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高三考生家中备考 澳教育部长承诺“不会有13年级”

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年,尤其是对今年澳大利亚各地的应届高考生来说,原本紧张的一年如今因为新冠疫情而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

家住悉尼的扎克·邦汉姆(Zac Bonham)是一名学习音乐拓展(Music Extension)的12年级学生。疫情期间,他每天都会用长号演奏《魔鬼华尔兹》(Devil's Waltz )。

这段二重奏听起来格外凄凉,他坚持练习,因为他要把这部曲子作为12年级音乐考评的曲目之一。

不过让他感到失望的是,这个考评因为新冠疫情取消了。

“这实际上是我最期待的音乐拓展课的一部分,有点令人失望,”他说。

“这也是我练得最多的一个曲目。”

考评取消的消息也让扎克的母亲贝琳达·邦汉姆(Belinda Bonham)感到心碎。她一直在家中辅导扎克,她知道儿子在这个曲目上花了多少功夫练习。

“不仅仅是这样,他们一直在为这些表演做准备,就他而言,他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了。”

作为一名有音乐天赋的孩子,扎克在新州公立学校学习音乐拓展课,以实现他成为职业音乐家的梦想。

而他是澳大利亚各地应届高考生中的一员。现在,澳大利亚共有18万名12年级学生在不安中等待考试的到来。

今天,澳大利亚全国教育理事会(National Education Council)召开会议,联邦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给了像扎克这样的学生一颗“定心丸”。他表示,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为12年级学生提供一份“确定性”。

特汉表示,联邦和各州及领地同意全国所有12年级学生都将在今年毕业,联邦教育部将作出更多咨询,以对今年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入学排名(ATAR)作出可能的调整。

“对于所有学生而言,对于所有家长而言,不会有13年级,不会有大规模的复读。你们将在今年毕业,”特汉说。

“坚持住。我们都知道这对你来说有多难,我们都知道今年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们希望帮助你度过难关,”他说。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今晨表示,尽管第二学期将以远程教学的方式上课,但是12年级(即高三)毕业班学生都将在今年完成维州高中文凭VCE课程,并获得ATAR成绩。

但是,高考考试会从11月份推迟到12月份。维多利亚课程和评定局(Victorian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 Authority)计划削减年底高考每场考试的时间,从而缩短整个考试所持续的天数。

维州教育部长詹姆斯·梅利诺(James Merlino)指出,另一个方案是在2021年初进行高考,或者从学生的一般能力测试(General Achievement Test,简称GAT)、学校作业和11年级功课中算出最终成绩。

悉尼大学的杰奎琳·曼努埃尔(Jacqueline Manuel)教授是新州12年级HSC英语的主考官,并曾经是新州教育标准局(NSW Education Standards Authority,简称NESA)之前存在机构的成员。

她说,现在可能是一个历史性变革的机会,从“一考定终身”体系转向以一整学年的各种考试、作业成绩来评估学生的新体制。

“我认为许多人呼吁重新思考我们[新州]评估和报告的方式,”她说。

“我们必须记住,新州HSC考试系统[已]保持相对不变超过100年时间。而同一时期,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有些教育专家认为,新冠疫情开启了网上教育的大门。

维州中文教师协会会长*、*在私立学校教书多年的徐继兴博士对网课的看法褒贬不一。

“影响肯定会有。我们现在正在讨论如何按照维多利亚州课程和评定局的要求把原定在学校进行的的考核用远程课程的方式[在家里]完成。”

“但是,在家考试的真实性方面值得质疑,这是不是学生自己做的,[老师]检查起来会比较困难一些。”

“当然上网课也有优点。学生可以有更多时间进行全面的复习。老师的指示也会更加明确。”

然而,应届12年级华裔学生家长王海伦(Helen Wang)却说,她的女儿现在放假在家有些无所事事。

“孩子毕竟是孩子,一在家里就晚上睡得很晚,早晨起得也很晚...... 因为可以更加自由地支配时间,她显得有些不知道要做什么。”

墨尔本知名私校教师韩文竹也有类似的担心。

“对于这部分愿意积极主动听从老师的建议做题,并且有疑问立马问的学生来说,这次的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

“但是如果自控力比较差,总想着‘哎呀,过段时间再说’这样的学生呢,他真的是会在家里面闲得摸鱼。

“在家里躺着,看看电视,玩玩游戏,一天一天很容易过去,一周两周的没关系,时间长了他跟其他学生的距离就拉开了。”

作为老师,韩文竹说,因为没有办法一起在学校里面上课,很多学生看不到其他人的进度在哪里,自己的危险意识就没有提上去。

“所以说,这场疫情是考验学生自控能力的最大的一次考验。我认为这次高考会呈现杠铃型的分布,中间的学生少。”

韩文竹老师说,她不认为今年的考生跟往年有太大的区别,

“因为这只是人生中一段插曲而已。但是如果在今年特别有毅力,一刻不放松坚持下来的孩子会更好的了解天道酬勤这个概念。”

“这个就有点像我们中国经常说的龟兔赛跑的故事了。前面是兔子的孩子,如果在疫情当中打盹了,很有可能就被平时还在他们后面的乌龟赶上并超过。”

除此之外,一些需要实践的课程,一些需要学校特殊设备的课程,还有一些需要到校外实地考察的课程都会处于劣势。不仅如此,乡村地区和家境不好,家中没有电脑,或买不起网络的家庭子弟都将面对不公平的竞争。

徐继兴老师对此深表赞同,他认为帮助那些处于劣势的学生“极为重要”。

“我想教育部的一些人士正在考虑如何解决这样的不公平,”他说。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