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肺炎疫情:从法律角度分析美国密苏里州诉中国政府案

美国密苏里州22日起诉中国政府,称其在防控新冠病毒疫情不力,导致该州居民承受巨大经济损失。

目前,美国有至少七宗因疫情而起诉中国的诉讼,密苏里州是原告中唯一一个州政府。这些诉讼都指控中国涉嫌采取有意行为或玩忽职守,导致新冠疫情蔓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这些所谓的控告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恶意滥诉。

法律人士普遍认为,由于外国政府在美国享有法律豁免权,类似诉讼无法取得实际成效。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特里(Jonathan Turley)接受BBC中文采访,剖析“外国主权豁免”细则、国会修订新法案以及美国在国际法庭上控告中国的可能性。

- 美国密苏里州因疫情损失起诉北京 中国称之为“恶意滥诉”

## “外国主权豁免”是什么?

美国在1976年设立《外国主权豁免条例》,给予外国政府广泛的豁免权。

“如果中国能在美国被诉,美国在中国也可能被诉,所以国家通常倾向于支持主权豁免这一通则,”特里说。

特里表示,密苏里当地法庭很可能认定,案件涉及美国与另一个主权国家之间的事宜,法庭对此没有司法裁决权,因此撤案处理。

“有诸多证据说明中国在疫情应对上存在欺瞒和疏忽,但通过民事诉讼要求中国负责的成功率很低。”

## “主权豁免”有哪些例外情况?

主权豁免的一种常见例外是,诉讼围绕外国政府所涉商业行为。因此,包括“密苏里诉中国”案在内的多个对华诉讼主张中,武汉病毒实验室及华南海鲜市场是商业场所,但实际上由中国政府操控。

特里认为,这个说法与事实不完全相符,被法院接纳的机会较低。他表示,豁免条例的例外定义十分狭窄,美国法庭极少采纳,条约的规定明显不鼓励对外国主权发起此类诉讼。

发起诉讼的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施米特(Eric Schmitt)日前表示,被告之一的中国共产党为非主权行为人,因此不受“主权豁免”保护。密苏里州控告的对象包括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国国家卫健委、中国科学院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等。

特里说,在法理上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区分开来,难度很高。“为证明被告需要为疫情负责,最终还是要回到被告就是代表中国政府这一点上。”

与此同时,美国近日也成为中国民事诉讼的对象。两名中国律师分别对美国政府、疾病防控中心、美国国防部等提诉,控告“美军将病毒带到武汉”,以及特朗普“中国病毒”的说法造成名誉损害。

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洪积撰文称,如果中国法院受理上述案件,或将等同于放弃主权豁免,为美方提供接受“密苏里诉中国”等类似诉讼的条件。

## 高额索偿的情况可能发生吗?

早前,美国保守团体“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在得克萨斯州发起诉讼,主张新冠病毒最初被中国设计用于生化武器,要求中国赔偿20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去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5倍。

特里指出,公共卫生专家及美国情报机关都并未支持中国有意制造病毒的说法。

高额索偿则在中国网络上引起热议,《辛丑条约》、“庚子赔款”成为舆论热词,人们将中国面临的疫情追责,与百年前清帝国遭八国联军入侵时的历史相提并论。

- 疫情争论重提百年耻辱:八国联军和庚子赔款

特里表示,即使美国成功向中国政府追责,法庭通常不会支持因果关系较弱的索偿诉求。

打个比方说,如果中国引起了一场火灾,火灾蔓延到其他国家,中国应该负责赔偿多少损失?“火灾是从中国而起,但蔓延的因素很多,各国政府的应对也是一个因素。”

他说,法庭几乎不可能要求中国为全球数万亿经济损失、数万人丧生附上全责。

## 美国国会是否会褫夺中国的主权豁免?

美国多名国会议员近日主张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条例》,让美国人可就新冠疫情向中国政府追偿。

代表密苏里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上周提出一项新法案,要求褫夺中国的主权豁免权。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与得州众议员克伦肖(Dan Crenshaw)也提案,要求在《外国主权豁免条例》中新增新冠疫情的例外条款。

特里认为,有鉴于针对中国隐瞒疫情的愤怒情绪正在美国酝酿,国会通过法案解除中国主权豁免权,并非不可能。

## 美国总统可能介入吗?

如果国会介入立法,上述的对华诉讼可能在美国境内继续推进。而总统特朗普有权否决国会的新法案,继续赋予中国“主权豁免”,但其后国会仍可能驳回总统否决。

外国政府在美国被诉曾有先例,当时国会与总统也经历过一番角力。

其中最知名的案例是“911事件”受害者家属诉沙特阿拉伯,指控沙特政府涉嫌资助袭击计划,要求数十亿美元赔偿。沙特政府享有主权豁免权,但在2016年,美国国会在时任总统奥巴马的反对下,修订制裁资助恐怖主义的新法案,为类似诉讼提供了法律依据。奥巴马当时曾警告,新法案会增加美国官员、军人及机构在外国被告的风险。

如果国会褫夺中国的主权豁免权,特朗普可能会投下否决票吗?

届时特朗普或将面临艰难抉择。一方面,他本人多次指责中国存在隐瞒疫情行为、要对疫情蔓延负责,美国国内对中国追责的声浪也正在升高;另一方面,美国仍依赖中国的医疗物资,而且即使跨过主权赦免,也难以通过美国境内民事诉讼的方式从中国获得赔偿金。

## 美国可能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吗?

如果美国或其他国家对中国发起国际诉讼,双方可能在海牙国际法庭或其他国际仲裁场合对峙。

不过要在国际法框架内对中国追责,还会遇上重重阻碍。北京可拒绝提交证据和证人,不配合调查。亦有国际法专家指出,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在统领全球疫情应对的国际卫生组织(WHO)中的影响力颇大,类似案件交由国际仲裁的可能性低。

特里说:“在法理上要求中国负责的难度很高,更不必说在财务上要求其赔偿。”

他认为,中国将面临来自各国“海啸般的追责声浪”,但争端将通过外交而非法律的方式解决。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