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柯文哲的失言与忠言


柯文哲继批评香港的旅游后,又再指香港“自由的灵魂都没有”。资料图片

台北市长柯文哲早前继批评“香港小、没甚么好玩”之后,又表示“香港有甚么好羡慕的?不只小,连选举都没有,自由的灵魂都没有”。此言一出,在场的香港人“民主思路”理事黄梓谦立即举手发言,表示不满,认为尽管香港没有民主,但如果没有灵魂,就不会努力突破困境,思考如何为下一代做事,并且强调亚洲各地都有优点,例如香港市政系统早在20年前就已经有了,大家应该思考如何互相学习和合作。柯文哲听完黄梓谦的发言,改口表示各国都有优点,台湾的国际化落后香港,GDP落后新加坡,台湾也有台湾本身的问题。

“香港小,没甚么好玩?”柯市长,香港陆地面积1,100多平方公里,台北市面积271.8平方公里,我请问:台北市显然比香港更小,是否更没甚么好玩呢?用“小”来跟“不好玩”连结起来,一副很爽很解气的样子,符合客观事理吗?柯P觉得香港“不好玩”,大可举例说明(例如的士司机及餐厅服务差、人口密集、住宅太小、高楼压迫、贫富悬殊、脏乱吵臭等),彼此理性讨论,香港人绝对虚心检讨,但这些问题绝对不是由于“香港小”所导致。一而再,再而三,“小”前“小”后,恭请柯市长站出来解释为甚么台北市竟然会“更小更好玩”。

香港小,也是可以很好玩的。麦理浩径西贡东的大山大海、大澳的民居摊贩、川龙的早茶点心,敢问柯市长知道多少?阁下爬象山、阳明山,能够感受到身处浪茄湾、盐田湾的恢宏气魄吗?苦乐在乎主观的心,不在乎客观的事,毕竟境由心造。鼠目寸光只窥见小格局,开怀观察才看到大格局,二择其一,完全取决于柯文哲的个人选择。

大嘴行径徒显俗鄙肤浅

没错,台湾的确自由民主多元开放,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民主政制通通优于香港,但诚如柯文哲所说,台湾离法治理想仍有一段距离,理性讨论公共议题仍有改善空间。更有甚者,转型正义尚未完成,左右翼理念健康的论述交锋仍未基本确立。反观香港,问题是一大堆。自由风雨飘摇,法治负隅顽抗,人权备受蚕食,民主遥遥无期,共军长驻香港,中共操控政局,特首只是假选举、真钦点,这些方面的确远逊于台湾,的确也没有甚么好羡慕。我完全同意。

但是,柯市长,你却说香港人连“自由的灵魂都没有”,恐怕是言过其实、无端挑衅,毫无意义地激起香港人的愤怒。这种“大嘴巴”行径,徒显柯文哲的俗鄙肤浅。这不是柯文哲说句“台湾的国际化落后香港,GDP落后新加坡,台湾也有台湾本身的问题”就足以缓颊。柯文哲声称香港人“自由的灵魂都没有”,是个失实的指控。

如果回顾历史,当台湾228事件、白色恐怖、自由中国事件、高雄事件发生之时,台湾又是否“连选举都没有,自由的灵魂都没有”呢?当时普及而平等的选举的确没有,但是自由的灵魂又是否真的没有呢?否则,又如何解释雷震、陈文成、郑南榕、吕秀莲、陈菊当时的灵魂状态呢?把“没有民主选举”跟“没有自由灵魂”划上等号,符合客观事理吗?

如果柯文哲能够虚心一点,不以争取民主路上的成王败寇,作为有无自由灵魂的标准,那么他就会发现香港的李柱铭、余若薇、梁家杰、梁国雄、黄之锋、罗冠聪、许智峯、朱凯廸、姚松炎等一众香港民主派、自决派人士,甚至其他本土派、港独派人士,很多都是拥有独立思想与自由灵魂。阁下可以尽情批评他们的某些主张、纲领、策略、态度,也可以批评他们无用、无能、无胆、无谋,更可以说香港人的自由与人权受到越来越多限制,尽情以“成王”之姿笑骂“败寇”,但是如果阁下说这些人灵魂不自由,七一游行示威市民的灵魂不自由,写这篇文章的作者的灵魂不自由,恐怕只是自欺欺人。

桑普  时事评论员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