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宣告成立

1989年的学运爆发之初,许多参与者就从过去学运的经验教训出发,认识到组织的重要性,呼吁成立自己的学生自治组织,北京大学等校相继成立了学生自治组织,最终促成了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诞生。

1989年4月19日,北京各高校出现一些探讨学运策略的大字报。中国人民大学署名“北大、人民大学、清华部份教师”的《告同胞书》指出:“困难时刻,热血青年在沸腾,但无组织的行动将会一事无成,你们必须在法律的保护下,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地行动,必须将同学们组织起来,走向工厂、街头,唤起工人大哥和群众的支持和参加,要有抛头颅、洒热血的五四精神,为民主自由,为中华民族之存亡献身!”

**记取以往失败教训 北大学生展开组织化**

19日晚上9时40分至次日凌晨零时30分,第19期“民主沙龙”在北大三角地举行,逾千名学生参加。由于王丹嗓子哑了,由技术物理系学生武运学主持。预定的讨论主题是:1、肯定胡耀邦功绩。2、分析历次学运失败的原因。力学系88级研究生丁小平首先发言,提议北大应该成立学生自己的组织。学生们热烈鼓掌支持。经过发言、讨论,学生们一致认为,历次学运失败的原因是学生没有自己的组织,决定废除官方的北大学生会,成立“北京大学团结学生会筹备委员会”,当场开始登记首批成员筹委会成员,法律系86级研究生熊焱、遥感所86级研究生封从德、丁小平、地球物理系85级学生常劲、赵体国、历史系88级学生杨涛、王丹、孟昭强、地理系88级学生杨丹涛等9人报名登记。

4月20日凌晨1时,在北大图书馆前数千名清华学生与北大学生的集会上,王丹发言称:“金观涛让我替他说三点意见:1、现在形势很好;2、北大、清华的学生要联合行动;3、要采取非暴力行动。”会后,北大、清华部份学生约定次日中午在清华商讨联合行动问题。

晚上,北大筹委会发出《告北京高校书》,倡议“各高校能代表学生的民主团体选举代表共同成立北京高校民主请愿活动协调会,统一领导北京各高校学生的目前已有很大声势的自发活动”。


1989.4.20“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委会”组织的第一次游行,抗议昨夜军警在新华门的暴行。(图:六四档案,作者提供)

1989年4月21日,中国官方称,目前北京已出现的学生自发组织有:“北大团结学生会筹委会”、清华“社会主义民主进步领导小组”、“北京外语学院声援委员会”、“中华知识份子联合会”、“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自治会”、“北京师范大学学生自治会”。

**北京各高校跟进 开始集会、游行与罢课**

上午,北师大吾尔开希署名的《通告》提出:1、废除学生会、研究生会的一切权力;2、参加北京高校临时学生联合会;3、自4月22日起全校罢课,停止一切考试;4、今晚10点各高校在我校誓师,我校同学务必参加,并准备面包、汽水慰问其他学校同学。

4月22日下午,北师大署名“师大青年教师自治会”的传单《运动向何处去----致广大爱国学生》称:“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是组织、宣传、纲领,然后是强有力的行动”、“我们的策略只能是持久战”、“我们最强硬的手段是罢课”。


1989.4.22 占领广场的学生悼胡,之后提出“请愿七条”。图为政法大学学生在宪法第35条和胡耀邦画像下参加追悼会的场面。(图:六四档案)

4月23日下午2时半,人民大学逾千名学生在校内集会,成立了学生自治委员会,由历史系86级学生袁越任主席,下设执行委员会,并决定第一步抢占学校广播室,在校内游行;第二步全校罢课,成立纠察队,封锁教室。

下午四时,约3千多名学生在清华主楼前广场举行“清华大学学生和平请愿委员会”成立仪式,张铭、周锋锁、李玉奇、翟学魂、徐军、马景馨、杨文明、李恒清、孟东望等人成为和平请愿委员会筹委会委员。和平请愿委员会筹委会邀请各系派学生代表作为监督机构。此后又成立班代表大会,行使议会功能。

1989年4月23日午后,我在中国政法大学小平房的宿舍,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龚自忠带著刘刚敲门进来,说是有事商量。我不认识龚自忠和刘刚,但知道刘刚的情况。刘刚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获得硕士学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性人物”方励之先生的妻子李淑贤副教授的学生,积极参与社会政治活动,创办了北京“民主沙龙”,毕业后没有固定工作,名为“职业革命家”,后来被陈子明接到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居住,并提供生活等费用。

