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普能让中美企业公平竞争吗?

《明镜译报》编译 张洛尹



关税游戏



美国总统川普将目标锁定在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世界上除了美国之外,没有其他国家能在国际贸易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脚色,又同时追求重商主义的经济政策。事实上,专业人士普遍认同,从金融领域到汽车产业,中国一直阻挡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公平竞争,而中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的部分,也使美国企业处于竞争劣势。



川普持续组织他的亚洲团队并发展自己的贸易模式,之后川普很可能从中国对外贸易不公的经济政策著手;但川普打算怎么做?美国前商务部副部长、现为Export Now公司CEO的雷文凯(Frank Lavin),日前于《外交事务》撰文,对中美贸易困境提出一些见解。



中国国务院官员曾告诉雷文凯,“中国也有政治”,在中共、政府部门与国有企业之间,许多派系努力推动保护自身利益的政策,补贴产能低落的工厂即是一例。此外,中国领导高层认为自己应负起保护国家国际地位的责任,并预期北京当局对川普政府所采取的任何动作,做出强而有力的回应,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会感到内疚,更可能被视为向外国势力投降。



雷文凯指出,中国对于美国任何关税举动的回应可分成两方面来看:言论攻势与政策。北京不断透过报章媒体来安抚国内民众,声称中国已成功抵御美国的施压,从官媒的社论中即可见到这些迹象,例如,《环球时报》英文版2017年1月19日的社论标题为“川普与中国的贸易战将遭受反弹”;几天后,《中国日报》英文版则指出,“川普的就职演说引起人们的担忧”。



在政策方面,中国通常不会挑起贸易纠纷,但它确实会“以牙还牙”,当美国采取任何关税措施时,中国往往也会以相对方式报复。例如,2009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加征关税,后来中国也对美国家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事实上,中国也可以从其他地方进口农产品,苹果如同家禽一样,中国也能进口澳大利亚或其他地区的苹果来取代美国苹果。



以苹果为例,中国惩罚美国的举动,让澳大利亚获利,并说服澳大利亚的政治领导人,华盛顿或许不是他们最好盟友,澳大利亚的某些官员也陆续拓展与中国的密切交流。由于只对美国产品课税,所以其他国家的类似商品将具有竞争优势。而不只是苹果,一系列的农产品与其他商品恐使美国生产商面临激烈竞争。



德意志银行一项研究显示,目前中国在美国水果与种子出口部分占47%左右的比例,飞机出口占了11.8%,木制品则占23.3%;可见,中国若对美国施以相对应的关税抵制,势必造成重大影响。




然而,比起与中国针锋相对,更重要的是处理其国内政治。无论美国的立场如何,中国几乎没有领导人愿意屈服于美国的压力,所以倘若真的实施关税抵制,美国恐难从中国获得优惠,如果华府再挑起贸易争端,关税战争将很快到来;如果想减少贸易壁垒,美国可以有更好的方式。






美国应谨慎处理与中国的贸易问题。




危机即转机?



雷文凯指出,美国可以透过几个方式来帮助中国遵守全球贸易规范。首先,美国应该避免混淆问题焦点,中美关系面临著多重挑战,包含南海地缘政治摩擦、两岸关系、人权、朝鲜与贸易问题等。美国应该注意这些议题,别让贸易涉入更棘手的窘境里。



值得关注的是,可能被卷入中美台争端的任何一方也认为,应该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雷文凯在台湾政府里的一位友人亦特别提醒,不要引起贸易纠纷,因为“我们都会受伤”,他所指的是,中美台交织在一起的供应链。



第二,软硬兼施,找出彼此的共通点。中国曾坦言,补贴国有企业对他们的经济而言是一种消耗,并导致钢铁市场扭曲,所以,至少在某些问题上,应该可以透过非对抗的方式来解决。例如,将一部分钢铁工厂员工与资源,从生产部门转移到环境改善领域,包含土壤修复与空气净化。毕竟,中国不需要更多的钢铁,但它需要干净的空气与水。但双方展开讨论协商的同时,美国应该继续按照法规,对中国钢铁实施反倾销和反补贴政策。



第三,进攻与防守。川普不该只关注美国目前遭受压力的产业,如钢铁,也该推动那些正蓬勃发展的市场,如美国的技术、生物科技和民航领域等。第四,美国应该尽可能拓展贸易收益。川普让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但他还可运用其他管道,美国也能改善与其他亚洲国家的贸易关系,扩大美国的出口市场,并激励中国朝全球规范迈进。华府可以寻求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以减少贸易壁垒。



最后,中美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里有个潜在的好处,即中国更能看清楚与美国达成协议的优势。现在中国眼前有一连串的挑战存在,比方说经济增长放缓、债务泡沫、香港动荡,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以及习近平的第二任期开始等。纵使中国仇视海外势力,但北京可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招惹麻烦。



换句话说,现在或许正是适合突破的时刻,川普应该指挥新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召集为期90天的紧急小组,与中国同行合作,订出十大应立即解决的贸易壁垒。若这些问题能够妥善解决,进一步的贸易纠纷问题就会自动消失。



从关税问题开始,根据世贸组织,中国进口项目中约16.4%都需要课税,只有6.4%是免税的,相较之下,美国进口项目中只有2.7%需要课税,45.2%都是免税,也难怪美国会感不公。雷文凯建议中国应一步步解决这些只有利于自身的经济政策,先是消除国内未生产之进口商品的所有关税,让进口商品课税比例降至10%。该作法仍对中国境内产业有利,又可以扩大市场竞争范围。



中国也可以整顿非关税壁垒部分,例如,中国可以比照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管理局的要求,每种尺寸的食品都须进行测试与批准,然后由美国公司承担这些测试费用。因此,如果某家公司想卖八盎司的罐子和小包装的草莓果酱,这两个项目必须分别测试且通过北京当局许可。最后,目前中国市场内金融、电信与医疗保健领域都受到北京当局的严格监管,中国若欲解决问题,可以至少放宽其中一项。



这样的规划需要注意两件事情。首先,中国市场开放主要有利于美国和中国,但其他出口国家也会获益,所以美国应该利用“市场进入战略(market-entry strategy)”来补充其“市场开辟战略(market-opening strategy)”,以帮助美国企业善用中国的改革。



再者,这些改革或许不会对贸易平衡产生实质影响,资金流动和宏观的经济因素才是关键,意味著美国需要更广泛地探讨贸易政策的最终目标。无论如何,所有人都应牢记在心,贸易战争最终很可能是两败俱伤,而且开始总是比结束容易。




中国内部存在许多挑战,北京可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招惹更多麻烦。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