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高耀洁星:当局遮蔽不住的光芒


法广 索菲


    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典礼,叫到了高耀洁的名字,主持人白岩松走上前去想扶这位76岁的老太太登台领奖,她拒绝了,独自一步一停,一阶一歇,就算双手抚腿,也要拾级而上。她把一种顶天立地的精神,灌注到所有观众心里。今年元月,《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版。本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参与这本书编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介绍其人其书。




《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明镜出版社)

    法广:听说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誉的高耀洁医生,在纽约定居?

    高伐林:是的,她2009年8月离开中国,现在住在纽约的政府老人公寓。她的身体很虚弱,因为她的胃在“文革”中被打坏,切除了五分之四,还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她抚今追昔,在众多中国留学生和其他人士协助下,一字一句地写下这本书——这是她来美国之后出版的第三本书。由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授和上海的高燕宁教授,分别写了序言。2014年12月19日,她在这里度过了87岁生日。

    法广:她为什么会独自来到纽约?为什么要写下这本书?

    高伐林:这就说来话长了。

    高耀洁1927年生于山东曹县小镇的一个书香门第,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曾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她丈夫在“肃反”中被关过一年多,“文革”中她更受到严重冲击,罪名很可笑,说她“嫁过蒋经国的秘书”,她要澄清,却挨了毒打;军代表陷害她14岁儿子坐了三年冤狱。为此高耀洁上访,却又被栽赃送去劳教三年。她丈夫替她告状,周恩来办公室批示:如果这个大夫是女性,要放人。这时她才知道被劳教的罪名是:“强奸妇女,致怀孕后,又令其打胎。”

    法广:实在太荒唐了!她都写在书里了?

    高伐林:她写了这些,但并不很详细——这样的人生经历,在别人或许刻骨铭心,但是高耀洁多半一笔带过。“文革”总算过去,她继续行医,还当选为河南省人大代表。1990年退休之后,她应邀外出讲妇幼卫生知识,写科普稿件及书籍,参加会诊、手术,本可以安安稳稳颐养天年。但是她没想到,1996年10月7日,在她已69岁高龄时,完全是偶然地接触了艾滋病人。随后得知河南“血祸”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严重情况,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她义无反顾地投入救助,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法广:“血祸”是怎么回事?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高伐林:高耀洁通过多方了解,发现河南乃至中国的艾滋病,主要并不是通过性行为、吸毒等途径传播开来的,祸根在于河南当局推行“血浆经济”,在农村穷困地区推动卖血,而采血供血又没有严格按照操作过程,导致受到艾滋病毒污染的血到处蔓延,许多因其它病输血的患者,也因输入了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浆而受害——这就称为“血祸”。

    高耀洁全身心地投入防艾、治艾、救助艾滋病患者遗属,揭露真相,被中国央视的观众评选为“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但她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当局的失误和丑行,引起曾在河南主政的官员的恼怒。很快这位老人就遭到当局打压。

    法广:我们记得,她不是2007年来到美国,领取了“环球女性领袖奖”吗?

    高伐林:是的,那是她在国际上获得七个奖项中的第六项,也是她第一次能够出国领奖。此前当局一直阻挠她领奖,而2007年那一次,也经历过许多曲折:河南有关方面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既要阻止老人出国领奖,又要迫使她做出“自动放弃”的姿态。甚至动员她那少年时期受其牵连、至今心有余悸的儿子,给她磕响头,跪请母亲答应不去美国。
    这一次高耀洁没有屈服,终于来到了美国领奖。美国前第一夫人、时任联邦参议员的希拉里·克林顿会见了她。

    法广:希拉里后来在她的《艰难抉择》(Hard Choices)一书中写到一个细节:她注意到高耀洁是一双小脚。

    高伐林:是的,希拉里注视这双在西方看不到的脚,无法想像这双脚竟走过中国那么多的山路平路。高耀洁去过100多个村庄,访问过1000多个艾滋家庭;她的足迹遍布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以及华东、西南,共16个省市。她收到过来自艾滋病人、家属和各种其他妇女病患者的信件1.5万封,她给每一封来信亲自回信,她亲手救助的艾滋孤儿有164个。她自编自写、自费印刷、自费寄出的防艾读物有120多万册(一说130万册。我取保守数字。——老高注),她把国际、国内所获奖金和个人积蓄、稿费、讲课费等总计1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用在了中原血祸、百姓血难的救助上!

