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马列贵族”仅限此用

毛皇帝身边有两大笔杆子,陈伯达和胡乔木。他们都很有学问,理论水平很高,但在政治上都捱过整。他们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不能在尖锐复杂的党内政治斗争、路线斗争中帮甚么忙,他们犯错捱整的机会,比那些目不识丁、只有朴素革命感情的大老粗,或只会跟着上面喊口号、盲目紧跟、不读书不看报、水平低下的官员党干大得多。毛皇帝说过,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主席也一再号召“全党同志多读马列的书”。然而很不幸很残酷的是,读马列的书愈多,马列理论水平愈高,愈在毛皇帝的明察秋毫之下被批斗成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基础和思想指导”,愈被那些根本不懂马列的人整肃,多年来的政治荒谬莫过于此。



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改革开放后当过文化部部长的王蒙,评价胡乔木是“贵族马克思主义者,在他身上有着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有为知识分子‘抱打不平’的英雄气。”甚么叫“贵族马克思主义者”?大概就是读马列的书很多、理论水平很高吧?然这种人在毛皇帝眼里往往又是自视甚高者、脱离实际者、脱离群众者、食洋不化者、本本主义者、教条主义者甚至修正主义者,毛皇帝还说过,“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虽贵为“贵族马克思主义者”也不能逃此圣明烛照也。



当年也有人问胡乔木,毛泽东为甚么那么重用陈伯达?胡“不假思索”答曰:“毛主席不太熟悉马列主义文献,我们的理论和政策表达要和马列主义文献相衔接,需要陈伯达这样熟悉马列著作的人。”看来,毛皇帝并不是用马列主义作指导,而是先弄出自己的理论和政策,再找马列文献作衔接。“马列贵族”之用仅限于此也。



评论员 柳扶风



东方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