**“高自联”联合各校组织 统一指挥行动**

请龚自忠、刘刚入座后,我问刘刚:“你是来找陈小平的吧?陈小平出门了。”我想,陈小平是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的兼任研究员,应该与刘刚是认识的。刘刚回答说:“我是要找陈小平,但也要找你,我知道你也是这次政法大学学运有影响力的重要人物。”刘刚随后说了此行的目的:今天晚上,他将在圆明园附近召开各高校学生的秘密聚会。商议成立北京高校学生自治组织。他希望我出席这次会议,并担任北京高校学生自治组织的首任主席。我对刘刚的邀请有些惊愕,稍作思考后回答他:“我很赞赏和支持成立学生自治组织,但我身为教师不适合担任主席职务。中国官方历来重视长胡子的‘幕后黑手’,如果我担任主席会对学生组织不利。”刘刚退而求其次,邀请我担任学生组织的顾问。但我认为还是与担任主席有同样的问题,于是再次谢绝。

当天下午,我任教的中国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1988级硕士研究生浦志强来找我,说他会出席当天晚上在圆明园附近的会议。我说你可以去参加会议,但告诫他不要担任主席等职务,告诫的原因是担忧他一旦出事,他在农村的年迈父母无法承受,因为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我不仅是浦志强中国文献学的授课老师,而且平时交往密切。

晚上6时至10时,北大物理系1988年毕业的硕士生刘刚召集北京21所高校的数十名学生在圆明园集会,成立北京高校学生临时自治联合会(以下简称高自联),周勇军当选首任主席,常委有王丹(未与会)、吾尔开希、马少方(北京电影学院学生、未与会)、臧凯等。联合会总部设在政法大学,今后北京学运将由联合会统一指挥。刘刚原来希望政法大学硕士生浦志强竞选首任主席,浦自认能力不够,予以谢绝。


4月23日圆明园成立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 (图:六四档案)


1989.4.23“罢课—坚决捍卫学运领袖”。北大经济学院研究生张贴大字报。(图:六四档案)

4月25日,高自联主席周勇军对香港记者说,高自联已与北京32所高校建立联系,向政府提出复课的3项要求:1、与国务院有代表性的官员对话;2、对420新华门事件公开道歉和惩罚凶手;3、国内传媒如实报导学运。

4月26日上午9时半至10时半,高自联在政法大学教学楼前举行首次中外记者会,会场挂著“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和示威自由”大标语。上百名中外记者与会,另有2千多名学生旁听。记者会宣读了新闻稿及章程草案,同时宣读了一份告全国同胞书,内容是简述胡耀邦逝世后的学运情况,以及学运的纲领及要求。(新闻稿及章程草案是刘刚起草的)公布了高自联7名常委名单:周勇军、王丹、吾尔开希、张启才(中央民院经济系学生)、马少方、胡春林(人民大学法律系学生)、张铭(清华汽车工程系学生、没有出席记者会)。高自联规定政法大学、北大、清华、人民大学、北师大、中央民院各选出一名常委,7所艺术院校选出一名常委。

**“高自联”预计3天串联北京60校罢课 五四全国罢课**

4月24日上午,陈希同得知北京市高校学生临时联合会成立的消息后,意识到昨晚北京市委召开的高校负责人会议部署的工作措施已很难起到作用,于是打电话给李锡铭:“全市高校统一的非法学生组织昨晚成立。这场学潮已公开由一支有组织、有计划的非法学生组织来领导,这是公开的反动组织,其根本目的就是想在北京掀起一场动乱。”李锡铭说:“事态的确已发展到非常严峻的程度。关于北京的局势,我们是否专门向中央政治局汇报一次?”陈希同说:“要不,我们先找老领导万里汇报一次,听听他的意见再作决定。”李锡铭说:“那就请你与万里通个话,越早见他越好。”

4月25日上午,北京市学联发表公告称,各高校学生会、研究生会是各校合法的学生组织,“北京高校临时学联”等是非法组织。

4月24日晚上,高自联在政法大学召开常委会,研究4月26日召开中外记者会的准备工作。高自联要求每个学生寄出十封信给全国同胞,传播北京学运真相。另派出2百至3百学生组成演讲团前往天津、济南、沈阳、长沙、成都、西安、兰州、石家庄、郑州、广州、太原、上海、南京、武汉,目的是,一方面是与各地高校取得联系,另一方面是说明北京学生为民请命的真相,寻求理解和支持,强调不仅为学生利益,也为市民利益著想,演讲内容包括民生和物价上涨等问题。高自联计划,3天内达至全北京60多所高校罢课,五四前全国罢课。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延伸阅读:**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跟在花圈后的学生一波接一波 胡耀邦逝世引爆学运狂潮】
→【大权独揽引发各派系不满 但反习势力已经集结好了吗?】
→【从沉默到发声 从隐忍到爆发—我的昔日同事、邻居、友人许章润】
→【中共的数字能信吗?吴仁华:武汉肺炎证明“官出数字”和“数字出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