    法广:这本书封面上写道:“感动了中国,却感动不了官员铁石心/“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被百般封杀/您是否看到‘高耀洁星’的大爱光芒?”

    高伐林:2007年4月,国际天文联合会将38980号小行星永久命名“高耀洁星”。这是高耀洁的光荣,也是中国人的光荣。但在当局某些人看来,这意味着他们的错误,变本加厉地压制她。所以她在察觉周围风声不对之后,迫不得已来到了美国。她当时给朋友写邮件说:“我离开中国,为的是能让世界知道中原血祸的真相。”

    法广:这本《高耀洁回忆与随想》主要就是讲述她的经历?

    高伐林:其实,回忆家族往事、成长经历,反驳那些泼向她的脏水,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篇幅,是“随想”,而她的随想,就是关注中国成千上万艾滋病人及其孤老孤儿,以及不顾自身安危救助艾滋病患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高耀洁追问:政府煽惑“血浆经济”酿成大规模艾滋病流行,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十多年来拒绝承担?为什么对像自己这样挺身而出的民间防艾人士百般封杀?这样骇人听闻的灾祸,还将持续多么久?

    我们当编辑的,理应冷静客观,但是读她的书稿,让我很感动。《明镜月刊》记者柯宇倩、贺新专程拜访,写出了长篇专访《高耀洁:要留真相在人间》;明镜电视拍摄了对高耀洁的专访系列,共13集,放上了Youtube。

    法广:根据你所说,高耀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善人,而是一位当代英雄?

    高伐林:对!在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明镜的封面设计师想到她揭露“血祸”,而血是红色的,于是将封面的基调设计为红色,但高耀洁看后马上写信给我:我在红色环境中折磨了几十年,“红海洋”不知造成多少冤死鬼。我看到这种红色就难过。请改用其他颜色吧!

    法广网址:http://cn.rfi.fr/
   
高耀洁星:当局遮蔽不住的光芒
法广 索菲


    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典礼,叫到了高耀洁的名字,主持人白岩松走上前去想扶这位76岁的老太太登台领奖,她拒绝了,独自一步一停,一阶一 歇,就算双手抚腿,也要拾级而上。她把一种顶天立地的精神,灌注到所有观众心里。今年元月,《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 版。本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参与这本书编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介绍其人其书。


《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明镜出版社)

    法广:听说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誉的高耀洁医生,在纽约定居?
    高伐林:是的,她2009年8月离开中国,现在住在纽约的政府老人公寓。她的身体很虚弱,因为她的胃在“文革”中被打坏,切除了五分之四,还患有高血压、 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她抚今追昔,在众多中国留学生和其他人士协助下,一字一句地写下这本书——这是她来美国之后出版的第三本书。由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 授和上海的高燕宁教授,分别写了序言。2014年12月19日,她在这里度过了87岁生日。

    法广:她为什么会独自来到纽约?为什么要写下这本书?
    高伐林:这就说来话长了。
    高耀洁1927年生于山东曹县小镇的一个书香门第,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曾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她丈夫在“肃反”中 被关过一年多,“文革”中她更受到严重冲击,罪名很可笑,说她“嫁过蒋经国的秘书”,她要澄清,却挨了毒打;军代表陷害她14岁儿子坐了三年冤狱。为此高 耀洁上访,却又被栽赃送去劳教三年。她丈夫替她告状,周恩来办公室批示:如果这个大夫是女性,要放人。这时她才知道被劳教的罪名是:“强奸妇女,致怀孕 后,又令其打胎。”

    法广:实在太荒唐了!她都写在书里了?
    高伐林:她写了这些,但并不很详细——这样的人生经历,在别人或许刻骨铭心,但是高耀洁多半一笔带过。“文革”总算过去,她继续行医,还当选为河南省人大 代表。1990年退休之后,她应邀外出讲妇幼卫生知识,写科普稿件及书籍,参加会诊、手术,本可以安安稳稳颐养天年。但是她没想到,1996年10月7 日,在她已69岁高龄时,完全是偶然地接触了艾滋病人。随后得知河南“血祸”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严重情况,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她义无反顾地投入救助,却 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法广:“血祸”是怎么回事?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高伐林:高耀洁通过多方了解,发现河南乃至中国的艾滋病,主要并不是通过性行为、吸毒等途径传播开来的,祸根在于河南当局推行“血浆经济”,在农村穷困地 区推动卖血,而采血供血又没有严格按照操作过程,导致受到艾滋病毒污染的血到处蔓延,许多因其它病输血的患者,也因输入了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浆而受害——这 就称为“血祸”。
    高耀洁全身心地投入防艾、治艾、救助艾滋病患者遗属,揭露真相,被中国央视的观众评选为“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但她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当局的失误和丑行,引起曾在河南主政的官员的恼怒。很快这位老人就遭到当局打压。

