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深圳律师控诉警察侮辱、虐待-客观自述材料

胡正军

我是一个工作生活在深圳的普通律师。今年6月初,因我的妻子被传销组织蛊惑沉迷,被洗脑后对家人和亲情不屑一顾,更是耗尽家财给传销组织“捐款”。我在忍无可忍之下到深圳市宝安区流塘派出所(地址:深圳市宝安区宝田一路17号,电话:0755-27585110)报案求助,请求警方查处传销组织的诈骗行为,追回我家庭被诈骗的财产。可是流塘派出所在受理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既不立案也不向我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为此我多次去流塘派出所询问、催促,可是派出所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一直不予回答。

今年的7月6日,我在妻子离家外出后长期独自一人照顾半身不遂的老人和九岁的小孩,心力交瘁的情况下,再次到流塘所(地址:深圳市宝安区宝田一路17号,电话:0755-27585110)询问不立案的原因,再次被不予回答,气急无奈争辩了几句“你们不能这样一直拖着,你们这是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我的家庭已经走投无路、活不下去了,无论如何你们要给我一个说法!”,副所长帕尔哈提见我和他争辩就用电话通知流塘派出所反恐组队员到场。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130)带着三个组员到场后一言未发即气势汹汹的走向我,我出言喝止告诉他不要乱来。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130)一边推搡挑衅我一边说“打我啊,打我啊,”,我说“我不会打你,你不要动我!”,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130)趁机带着三名组员将我按倒在地上并把我的手别到背后用约束带捆上,并且和其他三个队员用膝盖压在我的后背上,导致我手腕部和胸部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因此我向他们说呼吸困难,副所长帕尔哈提(警号:062970)和四个反恐队员才将我拉起坐在地上。

紧接着副所长帕尔哈提对着被捆绑住的我说“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我家里有钱,他妈比的我是花钱买到派出所的,我不懂法,不需要懂;我家里有三百头羊、三百头牛,出了事老子大不了回去放羊去!这四个反恐队员都是他妈比的我带到流塘派出所的,这里我说了算。”,说完后就将我放置在流塘派出所食堂门前的台阶上。

这样继续捆绑了一个小时后帕尔哈提和辅警将我放开,要求我离开派出所。但我在被四名反恐队员捆绑、按压的时候已经受伤,疼痛难忍(我在“出狱”后就医检查发现右手挠骨骨裂、胸部肋骨骨裂),就要求副所长帕尔哈提将我送医,帕尔哈提(警号:062970)对我说:“老子今天就耍流氓了,就不给你送医。”,未对我的伤情做任何处置,就命令四名反恐队员强行将我拖走,扔到派出所大门外。

我在派出所大门外再次向门卫及四名反恐队员说明已经受伤,要求送医治疗及赔偿损失。可是门卫和四名反恐队员对我的诉求置若罔闻,我在气极无奈之下再次高声争辩,要求派出所将我送医治疗。这时候流塘派出所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130)对我说“想闹事是吧?”,将我推倒摔在派出所门前的水泥地面上,和其他三名反恐队员压着我的头部、颈部、背部,用约束带捆住我的手部,并且捆扎的特别紧(事后就医发现腕部被捆绑导致正中神经损害),造成我的面部、膝盖、胸部多处擦伤,高度散光的眼镜也被撞到报废。我本来就被反恐队员致伤了,如今更加疼痛难忍,只好大声呼救,反恐组的组长见我呼救,就从派出所内拿出橡胶毯子将我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将我带到派出所的院子中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告诉我不许呼救,并且要求我不能倚靠墙壁借力,要站在院子的中间。当时正是下午两点钟,一天中最热的时候(7月份也是深圳最热的时候),我又痛又渴,只能呼救!派出所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对我的呼救置若罔闻。我在被暴晒的过程中严重缺水,体温一直上升,有一个反恐队员看见我几近虚脱就想喂我喝点水,反恐组的组长却说“不要给他水喝!”。就这样几近昏厥一直到下午四点钟反恐组的组长才把包裹在我身上的橡胶毯子拿下去,要求我坐下,可是我的双臂已经变形麻木了无法坐下;到下午四点半,反恐组的组长才同意解下我手上的约束带,这时候我的手指已经完全麻木,手腕部的勒痕深可见骨,可以清晰地看到两手腕部的静脉血管、淋巴管、韧带和骨骼。

此后一直到晚上6点才把我关到派出所的侯问室,至讯问结束已是晚上10点多钟,我才吃到午饭加晚饭。我在侯问室被关押期间副所长帕尔哈提多次到监舍对我说“胡正军!就是不给你立案通知书,老子整人的方法多着呢,这次打你是轻的,给你个警告,你他妈比的再敢来流塘派出所,老子弄死你,大不了老子回去放羊去!再敢来流塘派出所老子让你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有本事你告老子去,再敢来流塘派出所老子弄死你!”。

一夜无眠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左右,从7月6日下午两点至7月7日下午5点,我已经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7个小时,超过了公安机关依法传唤的时限。副所长帕尔哈提再次到侯问室对我说“你他妈比的再敢来派出所老子弄死你,老子让你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之后,我才被放出。

  “出狱”后我去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发现“被殴打伤、全身多发伤、两处骨折、手腕部正中神经损害”,又到精神科医院(深圳市康宁医院) 检查发现“创伤后应激障碍、双向性情感障碍”。

简单治疗后我去宝安分局信访办举报,宝安分局先是做出“举报不实”的答复,又做出超出时限决定“不受理”的答复;我又去深圳市局举报,深圳市局在宝安分局决定不受理后又予以受理,深圳市局在回复中说“对我的徒手约束控制得当,未发现对您虐待、殴打行为,传唤符合法律规定,未超期传唤羁押。民警帕尔哈提在执法中使用不文明用语的行为,现已予以批评纠正。”。

深圳律师揭露体制内幕:视频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X2x69ShFlo&feature=youtu.be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