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二孩政策能否有效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

《明镜译报》编译  刘欣



二孩政策真见效了?



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正式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允许所有夫妻都能生育第二个孩子。当时许多西方人口学家认为,这项改革来的太迟,改得太少,成效恐怕不大,但北京当局却对这些顾虑嗤之以鼻,坚信新政策将为其老龄化社会带来戏剧性的转变,而最新的人口数据似乎也支持如此乐观的论述。



BBC报导,中国国家卫生和计画生育委员会(下称国家卫计委)于2017年1月公布数据指出,2016年当地共有1850万名婴儿出生,较前一年增加11.5%,创下2000年以来最高。在所有新生儿当中,有45%是第二个孩子,相较于2013年前的30%,官方宣称新政策确实有其成效。



同时间,国家统计局也公布了自己的数据,结果显示新生儿人数约1790万人,增幅约8%。据悉,这些数据是依人口抽样调查所得出,而非医院纪录,因此与国家卫计委的数字有所差异;但两组数据都使用有效的出生率计算方法,趋势皆出现显著上升,再度支持官方二孩政策的成效。



尽管相关数据明显提升,但《经济学人》认为,中国的人口政策若要就此宣告胜利,恐怕还为时过早。首先,文章比喻独生子女政策就像是一个水坝,想要生第二胎的夫妻聚集在闸口,一旦政策闸门打开,这些人便会积极地筹备生子计画。



此外,2016年就农历来看属猴年,相较于2017的鸡年,“猴子”普遍被认为是一个较吉利的生肖,因此许多中国夫妻基于迷信的角度会选择在2016年生育,导致出生率出现一次性的上升。



即使如此,中国生育率增加的幅度仍少于预期。当初计画生育官员预测,二孩政策实施后,在2015年至2020年间,每年将有1700万至2000万名婴儿出生,并以每年300万的增速增加。然而,就2016年的数字来看,新生儿人数仅增加130万人,远不及预期中的一半。



此外,如果前述的“水坝理论”确实解释了大部分的增长,那么这样的影响仅能维持短期效果,通过水坝的水流终将回到之前的水平,除非中国的潜在生育率发生变化,有更多的夫妻们决定生育第二个孩子,否则政策影响有限。



中国生育率长期不振的现象或许要归功于中共当局30多年来计划生育的宣导,成功说服了多数中国民众“生一个就够了”的观念。在一份2015年的政府调查中,有四分之三的夫妻表示他们不想要第二个孩子。这样的想法也导致中国的生育率自1950年以来持续下降至2015年的1.05,为全球最低。



文章也认为,即使生育率上升,短期内仍不足以抵销独生子女政策的持续影响,尤其因重男轻女而导致男女失衡的负面影响,将使得正值生育年龄(15-49岁)的女性人数,于未来4年内以每年约500万人的降速减少。换言之,就算生育率维持不变,出生人数仍会开始下降,因为未来适育女性人口将逐步下降。





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深远,现在许多中国夫妻都觉得“生一个就够了”。



放宽非婚生育限制



中国的低生育率影响深远,甚至将严重危及国家的增长前景。《华尔街日报》引述官方数据指出,目前中国已有约七分之一的人口超过60岁,到了2050年,此一比例将增加至三分之一以上。此外,2030年的中国劳动年龄人口(15-59岁)将较目前的水平减少逾8000万人,其中约36%的年龄落在45-59岁之间,国家整体劳动力将大幅降低。



有鉴于此,许多人口学家呼吁北京放弃生育限制,但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米红受访时表示,碍于环境和社会福利的关系,如教育和医疗服务,中国在未来至少15到20年内不太可能进一步放宽二孩政策。



另有一些专家则希望当局能放宽非婚生育的限制。《纽约时报》报导,到目前为止,尽管中国的人口危机正在蔓延,北京仍维持针对生育两个以上子女的已婚夫妻以及非婚生育的女性处以名为“社会抚养费”的罚款政策,金额有时高达数万美元,等于间接封锁了另一个提高出生率的方法。



“特别是在出生率下降的现在,正确的作法应该允许单身女性生育孩子。”长期关注生育问题的杭州律师吴有水受访时表示,“但事实上,他们(政府)仍为此对人们罚钱。这种情况很多,大家看了都不明白为什么。”



2016年11月,位于广州的三个民间团体(彩虹律师团、女权之声和性别平等网)联合发表了一份名为《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报告,呼吁当局为单身女性提供更大的生育自由,其诉求对象同时包括异性恋及同性恋女性──目前中国禁止同性婚姻。



“我们的焦点包含同性恋,但这其实与所有女性面临的情况密切相关。”为该份报告提供法律分析的法律系学生Mary Chin指出,中国法律规定公民拥有生育权,但他们却只能在国家和地方计画生育的复杂法规下行使这项权利,许多省分甚至对婚外生子者实行罚款。



因此,这份报告书除了建议废除社会抚养费之外,另呼吁当局允许单身女性接受试管受精。目前中国医院禁止提供单身女性类似的医疗服务,因为她们并未具备相关文件,如结婚证等。



“公立医院完全不可能,他们不会帮助单身女性。”32岁的陈小姐和她的同性伴侣努力了7年,目前抚养一对双胞胎。



她回忆这段艰辛的求子过程时说道,当时北京有一家私立医院愿意在没有相关证件的情况下为她提供试管受精,但她们却被收取了双倍的价格,疗程也以失败告终。最后她们在泰国成功受孕,并在洛杉矶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孩。



中国的人口问题相当复杂,短期来看或许二孩政策有助缓解,但长期光靠单一政策实在难以根治问题,当局应权衡利害,适时放宽其他限制,才能避免这座“人口大坝”里的水蒸发殆尽,变为一滩死水。





中国的低生育率影响深远,甚至将严重危及国家的增长前景。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