    法广:我们记得,她不是2007年来到美国,领取了“环球女性领袖奖”吗?
    高伐林:是的,那是她在国际上获得七个奖项中的第六项,也是她第一次能够出国领奖。此前当局一直阻挠她领奖,而2007年那一次,也经历过许多曲折:河南 有关方面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既要阻止老人出国领奖,又要迫使她做出“自动放弃”的姿态。甚至动员她那少年时期受其牵连、至今心有余悸的儿子,给她磕响 头,跪请母亲答应不去美国。
    这一次高耀洁没有屈服,终于来到了美国领奖。美国前第一夫人、时任联邦参议员的希拉里·克林顿会见了她。

    法广:希拉里后来在她的《艰难抉择》(Hard Choices)一书中写到一个细节:她注意到高耀洁是一双小脚。
    高伐林:是的,希拉里注视这双在西方看不到的脚,无法想像这双脚竟走过中国那么多的山路平路。高耀洁去过100多个村庄,访问过1000多个艾滋家庭;她 的足迹遍布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以及华东、西南,共16个省市。她收到过来自艾滋病人、家属和各种其他妇女病患者的信件1.5万封,她给每一封来信亲自 回信,她亲手救助的艾滋孤儿有164个。她自编自写、自费印刷、自费寄出的防艾读物有120多万册(一说130万册。我取保守数字。——老高注),她把国 际、国内所获奖金和个人积蓄、稿费、讲课费等总计1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用在了中原血祸、百姓血难的救助上!

    法广:这本书封面上写道:“感动了中国,却感动不了官员铁石心/“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被百般封杀/您是否看到‘高耀洁星’的大爱光芒?”
    高伐林:2007年4月,国际天文联合会将38980号小行星永久命名“高耀洁星”。这是高耀洁的光荣,也是中国人的光荣。但在当局某些人看来,这意味着 他们的错误,变本加厉地压制她。所以她在察觉周围风声不对之后,迫不得已来到了美国。她当时给朋友写邮件说:“我离开中国,为的是能让世界知道中原血祸的 真相。”

    法广:这本《高耀洁回忆与随想》主要就是讲述她的经历?
    高伐林:其实,回忆家族往事、成长经历,反驳那些泼向她的脏水,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篇幅,是“随想”,而她的随想,就是关注中国成千上万艾滋病人及其 孤老孤儿,以及不顾自身安危救助艾滋病患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高耀洁追问:政府煽惑“血浆经济”酿成大规模艾滋病流行,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十多年来 拒绝承担?为什么对像自己这样挺身而出的民间防艾人士百般封杀?这样骇人听闻的灾祸,还将持续多么久?
    我们当编辑的,理应冷静客观,但是读她的书稿,让我很感动。《明镜月刊》记者柯宇倩、贺新专程拜访,写出了长篇专访《高耀洁:要留真相在人间》;明镜电视拍摄了对高耀洁的专访系列,共13集,放上了Youtube。

    法广:根据你所说,高耀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善人,而是一位当代英雄?
    高伐林:对!在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明镜的封面设计师想到她揭露“血祸”,而血是红色的,于是将封面的基调设计为红色,但高耀洁看后马 上写信给我:我在红色环境中折磨了几十年,“红海洋”不知造成多少冤死鬼。我看到这种红色就难过。请改用其他颜色吧!

