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限韩令下 中国客绝迹 南韩旅业重挫



【街道冷清】■免税店附近的保健路商业街行人稀疏。陈善南摄





济州岛中文导游梁志希五年前苦学中文,如今生计难以维持。





国际邮轮不再停靠济州岛码头,手信店老板妈咪姐很苦恼。





位于景点的烧鱿鱼曾经要排队购买,如今门可罗雀。







中国当局一声禁韩,南韩观光胜地济州岛首当其冲受重挫。《苹果》记者日前直击济州,感受喧嚣变死寂。近年开放中国护照免签证后,中国游客疯狂涌入改变了济州岛,也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如今中国游客突然不见了,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场剧变。



济州岛机场分开国际和国内两边,往来中国的航班大幅减少,以中国航线为主的国际线口岸不复以往人山人海、垃圾购物袋四处乱飞的喧嚣景象。自济州岛开放中国护照免签证后,近年高��期每年有30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蜂拥而至,非法居留人数曾高达20万人,不断为这个宁静小岛带来暴力事件及各种混乱。从机场到景点各种只有中文简体字的文明提醒,关于过马路、丢垃圾、以至路边水樽上一行中文:“防火水,请勿饮用”,不难读出当地人不胜其烦。而当中国游客突然集体撤走,当地人却彷徨了。



记者到访这天,恰逢济州岛中文导游协会的“运动日”,大家运动、聚餐、喝酒,中文导游小姐梁志希本来也报了名,但临时接到我们的预定:“还是工作要紧!我们也是互相加油的意思。”她说今年运动日特别多人去,因为大家都没客。梁以往每月开工20多天,但3月开工日数不到5天,4月更一个中国客预约都没有。济州岛正规持牌中文导游约300名,无牌执业者更多。30多岁的梁是济州岛原居民,毕业于济州观光大学,曾在酒店和机场免税店工作。看着中国游客的涌入,5年前她开始努力学中文,3年前考到了中文导游牌。“早知就不学中文了!”她开玩笑说,但心知即使仍在免税店或酒店或其他旅游相关工作一样遭殃。



国际邮轮料不停泊半年



中国游客杯葛之下,预计最少6个月内不会有国际邮轮再停泊济州岛码头,码头国际线出发大厅空荡荡,在这里经营手信小店的韩人妈咪姐伤心又无奈:“你看看,这边甚么人都没有!”只好努力向另一边大堂的国内线南韩客人们招手。



济州热门景点龙头岩,以前每小时过千游客到访,现在只有零星南韩客。文先生的烧鱿鱼档以前大排长龙,现在没人买,他说:“3月15日后开始没人,17日后一个中国客都没有了。”从中国人蜂拥而来带旺该景点,一眨眼变成现在的凄凉,他感觉郁闷:“也只能坚强忍耐,没有办法。”



如今济州岛乐天和新罗两大免税店都非常冷清,售货员比顾客多。刚购物出来的中国自由行客陈小姐说,以后应该不会常来:“因为这次买票了也没办法。”

 

免税店售货员比顾客多



免税店一带街道简体中文处处,连7-11便利店都卖起了人参、药妆、保健品,全是针对中国内地客的商店:化妆品、南韩土产……还提供寄存、翻译、快递等一条龙服务,还有中国人驾驶证、驾驶训练班,标榜快速拿到国际车牌,店员们互相说着普通话,很多本身就是中国人。



专营中国旅游团团餐的餐厅陆续关门。记者去到其中一家名字很中国的“富豪”餐厅,门上贴着暂停营业告示,何时恢复将另行通知。来自东北的朝鲜族朴大妈在济州岛住了两年,靠帮餐厅洗碗为生,生意好时一天能做七、八个小时,每小时赚6,500韩圜(约45元港币)。游客少了,生活开始困难,她说:“中国人来得多,找我洗碗就多,现已两天没去了。”



香港  苹果日报  记者:杨倩 陈善南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