,令默克尔政府平添不少压力。

二战后西德百废待兴,欠债累累,正是靠美国及其盟友扶助才能重新站起来。首先是1948年华府撑腰在盟军占领区发行德国马克,撇除相当于1938年经济规模4倍的大部分本土债务。同期华府推出“马歇尔计划”,当中向西德前后合共注资近19亿美元(相当于今日接近1400亿港元),其间西德偿还外债获得宽限,例如可以延付利息。

西德撇债GDP比例超今希腊

重头戏则是1953年签署的《伦敦债务协议》,美国与英国等冷战盟友大幅勾消德国的外债。伦敦政经学院经济史专家里奇尔(Albrecht Ritschl)向彭博社称,西德在1947年至1953年所撇除的债项总额,超过该国1950年GDP的280%。希腊即使没有2012年的债务重组,其外债占GDP比例估计也只有220%左右。斯图加特大学历史学家龙贝克-亚申斯基(Ursula Rombeck-Jaschinski)向德国之声直言:“你甚至可以说,倘若没有债务协议,(西德)经济奇迹根本不可能发生。”

欧洲权力分散 削债难话事

问题在于60年前的旧例是否真的可以照抄。鼓吹西方免除穷国债务运动Erlassjahr的领袖凯泽(Joachim Kaiser)对此感乐观,指希腊可仿效当年德国,订下只有贸易顺差时才偿债条款,令债权人有意购买其货品,刺激出口增长。但爱尔兰报章专栏作家鲍尔(Jim Power)质疑,德国当年不只得益于债务协议,亦是刻苦勤劳工作和自我牺牲,才换来彻底的经济重建;惟希腊会怎样利用削债却令人成疑,雅典有债务违约前科,经济和财政管理亦表现差劣,“即使希腊得到债务协议,下一场危机再现只是时间问题”。《金融时报》专栏作家(Gillian Tett)则指出,二战时同盟国对西德的控制相当充裕,但欧洲内部的权力现时却更混乱分散,究竟谁人有权“一锤定音”勾消希腊欠债实属疑问。

香港  明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