    法广网址:http://cn.rfi.fr/
    明镜新闻网:http://www.mingjingnews.com/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ao-falin/user_blog_diary.php?did=205240#sthash.XAFw0Ado.dpuf
高耀洁星:当局遮蔽不住的光芒
法广 索菲


    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典礼,叫到了高耀洁的名字,主持人白岩松走上前去想扶这位76岁的老太太登台领奖,她拒绝了,独自一步一停,一阶一 歇,就算双手抚腿,也要拾级而上。她把一种顶天立地的精神,灌注到所有观众心里。今年元月,《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 版。本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参与这本书编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介绍其人其书。


《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明镜出版社)

    法广:听说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誉的高耀洁医生,在纽约定居?
    高伐林:是的,她2009年8月离开中国,现在住在纽约的政府老人公寓。她的身体很虚弱,因为她的胃在“文革”中被打坏,切除了五分之四,还患有高血压、 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她抚今追昔,在众多中国留学生和其他人士协助下,一字一句地写下这本书——这是她来美国之后出版的第三本书。由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 授和上海的高燕宁教授,分别写了序言。2014年12月19日,她在这里度过了87岁生日。

    法广:她为什么会独自来到纽约?为什么要写下这本书?
    高伐林:这就说来话长了。
    高耀洁1927年生于山东曹县小镇的一个书香门第,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曾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她丈夫在“肃反”中 被关过一年多,“文革”中她更受到严重冲击,罪名很可笑,说她“嫁过蒋经国的秘书”,她要澄清,却挨了毒打;军代表陷害她14岁儿子坐了三年冤狱。为此高 耀洁上访,却又被栽赃送去劳教三年。她丈夫替她告状,周恩来办公室批示:如果这个大夫是女性,要放人。这时她才知道被劳教的罪名是:“强奸妇女,致怀孕 后,又令其打胎。”

    法广:实在太荒唐了!她都写在书里了?
    高伐林:她写了这些,但并不很详细——这样的人生经历,在别人或许刻骨铭心,但是高耀洁多半一笔带过。“文革”总算过去,她继续行医,还当选为河南省人大 代表。1990年退休之后,她应邀外出讲妇幼卫生知识,写科普稿件及书籍,参加会诊、手术,本可以安安稳稳颐养天年。但是她没想到,1996年10月7 日,在她已69岁高龄时,完全是偶然地接触了艾滋病人。随后得知河南“血祸”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严重情况,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她义无反顾地投入救助,却 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法广:“血祸”是怎么回事?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高伐林:高耀洁通过多方了解,发现河南乃至中国的艾滋病,主要并不是通过性行为、吸毒等途径传播开来的,祸根在于河南当局推行“血浆经济”,在农村穷困地 区推动卖血,而采血供血又没有严格按照操作过程,导致受到艾滋病毒污染的血到处蔓延,许多因其它病输血的患者,也因输入了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浆而受害——这 就称为“血祸”。
    高耀洁全身心地投入防艾、治艾、救助艾滋病患者遗属,揭露真相,被中国央视的观众评选为“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但她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当局的失误和丑行,引起曾在河南主政的官员的恼怒。很快这位老人就遭到当局打压。

    法广:我们记得,她不是2007年来到美国,领取了“环球女性领袖奖”吗?
    高伐林:是的,那是她在国际上获得七个奖项中的第六项,也是她第一次能够出国领奖。此前当局一直阻挠她领奖,而2007年那一次,也经历过许多曲折:河南 有关方面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既要阻止老人出国领奖,又要迫使她做出“自动放弃”的姿态。甚至动员她那少年时期受其牵连、至今心有余悸的儿子,给她磕响 头,跪请母亲答应不去美国。
    这一次高耀洁没有屈服,终于来到了美国领奖。美国前第一夫人、时任联邦参议员的希拉里·克林顿会见了她。

    法广:希拉里后来在她的《艰难抉择》(Hard Choices)一书中写到一个细节:她注意到高耀洁是一双小脚。
    高伐林:是的,希拉里注视这双在西方看不到的脚,无法想像这双脚竟走过中国那么多的山路平路。高耀洁去过100多个村庄,访问过1000多个艾滋家庭;她 的足迹遍布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以及华东、西南,共16个省市。她收到过来自艾滋病人、家属和各种其他妇女病患者的信件1.5万封,她给每一封来信亲自 回信,她亲手救助的艾滋孤儿有164个。她自编自写、自费印刷、自费寄出的防艾读物有120多万册(一说130万册。我取保守数字。——老高注),她把国 际、国内所获奖金和个人积蓄、稿费、讲课费等总计1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用在了中原血祸、百姓血难的救助上!

