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没有真相与追责,如何告慰逝者?公祭疫难只是中共的一场政治表演

周六(4月4日)是中国国务院决定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悼念抗击新冠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牺牲的烈士及民众。似乎要给武汉病毒引发的疫难划一个句号,也想证明中共高层是一个有同情心、有人文关怀的领导集体。

但有更多的网友追悼的不仅是蒙疫难而逝去生命的人们,还有“404”这样一个封杀言论的网路符号,病毒也许是自然生成或人为泄漏,但疫情如造成如此巨大的灾难性后果,完全是中共隐瞒真相造成的。吹哨人李文亮被警方非法拘审,中共只是派出一个监察小组前往武汉进行调查,并声称要“一查到底”,结果是网友一句话就洞穿了中共的“天机”:一查到底,是查到底层,而不是一查到顶。决定隐瞒真相的不是地方员警,而是中共最高领导决策层或一尊。底层员警的维稳禁言是习惯性的,动辄拘审民众并严厉训诫,从来不会受到调查或处理,这次拘审吹哨人李文亮引起国际国内强烈反响,所以中共上层要做做样子,结果还是举起的锤子很大,砸下去的时候轻柔,最终以追授李文亮为“烈士”对公众进行安抚。

**真相不彰 何以告慰冤魂**

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国内民众,都希望看到病毒来源的真相,武汉病毒研究所先是把病源确定在海鲜市场,然后又把视点引到云南蝙蝠,并认为穿山甲是中介宿主,现在呢,他们又在在武汉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猫身上找线索了。更具公信力的世卫组织专家组与美国派出的专家组,无法靠近病源发生地武汉,所以,中共在病毒源上无论怎样出现怎样的说法,都无法令人听信。

没有真相,无法追责,更无法告慰因疫难逝去的人们。

如同中共在天安门广场英雄纪念碑上所写的纪念雄文,空洞宏大,纪念碑上看不见一个真实的人名,这次中共领导人的象征性悼念,人们看到的只是亮相的领导人在表演,而那些真正的疫难者的名字,却永远成谜,不仅成谜,他们的亲人们想得到真正的骨灰都成为难题。中共如果真诚纪念因疫难中的逝者,就应该像美国纪念911那样,在武汉与全国各地,建立纪念碑,把那些蒙难的人们名字铭刻在石头或青铜墙上,永志纪念。

知名时评家笑蜀在脸书上写道:

真相不彰,何以告慰冤魂
哨声不灭,何须汽笛悲鸣
反思无力,何谈慎终追远
权力本位,何来生命至尊
生命不尊,何来中华复兴

**民间叙事撕破中共虚假宣传**

对武汉疫情的扩散追责当然是奢谈,中共在中国制造的苦难,包括给周边国家制造的苦难,从来没有过反思与忏悔,更不可能究责。但有一点完全不同了,人们通过民间社交媒体,通过翻墙方式,向世界传递真实的疫情,不仅有作家方方式的武汉日记,更有无数网友上传自己的生活记录与观察,使武汉疫难变得真切,让那些悲伤感同身受,与中共的哀悼表演形成强烈的对比。

请看推友李蔚[email protected] 四月五号发的帖子:

“今晚是春节后第一次与武汉表姐通上话。她曾患上新冠肺炎,不过症状较轻。 2020年2月18日,表姐夫因新冠肺炎去世,年仅50出头。表姐夫的侄女比他还早去世,年仅24岁。 表姐还没有去领表姐夫的骨灰,诸多困难和问题没有解决。他们两口子的医药费和部分自费药花了3万多。表姐的墓地打7折仍需付8万多。”

而新浪网首条今天(北京时间四月六日)新闻却如此报导:《战“疫”中 习近平始终牵挂困难群众》,底层百姓因疫难而造成了不幸之后,又面临经济困窘,习中央关心这些困窘中的人们,具体政策又是什么呢,补贴方式又是如何?只有一个标题一句牵挂,这就是典型的“用新闻来解决党关心困难群众的问题”。

**发给家属的骨灰令人质疑 让家属不知如何安葬**

国内自媒体还有网友揭露武汉有关部门向疫难家属提供的骨灰是随意分取的。从来没有植牙的,亲人在领取骨灰里发现了义齿,体重轻一半的亲人,骨灰居然还体重的亲人还重一倍,领取的骨灰不能让人相信,所以无法安葬,对逝去亲人的家庭造成了又一层伤害。不仅如此,在领取骨灰时,还得向警方登记申请,由专人陪同,不得拍照与公开信息,以使逝者的资讯不至于公开于世,一旦像推友这样公开,就可能泄露死亡人数的“秘密”。

中共高层只想通过一次国家悼念日,将因他们处置不当造成的巨大疫难,划上句号,然后又重新开始号召人民为党国贡献,开始载歌载舞歌唱祖国强大,报导全世界抗疫不力,以唤起又一轮爱国热潮。中共的洗脑与宣传术,屡试不爽,制造了无数爱国粉,实则造就了一批批脑贫困患者。

作者》**吴祚来** 专栏作家,独立学者,八九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杂志社社长,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被免职,现居美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