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普毁誉参半的中国顾问──纳瓦罗

《明镜译报》编译  刘欣



惺惺相惜的主从关系



如果美国总统川普要制作一部电影,来表达他对中国的印象,画面看起来可能是这样的……



屏幕上出现一颗上头写著“工作”(JOBS)的小白球,在滚动中变成了红色,通过悬挂著毛泽东肖像的北京天安门入口,历史悠久的故宫建筑在画面中也成了直冲天际、冒出浓浓黑烟的烟囱。



然后,画面切换到全黑背景,针对中国的指控语句缓缓滚动而出:自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北京“开始以非法补贴出口淹没美国市场”,使得5.7万家美国工厂因此消失。接著一把印有“中国制造”的刀子划过美国地图,留下斑斑血迹,烙印成三个大字:“Death by China”(致命中国)。



事实上,《华盛顿邮报》笔下的画面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它是一部由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商学院教授皮特‧纳瓦罗(Peter K. Navarro)所撰写、制作和指导的纪录片《致命中国》。作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他被赋予的任务是:帮助重写全球贸易规则,并从墨西哥、中国到英国,将美国的制造业及就业机会带回国内。



“最好的就业计画就是与中国进行一场贸易改革。”纳瓦罗在纪录片中这么说。



但他的想法却受到其他经济学家的广泛批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经济顾问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表示,美国的经济挑战和解决方案,最主要还是来自国内政策。 “虽然国际问题和公平竞争的环境也很重要,但中国并非每个问题的根源,也不是对中国做某些事就能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尽管如此,纳瓦罗却在当前的美国政治中找到了他的知音──川普,并在新政府的经济政策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川普在宣布他的任命时,赞誉他为“一个有远见的经济学家”。



“我在多年前读过一本纳瓦罗谈论美国贸易问题的书,对他清晰的论证及全面的研究感到印象深刻。”川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极有先见地记录了全球主义对美国工人造成的伤害,并为恢复我们的中产阶级铺平了道路。”



回顾纳瓦罗20几年的从政生涯,其实称不上顺利。《华盛顿邮报》报导,纳瓦罗从地方政治开始,自1992年代表民主党参选加州圣地亚哥市长、1993年市议会、1994年圣地亚哥郡首长、1996年国会议员到2001年的市政厅特别选举,皆以落败收场,期间亦经历了离婚和债务等人生低潮,但他仍坚持在政治道路上前进。



“哈佛经济学课程中的传统财政保守训练,直接形塑了我的公民行动。”他在回忆录《圣地亚哥机密》(San Diego Confidential)回忆当时的政治参与时写道,“这是根植于经济学中最重要的观念之一:市场失灵需要政府干预。”



之后纳瓦罗转向写作,先后发表一系列基础经济学在线套书和一本投资书《巴西下雨就买星巴克的股票》(If It’s Raining in Brazil, Buy Starbucks.),其公众形象也获得重新塑造。



在2000年代中期,纳瓦罗注意到越来越多毕业校友失业,于是他投入一个关于失业的研究项目,发现当时中国的贸易顺差和人民币被低估的现象。自此他便锁定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野心议题,并陆续出版《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s)、《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及《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著什么》(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




据《纽约客》(New Yorker)指出,纳瓦罗于2011年读到一篇川普的报导,当时川普在接受中共官媒新华社的访问时,曾提到他喜欢纳瓦罗第一本以中国为主题的书籍,之后他们便搭上线了。尽管如此,两人也只有在总统竞选期间会面,当时纳瓦罗算是少数认真对待川普的经济学家之一。






川普曾提到他读过纳瓦罗以中国为主题的作品。




中国研究圈的孤鸟



纳瓦罗以中国分析家的姿态东山再起,但其对华观点却颇受争议。他将中国视为美国在零和经济博奕中的主要竞争者,认为让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中国进入世贸组织是美国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他声称,北京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是美国制造业就业下滑的元凶;他指控中国仍在操纵人民币,并在与川普共同撕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同时,放话将对中国进口征收43%的关税(川普则说45%)。



事实上,就纳瓦罗的整体简历来看,比起复杂的亚太情势,他在公共事业领域似乎拥有更多专业知识,而且他不太会说中文,也不曾在当地长期生活,甚至不常造访中国。纳瓦罗的快速崛起震惊各界,特别是对那些钻研中国领域多年的专家学者来说,他就像是一个凭空冒出的“不速之客”。



《外交政策》采访了十多位来自学术界、智库、前政府官员和其他私营部门的中国专家,但几乎没有人认识这号人物或曾经跟他互动过,多数人只在他成为川普的经济团队一员后听说过他。就连那些在南加州教书、因地利之便最有机会碰见纳瓦罗的教授们--他曾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任教多年──也表示,纳瓦罗很少与研究中国领域的学者往来,无论是经济学家、政治学家还是历史学家皆然。



“纳瓦罗在所有中国圈里都不为人知。”中国美国商会前会长麦健陆(James McGregor)受访时说道。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教授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甚至表示,纳瓦罗通常会避免与那些真正了解中国的人接触。



