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论坛中被问中国疫情数字是否可靠 张文宏:问题太敏感

中国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资料图片© 网络图片

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4月7日在参加一场防控新冠疫情中美专家视频论坛时,被主持人问及中国疫情数字是否可靠,张文宏回答称,“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但他针对上海疫情防控情况指出,尽管上海约一个月前已经解除封城,民众恢复正常生活,但事实上在当下并未发现来自本地的传染病例。

张文宏8日另在出席上海市政府举行的防疫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新冠肺炎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经他近日与全球一流公共卫生、传染病、急症专家讨论,印象里所有人都说自己“不知道疫情怎么结束”。他称,现在也没办法回答,但上海目前已经控制在没有本地确诊病例。张文宏还在会上提出,上海要建立世界一流的公卫建设体系。当被问及上海医疗救治体系中最重要的是哪一点时,张文宏表示,体系是在身边,在基层点滴,在社区医院,在综合性医院,你如果拿放大镜看,你就看清楚了。

张文宏称,武汉发生疫情,上海今天可以复盘,疫情防控重点有两波,一波是武汉,一波是输入,第一波对我们是重大考验,我们有遍布上海的发热门诊,这个体系启动后如果完整,就会递交给传染科和隔离病房,医院的临床就会启动,第二个环节就是疾控,一锤定音的诊断和追踪。他说,“我来之前,刚与美国亚洲学会进行交流,他们问我超大型城市为何发病人数能控制的那么少,我说,发现,隔离,迅速诊断,追踪,上海这个制度非常完善,几千名疾控人员追踪,避免社区传播,早期不能应对会对社区管控带来很大的麻烦。”

此外,张文宏还强调,定点医疗机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儿科医院,强大的医疗资源在那里汇总。他称,“这个体系在上海市疫情防控中,我很自豪地说,我全方位参与,把里面的经历剖析,大家也认识到我,但这个是不是完美,我很负责告诉大家,SARS、H5N1、H7N1每次我们都应对地很好,这个取决于城市管理,每次疫情的出现这个体系都有可以更新的环节和经验,会加大体系建设,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要建立世界一流的公共卫生建设体系。更加完备的网络,如发热门诊、哨点门诊,越完整我们越不会丢失掉任何一例病例,病原体追踪、隔离。”

张文宏称,“我们后面的阶段就是依靠逐渐强大的体系来在未来的疫情中针对输入性病例”。他说,“我们要时刻保留这个体系的强大,这个就是我们要建设这一体系的主要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他7日参加了由美国非赢利组织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举办的题为“追寻(疫情)曲线:从中国到美国与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领先医疗专家对话”的视频会谈。他在会上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卫教授费尔丁(Jonathan Fielding)就疫情防控的相关问题展开对谈。对谈中,当主持人提到观众提问,“近来,美国国内对中国传出的疫情数据是否准确和可信的问题”,张文宏则用英语回答表示,关于中国的疫情资料是否真实可靠,“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

 

张文宏谈道,作为上海的专家组组长在最开始时他和全球很多人一样,对在当地只能找到数百例确诊病例存有疑问。他说,“我们自己也问过这个问题”。张文宏续称,但现实是,尽管上海在约一个月前已经解除封城,民众此后恢复正常生活,但当下并未发现本地的传染病例。他强调,上海市在疫情爆发初期,很早开始追踪、隔离、治疗3大步骤,至今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控制得宜,并称“上海的实情就是如此”。

张文宏提出,如果上海真有隐藏的新增本土个案,且控制疫情不力,那么上海这个超过2300万人口的大城市,就不可能自2月3日城市就恢复运作至今已2个月,人们还能像他一样正常工作生活。另据澎湃新闻报导,张文宏8日在记者会上指出,纵观全球城市,所有没法快速控制疫情的城市,都与早期无法诊断隔离有关。他说,在上海,防疫体系的闭环(最底层环节),是全市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法广RFI 弗林)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