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都是“不平等条约” 为何香港是中国的 海参崴却成了俄国的?

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近日发了一条“庆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周年”的中文微博,并且特意注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意为“统治东方”。

众所周知,符城有一个中文名字—海参崴,由清政府在西元1860年被迫割让给沙俄。按照中共一贯给民众洗脑的历史剧本,有关中俄两国领土争议的剧情应该是: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是帝国主义列强欺凌、瓜分近代积弱中国的历史罪证,“海参崴”是“中国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就如同现在共军用“狼牙棒”打出人命的加尔万河谷、中国海警船时不时去折腾一番的“钓鱼台”海域和正在进行军演的南海地区。“主权”和“领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容侵犯,必须“寸步不让”、“寸土必争”。

**中国法律千万条 怎么用没标准视需要再乔**

但是很奇怪,1980年代因为香港回归问题而签订的、经过联合国备案的《中英联合声明》,都可以被中国政府曲解成无须再遵守的“历史性文件”,但1860年由清政府和沙俄政府签订的不平等《北京条约》,却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全面继承和履约。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微博一出,中国民间一片哗然,骂声不绝,中共鹰派官媒《环球时报》却迅速发表文章为俄罗斯“扫地”:“那些土地都是中国的故土,但他们今天已经是俄罗斯的领土,对这个事实,我们中国人需要接受。......今天的世界地图与一百几十年前的世界地图相比,很多地方已经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如果把旧帐一页一页地翻回去,那是整个人类社会的不可承受之重。”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发文,庆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周年。(图撷自微博)

在“港版国安法”令香港社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被中共国安公署扣上一顶“分裂国家”、违反“国安”恶法的大帽子而被“送中”的今天,读著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刊登的以上文字,让人哭笑不得,忍不住恶心想吐。

近几年来,美国海军军舰频频巡航南海,有中共国防“专家”号召中共海军学习邓世昌撞击美舰,“为国成仁”;中日之间的钓鱼台争端,有“五毛愤青”自述“浑身鲜血已经沸腾渴望决战”,“宁愿神州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台湾进行总统大选,有共军退役中将叫嚣可以一周攻占台湾,在台北的大街上喝冻顶乌龙茶......党国的宣传机器一旦开动,将连枪都没摸过的普通老百姓洗脑变成“神经病”和“战狼”,只须三、五天足矣。

中国是依靠谎言和暴力治国的“党国”体制下的独裁政权。中国共产党最喜欢在全中国的老百姓脑袋里,创造出几个企图“颠覆中共政权”,让中国“亡国灭种”的“国际反华势力”,以此证明共党统治的“合法性”。美国、日本和台湾,就成为了中共转移“韭菜”们不满情绪,批量生产“爱国小粉红”的“灵丹妙药”,一用就见效。

2012年九月,因为钓鱼岛,席卷全中国各大城市的反日游行大戏,开锣上演,就连我所居住的地方,湖南益阳,一个三、四线的小城市,也爆发了一次反日游行。

**苍井空是世界的 钓鱼岛是中国的**

我还清楚记得是九月中旬,一个礼拜六的早上,益阳秀峰公园的西大门广场,从早上八点开始陆续有穿著统一服装的“爱国市民”聚集,带来的标语应该都是广告公司统一印制,既“大气”,又“精美”。标语的内容,有杀气腾腾的“宁愿华夏处处坟,也要杀光日本人”,也有让男人们会心一笑的“苍井空是世界的,钓鱼岛是中国的”。

现场来了很多的公安和电视台的记者。这一次,记者在现场采访参加游行的“市民”,公安在维护秩序。所有执勤的公安居然都很和气,面带微笑,没有穿防护衣,没有戴钢盔,手里也没有警棍和盾牌。

交通管制了二条车道之后,闪著警灯的警车为游行队伍开道,公安排成纵队,在最外侧保护著游行的民众,好一幅中国最美警民一家亲的“和谐画面”。

下午,我的耳边传来了我所打工的隔壁一家旅游运输公司的车队队长“爽朗”的笑声,进去一看,只见队长满面红光一身酒气,像一只八爪章鱼趴坐在沙发上...。

我笑问:何事这么开心?

“痛快,参加了反日游行。”队长夹著香烟的大手对著空气一挥,又一劈,十足当年中共开国领袖的派头。

我不禁愕然,这位队长平常三句话不离“钞票”和“女人”,真没看出来他居然也是一位“爱国扰民”之士。

“参加游行,中餐开了三桌,还每人发二百元,全部公家报销。这种美差,真希望多办几次。”队长眉开眼笑地继续说。

**反日游行也得发“走路工”才动员得了**

原来,政府提前下发通知,全市每个单位派多少“爱国市民”参加这场“自发”的反日游行,都有名额,必须完成。这家运输公司一开始要求员工自愿参加,动员了几次,应者寥寥,成效不彰,为了完成党和政府下达的“政治任务”,凑齐上街反日游行的人数,只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了。

最后还是有一点“馀波末了”。在公司值班没有参加反日游行的同事,在得知了二百元之后,愤愤不平,纷纷“拍案而起”,强烈要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最后,公司领导拍板: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皆有反日游行的权利。全公司上下,一视同仁,每人发二百元奖金。

于是,皆大欢喜……

作者》**龚与剑** 参与1989年湖南益阳六四民运,后遭劳改2年。2012年组读书会遭关切后来台。



**【延伸阅读】**
“在中国扑火的蛾”之自序:在中国没有明天

**【我的湖南益阳六四回忆】**
一:站在公车顶 面对数百武警的林老师
二:被关进“学习班”的谢叔叔
三:党平息了暴乱,却失去了民心
四、中国公安善与恶的距离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