很显然地,这些中国专家们对纳瓦罗的印象和评价都不是太好,连带对他的作品也多有质疑。银冠资产管理公司(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师切瓦尼(Patrick Chovanec)批评,“(纳瓦罗在)《致命中国》描写的国家,只略为触及我在当地生活了10年所认识的中国。”



报导举例,纳瓦罗曾在《致命中国》书中警告购买中国商品的消费者,“如果你想通过爆炸、火灾或触电死亡,那么你多的是选择:充满陷阱的延长线、风扇、灯、过热的遥控器、会爆炸的电话以及手提式录音机。”



对此,麦健陆认为,纳瓦罗的书和他的纪录片充斥著夸张的语句及不准确的叙述,“对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来说,几乎毫无可信度可言”。



然而,当记者提到外界对他的负面评价时,纳瓦罗回复,“我曾经访问过世界各地逾30个不同领域的顶尖中国专家,怎么有人会说我在回避任何人?这纯粹就是恶意扭曲。”



另外,许多中国专家也对纳瓦罗的经济观点作出批评,新闻媒体如《纽约客》、《Vox》也曾刊出报导,质疑纳瓦罗的论点不仅没有理论支持,且常与主流经济思维脱节。



对此,纳瓦罗认为,其实大多数的经济学家通常都和现实隔绝。“100个人当中,批评我的经济观点的那99个人,并不像我一样教授经济学。”他说,“这是我的核心专业领域,但我却一直被那些没有教过理论、也不懂得这些理论如何在现实世界中运行的人批评。”




纳瓦罗从政并不顺利,最后终于获得川普赏识,当上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




被打入冷宫?



同样作为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中国观察家,美籍华裔作家章家敦则是少数未全盘否定纳瓦罗的专家。他虽然曾为其作品撰写前言,但他向《外交政策》强调自己并不认同纳瓦罗的所有观点。



“我不会为他主张(向中国进口征收)45%关税和中国操作货币的指控辩护。”他也不支持美国退出TPP,并声称那是华盛顿“自己造成的灾害”。



然而,章家敦认为,经济学家确实误解纳瓦罗,因为他们同时也误解了中国。



“中国的贸易观非常狭隘,他们总是认为‘我赢,你就要输’。”他说,“而(中国人)看待贸易的方式跟纳瓦罗一样。”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也向CNBC表示,“我知道(纳瓦罗),我和他一起去参加活动。他不是一个疯狂的人,他相信有些东西确实不平衡。”



“他认为,中国专家们一直在我们和中国的关系中梦游。”夏伟为纳瓦罗在中国研究界的孤立处境提供了另一个想法,“他一遍又一遍地问:我们实际上从这段关系得到了什么?”



只是,过去作为一个专研中国的经济学者,纳瓦罗备受质疑;现在作为川普的关键顾问,他仍逃不过来自外界的抨击。



《华盛顿邮报》报导,纳瓦罗在2016年和现任商务部部长的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联合发表一份报告,内容提到川普可以通过征收关税,并鼓励消费者改变购买习惯的方式,来消除巨大的贸易赤字,同时促进外界对美国经济的投资,可望在10年内带来1.74万亿美元的税收。但这样的政策建议却被布鲁金斯学会的经济学家威廉‧盖尔(William Gale)否定,甚至直言这在“数学上根本不可能”发生。



对此,曾任小布什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格雷戈里‧曼昆(N. Gregory Mankiw)发表博客文章分析,纳瓦罗和罗斯的文章“犯了基本错误”,不仅夸大增长数字,并忽视贸易赤字缩小意味著投资下滑,连带著利率可能提高、消费减少的事实。



此外,如果美国对中国建立关税壁垒,工厂可能会转移至其他成本较低的国家,如越南、孟加拉或印度。



福尔曼分析,“如果你想恐吓公司不要外移或是向供应链喊话,这些都不是让美国变得更有吸引力的方式;反之,(我们)应该建设基础设施、培训工人和投资技术,而不是只顾著打败其他国家。”



尽管纳瓦罗惹出不少争议,但仍然受到川普重视。一些认识纳瓦罗的人向《外交政策》指出,其实这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比方说,他们都拥有爆发力和独特魅力,真诚率直但专注于己,面对镜头怡然自得且常有惊人之举。“他和川普相当适合彼此。”



“而且纳瓦罗肯定觉得他有很多能够贡献。”曾在纳瓦罗过去好几场选战中担任策略长的拉里‧雷默(Larry Remer)表示。



然而,报导透露,最近纳瓦罗在白宫的地位似乎开始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则是接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大位的前高盛营运长柯恩(Gary Cohn),其对中国的态度也较为温和。传闻指出,纳瓦罗和他的小团队过不久可能会被调动至商务部,由部长罗斯领导监督,但相关消息尚未获得纳瓦罗证实。



作为川普的昔日爱将,纳瓦罗曾经手握决定美国对华贸易政策方向的大权,但随著川普就任日子一久,许多现实问题开始浮上台面,对付中国似乎不再只能靠隔空放话来博得版面。尤其近来川普对北京的态度明显改变,这是否意味著反中鹰派的纳瓦罗即将被打入冷宫,仍有待后续观察。






外传纳瓦罗开始被边缘化,改由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柯恩取而代之。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