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与德国:西方重量级伙伴关系恶化“难以修复”的原因

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最近说,同美国的联盟关系在经济,国防和安全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即使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的拜登入住白宫,已经恶化的美德关系再无法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周日(6月28日)马斯对德新社说,德美关系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报道说,美国和德国是西方最有影响的政治和经济集团,但自从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美德关系持续恶化。

美国和德国的分歧表现在经济,政治,外交和安全诸多领域。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宣布减少在德国的驻军。另外俄罗斯经过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也遭遇美国的反对和制裁。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一直批评德国和欧盟没有善待美国。特朗普说“我们在贸易上受到了损害,我们在北约受到伤害。”

特朗普威胁要对欧洲的汽车进口施加关税,那样将严重影响德国,德国是欧洲汽车生产的大本营。

- 美国与欧盟关系中的楔子——俄罗斯北溪天然气管道
- 华为争议让德国左右为难 美国加强对德国施压
- 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 :世纪变局下中德大国互动

在西方七国集团内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言论也引起非议。特朗普撤出关于伊朗核问题协议和巴黎气候协议。特朗普拒绝支持七国峰会公报,被德国总理默克尔形容为“有点令人沮丧”。

最近默克尔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拒绝了特朗普要求在华盛顿召开七国峰会的邀请。

## 德国的防务预算

德国的防务开支成为德国和美国的一个主要分歧。2014年北约的协议规定成员国的防务预算要达到各自国家GDP的2%。

根据北约的估计,德国在2019年的防务开支占其GDP的1.38%,而美国的防务开支占GDP的比例为3.42%。德国去年表示他们力求在2031年达到占GDP 2%的目标。

特朗普自从2016年当选总统后多次批评德国,说德国承担防务开支不够。今年6月特朗普说德国在防务开支问题上“捣蛋”(delinquent),说德国仍然没有满足把GDP中2%份额用于防务开支的义务。

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证实美国要从德国撤走9,500人的部队,说要“把军人数量减少到25,000人”。他还说美国在德国的驻军消耗了“美国极大的费用”。

白宫计划削减在德国的驻军引发五角大楼的担心,美国军方许多人认为大幅度减少在德国驻军会影响针对俄罗斯的防御。据美国CNN报道,特朗普的计划并没有得到现任国防部长埃斯珀的全力支持。

但深受特朗普信任的美国驻德国前大使,一度担任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的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和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都大力支持特朗普的撤军计划。

德国《明镜》周刊去年曾对当时美国大使格雷内尔做过特写报道,其中接受采访的30多个美国和德国的外交官、内阁官员、议员、智囊专家等许多人都说格雷内尔是个像特朗普一样的虚荣、自恋、咄咄逼人、而且不能接受批评的人。

去年美国国会山报还报道说,德国联邦议会副议长,自由民主党主席沃尔夫冈•库比茨基(Wolfgang Kubicki)指责格雷内尔在德国颐指气使,像个钦差大臣。他呼吁德国驱逐格雷内尔。

## 北溪2号能源项目

德国同俄罗斯的关系,特别是能源合作,是另外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美国官员批评绕开乌克兰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工程。

特朗普在2018年说,德国被俄罗斯“完全控制”。在2019年12月美国在北溪2号工程即将完工的时候对该项目实施制裁。

但是在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工程上面,欧盟并没有同跨大西洋联盟的盟友美国站在一起。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观察周二(6月30日)报道,面对美国的制裁,俄罗斯表示什么都无法阻止北溪2号工程。

周一俄罗斯驻欧盟的代表齐佐夫(Vladimir Chizhov)说,“俄罗斯的看法没有改变,即什么都阻挡不了北溪2号工程完工。我们让德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来评判美国对此采取的措施吧。”

德国认为美国的制裁是对德国和欧洲内部事务的干涉。德国外长马斯表示,欧洲的能源政策应该由欧洲决定,不是由美国来决定。

据认为如果美国考虑对北溪2号实行进一步制裁,德国也会采取报复措施。彭博社周五报道说,两名熟悉讨论的德国官员说,默克尔政府正在考虑协调欧盟采取行动。

普京总统的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6月早些时候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说,美国对北溪2号工程进一步制裁“是为不公平竞争采取的行动,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贸易规则”。

“我们认为这对于全球经济和经济环境十分危险。我们知道我们在德国和欧洲国家的伙伴也很担忧这种潜在的威胁,我们决心继续建设这个国际项目。”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