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知识界大游行 声援绝食请愿学生

1989年5月13日晚上,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贴出了严家其、刘再复、苏绍智、包遵信等知名学者署名的大字报《我们再也不能沉默》,要求中央尽快采取措施,妥善解决学运问题,呼吁“5月15日下午2点在复兴门立交桥集合步行到天安门广场,举行首都知识界大游行,声援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学生。”中国人民大学贴出了署名“人大教师”的大字报《再也不能沉默》,称“严家其、刘再复、包遵信、苏绍智等知名学者发起首都知识份子大游行”,“人大的教师们、教授们,不能再沉默了,拿出我们的良心、勇气和社会责任感吧!!让我们书写历史!!!”

5月14日上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商学院、北京医科大学、北京语言学院、北京计算机学院、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工程大学等9所高校均出现以《通告》、《快讯》为题的大字报,内容是:严家其、刘再复、包遵信、苏绍智等联名倡议首都知识界大游行,5月15日下午2时在复兴门立交桥集合,目的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爱国民主运动。

**写历史的知识界大游行**

5月15日下午2时前,我独自离开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区,前往西长安街复兴门立交桥,等待首都知识界大游行的开始。


绝食第3天早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绝食人数从起初的八百增加至三千。1989.5.15(六四档案)

从5月15日下午2时起,3万多名知识界人士陆续从各单位出发,下午4时左右,在复兴门立交桥汇合后沿著西长安街游行前往天安门广场。作家赵瑜担任游行总指挥,严家其、包遵信、柯云路、钱理群、王鲁湘等人走在最前排,举著写有“中国知识界”大字的横幅。学生纠察队沿途维持秩序,街道两侧挤满了围观民众,欢呼助威。知识份子集体示威游行,在中共建政40年以来尚属首次。

游行的组织者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包遵信等人事先估计,最理想的参与者可能有近百人,最少可能只有几十人。郑义、赵瑜曾私下决定,就是几十人也要将游行进行到底。

**原只预期几十人也要游行到底**

参加游行的单位约230个,包括高校、科研机构、新闻机构、文化出版机构。北京的高校几乎都参加了,科研机构有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北京市规划设计院以及许多研究所,新闻机构有《人民日报》、新华社、《科技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国际商报》、《亚太经济时报》、《文艺报》、《中国音乐报》等,文化出版机构有《开拓文学》、作家出版社、《大学生》杂志社、北京图书馆、鲁迅博物馆、鲁迅文学院等。中国邮电部、中国核工业部、中国银行等单位的部份人员也参加了游行。

参加游行的大部份是高校的青年教师、科研部门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还有相当一部份是高校和科研部门的硕士、博士生,少部份是中老年的教授、副教授和研究员、副研究员,著名老教授费孝通、冯友兰出现在北京大学的游行队伍中,中老年知识份子都是第一次参加示威游行。我在中国政法大学的队伍中带领呼喊“老九老九,一无所有,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等口号,起初中老年教师大都不敢跟著呼喊,后来就跟著大声呼喊了。在这期间,马建石老师悄悄告诫我:“小吴,你要注意保护自己。”马老师是我任职的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副所长,五十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由于夫妻俩都出生于地主家庭,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历来谨小慎微。

参加游行的记者、编辑人数逾千人。《科技日报》记者走在新闻界队伍前列,《文艺报》记者打出“新闻是人民的心声,不是一人的喉舌”标语,《国际商报》打出“新闻不讲真话有碍安定”横幅,作家出版社、《大学生》杂志社、《报告文学》编辑部人员高呼“有错就改”、“人民有知情权、议政权、监督权”等口号,《中国音乐报》记者高举“让世界充满爱”横幅。《人民日报》记者走在新闻界队伍末尾,高举“我们有良心”牌子。新华社员工是首次打著新华社横幅游行。

**科研、媒体、出版界....知识圈群起响应**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副研究员高呼“学术自由”。一向默默地从事科研工作、平常不过问政治的中国科学院的自然科学家们,喊出了政治性极强的口号:“卫星已上天堂,民主仍在地狱”、“我们要科学,也要民主”。声学研究所、物理研究所的专家高呼“十年了,老九还是老九”,大气研究所打出“自由不在,知识何用”标语,电脑研究所专家打出“中国不要太上皇”横幅。国家气象局的专家打出“无法再沉默”标语。鲁迅文学院的横幅写著:“良知和正气,不能弯不能断。”

大部份单位都打著“声援学生”一类的标语,呼喊内容类似的口号,主要有:“学生的行动是正义的”、“孩子们没有错”、“政府尽快对话”、“忧国为民,学生怎是动乱”、“立即为学生平反是政府唯一的出路”、“摘掉动乱帽子,别再制造大冤案”、“党要有勇气为学生运动正名”。北京科技大学教师呼喊的口号有:“学生挨饿,教师难过;教书育人,首先救人;政府不救,人民难受。”


小学生也上街游行支持大哥哥大姐姐的正义行动,打出“打倒官倒”的牌子。1989.5.15(六四档案)

下午5时左右,知识界大游行的先头部队抵达天安门广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西北角坐下。王鲁湘宣读了《五.一六声明》。严家其、包遵信、徐刚、郑义对绝食请愿学生发表演讲。

包遵信说:“我们的政府到现在还没人出来讲话,这是一个无能的政府,你们的肩上承担著中国现代化的希望,今天首都2百多个单位、4万知识份子参加游行,对你们表示支持,向你们表示敬意,崇高的敬意!今天我们支援你们,同时我们也发表个声明,我们向你们表示:我们4万知识份子在你们的鼓舞和感召下也站起来了!为了全中国的自由,全中国的民主化,同你们战斗在一起!最后,我还是代表4万知识份子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郑义说:“今天,首都的知识界代表整个中国知识界走到了街头,作为中国知识份子第一次站起来了!所有参加绝食的同学们,所有参加这次伟大爱国民主运动的同学们,你们是我们的老师。是你们教育了我们,使我们站起来了,我们跟著你们走!今天我们的游行队伍有好几里长,我们的队伍有好几万人,这显示了我们知识份子的一种独立的力量。我们要继承鲁迅先生,要挺起脊梁做人,要和民主的先驱们,要和我们亲爱的同学们战斗在一起。”

**赞学生让臭老九站起来了**

严家其说:“我,我们愿意和同学们一起。我们和同学们一起渡过困难时期。你们一定会胜利!希望你们会胜利!中国的民主一定会实现!同学们万岁!”

徐刚说:“我们不会忘记今天这个时候,我们相聚在天安门广场,被人看不起的臭老九站起来了!站在同学们的面前,对学生说,你们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把眼泪撒在长安街上,为这个苦难的民族担心。我相信我们的苦难将会结束,我们的明天将会到来。胜利是属于大学生的!”

包遵信、严家其、郑义、徐刚的演讲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掌声不断。最后,全体在场者一起高唱《国歌》、《国际歌》。

首都知识界大游行不仅鼓舞了学生,也震动了市民。一位市民说:“秀才们都上街了,说明我国的政治改革非要进行不可。”一位50岁蹬三轮车的人说:“这些有学问的人是不会胡闹的,他们知书达理,他们游行一定有道理。”一位参加游行的青年作家说:“我们以今天的行动证明,中国的知识份子并不都是缺钙的软骨病患者。”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人员说:“5月15日知识份子的游行表明,在今后中国改革进程中,知识界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利益集团。”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