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档案或消失 暴动事实还是事实



罗恩惠拍摄纪录片《消失的档案》,揭发有人想扭曲六七暴动的历史。资料图片



今年是六七暴动50周年。早就已经听到一个说法,过去一两年也开始警觉到,一些有心人想利用这个特殊的年份,意图为六七暴动这个以国内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作背景、本地左派把事件扩大化而造成严重暴力对抗的事件作出新的诠释。六七暴动是香港左派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事件发生之后,本地左派承担了主要的罪责,左仔成为了过街老鼠。在背后推动、令事件走向极端的国内驻港机关及官员,事件平息之后对那些被推上前线的参与者鲜有闻问,当然更不会负上相关的政治责任。



回归至今20年,本地左派希望洗脱罪责,特区政府予以配合,当时的斗争委员会高层杨光竟然可以获得颁授大紫荆勋章已经可见端倪。随着越来越多当年有份参与及激化暴动的左派人物走上政治高层,这一股希望把六七罪责漂白的动力便越来越强。



资深传媒工作者罗恩惠女士几年之前开始有探索六七暴动的构思,据知原本也是基于对当时参与暴动而背负了罪名的少年犯的关怀。这一个出发点原本应该是十分符合要漂白六七暴动的有心人胃口的。但随着她对事件的探索及接触到不同的人物,除了发现有关政府档案无缘无故消失,也警觉到有力量要把六七暴动的事实扭曲。



有人意图洗擦六七污点



这些动作背后的真正意图当然十分复杂,除了是要配合当前政治需要,也似乎有人仍然活在六七暴动那个时候的心态与情绪当中,几十年来哑口无言,今天突然获得大人物重新眷顾,当然要鼓足干劲,希望自己当年的盲动行为可以重新获得肯定。也毋须怀疑,洗擦六七污点,对某些人来说是进一步实现其政治意图的其中一个重要步骤。



因此,当罗恩惠女士那一套历时四年多完成的六七暴动纪录片《消失的档案》出台在社区播放之后,无疑是打乱了那一批有心人及其背后力量的部署。看过那一部纪录片的人都能够看得出,片中主要还是铺陈事实及把受访者的角度展示出来。透过不同角度观点的碰撞,也透过事件发生的事实及时序阐述,让观众自行判断六七暴动的来龙去脉。有甚么比让事实说话更能符合新闻传播及历史探究的核心精神?如果连基本事实也过不了关,大声夹恶又有用吗?



《消失的档案》在社区播映以来,除了有助寻求事实真相,为香港社会重新整理六七记忆,以防止类似事件再发生之外,也令对当时情况所知不多的年轻一代有一个机会更深入了解事件。这一个作用在有关档案无缘无故消失,主流媒体及各种媒介少有提及,加上社会上的话语权及自由探究的空间越来越闭塞的情况下尤为珍贵。



不过,对于有意藉着事件50周年而重新诠释六七暴动的组织来说,这无疑是泼了一盆冷水。如果六七暴动是如他们所说那么正义、正确及对社会发展有积极作用,首先为何要在过去半世纪噤声?如果六七暴动真的有甚么地方值得肯定,那又为甚么需要害怕铺陈事实去作比拼?要与这一种带有幽暗政治动机的行动抗衡,有甚么好得过把事实展现在人前?



到了今天,为了要抵销《消失的档案》对这一种漂白部署的影响,各种不成理由的理由都可以成为否定这部纪录片的理据。有喉舌传媒便用上了一整版制作专辑,组织了不同角度的观点来否定这一套纪录片。其实讲来讲去,提出的那些论点毫无新意,也不见得有甚么说服力。例如找来历史学家,把档案消失算到英国殖民地政府头上。事实是否如此,在过去20年曾经往历史档案资料馆翻阅过有关资料的传媒工作者及研究学者应该心里有数。就算真的在回归前档案已经被消失,那又能够说明这套纪念片所讲的不是事实吗?



片中其中一个很关键的证据,来自六七暴动期间在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工作的前香港左派高层吴荻舟的笔记。笔记中提及吴当时制止了左派组织订制要运送来港的700打斩蔗刀,和要把招商局旗下商船的枪械提取上岸作斗争之用两件事。可以想像,如果当时不是得到立时制止,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对于这些当年鲜为人知的黑幕,今天那些有心人又只能说都只是建议而非决定。但这不正好说明了当时本地左派高层,确实是有着要把事件扩大化及激化的意图吗?而且,如果说电影制作人是断章取义,那他们也不妨翻阅一下那一本《吴荻舟记念文集》的第308页,上述两件事都是清楚记录在吴的传记当中的。



说到底,对历史事件就是要实事求是,不要文过饰非。就算是教仔,这句话还是最基本的:“犯了错就要认。”



锺剑华  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