    法广:这本书封面上写道:“感动了中国,却感动不了官员铁石心/“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被百般封杀/您是否看到‘高耀洁星’的大爱光芒?”
    高伐林:2007年4月,国际天文联合会将38980号小行星永久命名“高耀洁星”。这是高耀洁的光荣,也是中国人的光荣。但在当局某些人看来,这意味着 他们的错误,变本加厉地压制她。所以她在察觉周围风声不对之后,迫不得已来到了美国。她当时给朋友写邮件说:“我离开中国,为的是能让世界知道中原血祸的 真相。”

    法广:这本《高耀洁回忆与随想》主要就是讲述她的经历?
    高伐林:其实,回忆家族往事、成长经历,反驳那些泼向她的脏水,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篇幅,是“随想”,而她的随想,就是关注中国成千上万艾滋病人及其 孤老孤儿,以及不顾自身安危救助艾滋病患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高耀洁追问:政府煽惑“血浆经济”酿成大规模艾滋病流行,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十多年来 拒绝承担?为什么对像自己这样挺身而出的民间防艾人士百般封杀?这样骇人听闻的灾祸,还将持续多么久?
    我们当编辑的,理应冷静客观,但是读她的书稿,让我很感动。《明镜月刊》记者柯宇倩、贺新专程拜访,写出了长篇专访《高耀洁:要留真相在人间》;明镜电视拍摄了对高耀洁的专访系列,共13集,放上了Youtube。

    法广:根据你所说,高耀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善人,而是一位当代英雄?
    高伐林:对!在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明镜的封面设计师想到她揭露“血祸”,而血是红色的,于是将封面的基调设计为红色,但高耀洁看后马 上写信给我:我在红色环境中折磨了几十年,“红海洋”不知造成多少冤死鬼。我看到这种红色就难过。请改用其他颜色吧!

    法广网址:http://cn.rfi.fr/
    明镜新闻网:http://www.mingjingnews.com/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ao-falin/user_blog_diary.php?did=205240#sthash.XAFw0Ado.dpuf
高耀洁星:当局遮蔽不住的光芒
法广 索菲


    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典礼,叫到了高耀洁的名字,主持人白岩松走上前去想扶这位76岁的老太太登台领奖,她拒绝了,独自一步一停,一阶一 歇,就算双手抚腿,也要拾级而上。她把一种顶天立地的精神,灌注到所有观众心里。今年元月,《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 版。本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参与这本书编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介绍其人其书。


《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明镜出版社)

    法广:听说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誉的高耀洁医生,在纽约定居?
    高伐林:是的,她2009年8月离开中国,现在住在纽约的政府老人公寓。她的身体很虚弱,因为她的胃在“文革”中被打坏,切除了五分之四,还患有高血压、 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她抚今追昔,在众多中国留学生和其他人士协助下,一字一句地写下这本书——这是她来美国之后出版的第三本书。由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 授和上海的高燕宁教授,分别写了序言。2014年12月19日,她在这里度过了87岁生日。

    法广:她为什么会独自来到纽约?为什么要写下这本书?
    高伐林:这就说来话长了。
    高耀洁1927年生于山东曹县小镇的一个书香门第,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曾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她丈夫在“肃反”中 被关过一年多,“文革”中她更受到严重冲击,罪名很可笑,说她“嫁过蒋经国的秘书”,她要澄清,却挨了毒打;军代表陷害她14岁儿子坐了三年冤狱。为此高 耀洁上访,却又被栽赃送去劳教三年。她丈夫替她告状,周恩来办公室批示:如果这个大夫是女性,要放人。这时她才知道被劳教的罪名是:“强奸妇女,致怀孕 后,又令其打胎。”

