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疫情威胁人民安全 欧美反思国防开支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的军费开支是全球第一大,它也拥有精良的士兵与先进的武器,但是这些都无助于它们抵抗像新冠肺炎这种生物性的危机。不论是美国陆军或海军都受到COVID-19疫情影响,例如承载近5000名士兵的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至今就至少有800人确诊。

华府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思所(Cato Institute)的国防与外交政策研究副主任普雷布尔(Christopher Preble)说,随着美国疫情扩大,许多州份的医疗系统不胜负荷,人们才开始意识到应该要投资更多资源在医疗保险方面。但他也告诉德国之声,他相信疫情过去之后,人们的态度又会回到以前。

俄罗斯军事分析家格尔茨(Alexander Golz)认为,俄罗斯没有用正确的方式来对抗疫情: “军官备战的方式都还是对抗传统的战争。”

他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疫情进入国内时,与军事及工业部门的代表们会面。“人们原本预期他会宣布扩大生产口罩、药品来对抗疫情、稳定经济,但是普京关心的却是武器的制造和出口不会受到影响。”

**更广义的“国家安全”**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潜在竞争对手拜登宣布,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将会设立一个内阁职位,专门应对疾病与气候变迁。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墨菲(Chris Murphy)告诉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美国必须重新定义何谓国家安全,并且将疾病、气候变迁、环境破坏纳入“严重安全威胁”的考虑范围。他在该基金会的Podcast单元节目上说,他支持按照优先顺序分配国防预算,“因为除了国防部以外,政府还有其他部门保护国民的安全”。

波恩大学的国防与政策研究教授施利(Ulrich Schlie)说: “我们现在经历的危机是一个转捩点,它对于我们对安全政策的理解也十分重要。”曾经在德国国防部担任多年战略主管的施利告诉德国之声,现在是时候跳脱传统军队部署与军事支出的思维,应采用“更广义的国家安全”定义。

施利认为,国家在为传统战争编制国防预算时,也应该要考量更多样态的安全威胁,包括疾病、移民问题等。他呼吁欧盟各国在遭遇这些安全时更紧密合作。

然而,施利却不建议为了腾出预算应对新形态的国防危机,而降低传统军费开支。他说:“要凸显某一件事情的重要性,不应该借由降低另一件事情的重要性来达到。”他强调北约应该要维持合作,在遭遇到疫情等非军事的威胁时,大西洋两边的组织都应该要提高整体预算来应对危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