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青年教师声援绝食学生 教师与学生同在

1989年5月13日下午,绝食请愿的学生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的时候,阳光明媚,气候温暖,因此绝食请愿的学生们穿著单薄,许多人穿著T恤。入夜以后,空旷的天安门广场寒风阵阵,各高校学生虽然紧急送来了一些衣物,但数量远远不够。绝食请愿的学生们或坐或躺,拥挤在一起相互取暖。身为教师的我再三拒绝了学生们的好意,不接受御寒的衣物,与学生们一起躺在地上休息,饥寒交迫,无法入眠。

5月14日凌晨2时半左右,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李铁映、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国务院副秘书长安成信、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李其炎、汪家镠、北京市副市长张健民、陆宇澄、何鲁丽、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王光、李志坚等人奉命到天安门广场劝说绝食请愿学生返校。李铁映、李锡铭、陈希同先后发表了简短讲话,劝说学生停止绝食,却对绝食请愿学生提出的两点要求(学运不是动乱、平等对话)不置可否。一些绝食请愿学生怒吼:“太晚了!太晚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铁映等人停留十几分钟后便匆匆离去。

**共党高层劝说学生返校未果**

清晨,一位学生前来找我,自我介绍说,他名叫龙华,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本科生,住在昌平校区,与陈小平老师是湖南同乡,去过几次小平房找陈小平老师,所以认得我。我与龙华稍作寒暄,即吩咐他马上赶回中国政法大学找陈小平,让陈小平组织青年教师到天安门广场声援,给绝食请愿学生提供急需的衣物和饮水。

早上8时左右,上海高校进京请愿团来到天安门广场。接著陆续有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商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等高校的学生抵达天安门广场声援。


学生以生命向当权者进谏。“爸爸﹑妈妈:假如我这次不幸死去,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儿于一时的冲动,或受了长胡子的人的唆使……”(1989.5.14 六四档案)

上午,北京大学遥感研究所硕士生封从德与几名学生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将4米高5米宽、上书“绝食”两个白色大字的黑布大旗悬挂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旗杆。这面黑底白字的大旗迎风飘扬,十分引人注目。

中午,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部份教师贴出《倡议全体教师罢课》大字报,声称:“若在今晚11时以前政府不答复学生的要求,5月15日将罢教。”下午。北京语言学院贴出一张大字报,主要内容:一、来自天安门广场的消息,绝食的同学们已经挨饿了一天一夜了,需要学生去声援。二、自愿参加游行的学生下午6时45分在学4楼前集合。三、5月15日罢课,下午2时到复兴门立交桥集合,去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同学。

**高校教师倡议罢课 出钱出力供应广场所需**

下午2时左右,封从德带领学生安装了天安门广场上第一个学生广播系统,成为绝食团指挥部的广播站。绝食请愿的学生急需广播系统,既能统一行动,又能发挥宣传作用。封从德购买广播器材的钱,来自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汤一介教授的4百元捐款和《香港时报》记者蔡咏梅的1千元捐款。

下午,天安门广场出现了第一支声援绝食请愿学生的青年教师队伍,我急匆匆地迎上前去,发现不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青年教师,而是中国人民大学的青年教师。我有些失望,好在不久后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的声援队伍即出现在天安门广场,队伍中有一辆三轮平板车,满载著绝食请愿学生所急需的物品。我冲过去对著陈小平、费安玲、刘斌、宣增益等人兴奋地呼叫:“你们终于来了!太好了!”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的声援队伍在绝食请愿学生的圈子外绕场游行,我拿著手提话筒带领大家呼喊口号,主要的口号有:“声援绝食请愿学生”、“教师与学生是同一战壕的战友”、“教师与学生同在”等。绕场游行结束后,青年教师纷纷进入绝食请愿圈慰问学生。学生们见到自己熟悉的老师前来声援,显得十分激动,不少人热泪盈眶。一名学生与自己的任课老师宣增益紧紧拥抱,放声哭泣。


5月14日下午5时,广场上的旗帜上写着“民主对话”。中共这时与学生对话团的对话并未在广播电视中播放。一位教授呼吁“救救我的学生”。他后面的横幅上写道“师生共存亡”。(六四档案)

鲁迅文学院作家研究班作家路远向绝食请愿学生宣读了一些作家、学者连署的《五.一六声明》,宣称已在全国展开广泛的作家签名活动,声援绝食请愿学生,目前已有几百名作家签名。

**复课又罢课 师生声援队伍络绎不绝**

5月14日这一天,本来已复课的北京各高校学生再次罢课,声援绝食请愿学生。从早到晚,北京各高校师生的声援队伍络绎不绝地到天安门广场,总计有30多所高校约2万师生。师生们呼喊声援绝食请愿学生的口号,举著“妈妈我不想死”、“哭我祖国”、“忍忍忍到何时”、“苏有戈氏,中国有谁”、“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专制不死,国无宁日”、“动乱之源在于腐败”、“人民养不起寄生虫”等横幅。天安门广场上不时有人演讲,呼喊口号,不时传来《松花江上》、《国际歌》、《国歌》、《血染的风采》等歌曲,不时有民众为绝食请愿学生送来开水、汽水、糖、药品等。还有人散发《首都高校四月民运动真相》等传单。到了中午,天安门广场约有4、5万人。到了晚上10时左右,天安门广场约有20多所高校的5万名学生和约15万名围观民众。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