    法广:实在太荒唐了!她都写在书里了?
    高伐林:她写了这些,但并不很详细——这样的人生经历,在别人或许刻骨铭心,但是高耀洁多半一笔带过。“文革”总算过去,她继续行医,还当选为河南省人大 代表。1990年退休之后,她应邀外出讲妇幼卫生知识,写科普稿件及书籍,参加会诊、手术,本可以安安稳稳颐养天年。但是她没想到,1996年10月7 日,在她已69岁高龄时,完全是偶然地接触了艾滋病人。随后得知河南“血祸”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严重情况,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她义无反顾地投入救助,却 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法广:“血祸”是怎么回事?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高伐林:高耀洁通过多方了解,发现河南乃至中国的艾滋病,主要并不是通过性行为、吸毒等途径传播开来的,祸根在于河南当局推行“血浆经济”,在农村穷困地 区推动卖血,而采血供血又没有严格按照操作过程,导致受到艾滋病毒污染的血到处蔓延,许多因其它病输血的患者,也因输入了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浆而受害——这 就称为“血祸”。
    高耀洁全身心地投入防艾、治艾、救助艾滋病患者遗属,揭露真相,被中国央视的观众评选为“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但她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当局的失误和丑行,引起曾在河南主政的官员的恼怒。很快这位老人就遭到当局打压。

    法广:我们记得,她不是2007年来到美国,领取了“环球女性领袖奖”吗?
    高伐林:是的,那是她在国际上获得七个奖项中的第六项,也是她第一次能够出国领奖。此前当局一直阻挠她领奖,而2007年那一次,也经历过许多曲折:河南 有关方面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既要阻止老人出国领奖,又要迫使她做出“自动放弃”的姿态。甚至动员她那少年时期受其牵连、至今心有余悸的儿子,给她磕响 头,跪请母亲答应不去美国。
    这一次高耀洁没有屈服,终于来到了美国领奖。美国前第一夫人、时任联邦参议员的希拉里·克林顿会见了她。

    法广:希拉里后来在她的《艰难抉择》(Hard Choices)一书中写到一个细节:她注意到高耀洁是一双小脚。
    高伐林:是的,希拉里注视这双在西方看不到的脚,无法想像这双脚竟走过中国那么多的山路平路。高耀洁去过100多个村庄,访问过1000多个艾滋家庭;她 的足迹遍布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以及华东、西南,共16个省市。她收到过来自艾滋病人、家属和各种其他妇女病患者的信件1.5万封,她给每一封来信亲自 回信,她亲手救助的艾滋孤儿有164个。她自编自写、自费印刷、自费寄出的防艾读物有120多万册(一说130万册。我取保守数字。——老高注),她把国 际、国内所获奖金和个人积蓄、稿费、讲课费等总计1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用在了中原血祸、百姓血难的救助上!

    法广:这本书封面上写道:“感动了中国,却感动不了官员铁石心/“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被百般封杀/您是否看到‘高耀洁星’的大爱光芒?”
    高伐林:2007年4月,国际天文联合会将38980号小行星永久命名“高耀洁星”。这是高耀洁的光荣,也是中国人的光荣。但在当局某些人看来,这意味着 他们的错误,变本加厉地压制她。所以她在察觉周围风声不对之后,迫不得已来到了美国。她当时给朋友写邮件说:“我离开中国,为的是能让世界知道中原血祸的 真相。”

    法广:这本《高耀洁回忆与随想》主要就是讲述她的经历?
    高伐林:其实,回忆家族往事、成长经历,反驳那些泼向她的脏水,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篇幅,是“随想”,而她的随想,就是关注中国成千上万艾滋病人及其 孤老孤儿,以及不顾自身安危救助艾滋病患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高耀洁追问:政府煽惑“血浆经济”酿成大规模艾滋病流行,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十多年来 拒绝承担?为什么对像自己这样挺身而出的民间防艾人士百般封杀?这样骇人听闻的灾祸,还将持续多么久?
    我们当编辑的,理应冷静客观,但是读她的书稿,让我很感动。《明镜月刊》记者柯宇倩、贺新专程拜访,写出了长篇专访《高耀洁:要留真相在人间》;明镜电视拍摄了对高耀洁的专访系列,共13集,放上了Youtube。

    法广:根据你所说,高耀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善人,而是一位当代英雄?
    高伐林:对!在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明镜的封面设计师想到她揭露“血祸”,而血是红色的,于是将封面的基调设计为红色,但高耀洁看后马 上写信给我:我在红色环境中折磨了几十年,“红海洋”不知造成多少冤死鬼。我看到这种红色就难过。请改用其他颜色吧!

    法广网址:http://cn.rfi.fr/
    明镜新闻网:http://www.mingjingnews.com/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ao-falin/user_blog_diary.php?did=205240#sthash.XAFw0Ado.dpuf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